还以为袁亦可多少会跟自己握下手,都准备把手伸出来了,结果看到袁亦可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后,又默默地将手放进了口袋。

    唐喻晨知道猎人协会,当初就是他通过萧沐沐的关系将袁亦可塞进那里的。

    “时间有限,还请沈博士现在就跟我一起离开吧。”

    “诶?现在?”唐喻晨下意识地去看妁,要是他走的了话,妁又是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了吧?

    妁可能也没有想到唐喻晨还会回头看她,楞了一下,然后站在他身后笑着道:“我没关系的,你终于可以回去了,快回去吧。”

    “沈博士,我们的时间真的有限。”袁亦可语气不太好地再次催促。

    唐喻晨再看了妁一眼。

    妁对他挥了挥手:“唐喻晨,再见了,有机会的话你再来看我吧。”

    但唐喻晨知道,如果他今天从这里出去了,估计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妁了。

    跟着袁亦可一起走出那扇旧门时,唐喻晨的心情只能用恍若隔世四个字来形容。

    袁亦可的黑色大车就停在不远处,就是他拉着唐喻晨走向车子的时候却显得格外的小心谨慎,一直在不停地观察周边的情况。

    唐喻晨是很想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戒备,但看着袁亦可明显写着“不要跟我说话”的脸色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妁这里离ch01区有点距离,通常情况下要半天才能到达。

    唐喻晨一夜都没这么睡,上了车就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可等他睁开眼时,发现早该明亮起来的天气以后还是一片朦朦胧胧的,而袁亦可选择的道路,也是他来的时候没有行驶过的。

    这完全就是在绕远路啊……袁亦可不是说他们很赶时间吗……

    看着袁亦可从最初到现在都没有过变化的凝重脸色,唐喻晨起了些疑心。

    “外面的世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斟酌着词句问道。

    袁亦可的回答言简意赅:“活死人危机爆发了。”

    “你说什么?!”接踵而来的各项事情让唐喻晨在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但目前来说最严重的还是袁亦可说的“活死人危机爆发”。他自然知道活死人是什么样的存在……要是这个危机真的爆发了……那这个世界岂不是要乱套了……

    “ch01区跟ca02区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一个不可调和的地步。虽然现在无法明确判断到底是哪个区先将这种东西放了出来,但活死人已经给这个城市带来了不可估计的破坏,前几天就是这座城市被摧毁的最严重的时候。”只是袁亦可的声音过于冷清,就好像在述说一件跟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即便现在已经在警方部署跟两区配合的情况下将局势控制地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漏网的还没抓捕,但我要送你回去,还是要依照最保险最安全的方式进行,以免半路发生什么意外。”

    “那具体的死伤惨重吗?!活死人还剩下多少没有抓回去?!ch01区现在的应对措施是什么?!”

    “具体情况等到了ch01区自然会有人跟你解释,我的任务只是安全地将你送回ch01区。”袁亦可冷冷地说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在今天天黑以前返回ch01区,不然天黑了就有可能遇上危险。”

    “……”

    ☆、第 27 章

    猎人协会归属ch01区,最初的建立意义是为了消灭活死人。

    但由于这么多年来一直风平浪静的没有发生过任何跟活死人有关的恐怖事件,猎人协会的目的也从一开始的只消灭活死人再延伸到了约束、制裁犯错的基因战士方面。

    因为活死人本身就不是能轻易被常人制服的存在,基因战士更是拥有常人所没有的强大能力,所以猎人协会在选取成员的最初要求跟后期训练上都十分严格。在针对基因战士的方面,他们会根据基因战士的能力来将自己的成员们分成几层,一层针对一层同水平能力的基因战士,进行专门训练。

    不过有趣的是,虽然猎人协会是归属ch01区的,但这组织受到了政府的支持,后来对ca02区也具有了相同的约束力。所以就这点而言,ca02区的基因战士们,更容易受到来自猎人协会的威胁,这也是两区一直矛盾不断的其中一个原因。

    袁亦可跟唐喻晨也是因机缘巧合而相识的。

    毫不夸张地说,袁亦可是唐喻晨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性格最极端的一个。唐喻晨最初发现他的时候,他浑身伤痕,气息奄奄,可看人的眼神依旧透着残暴——就像是一匹正在打量准备进攻的食物一般。要不是那时有陆应辰在他身边,他估计就要被看着没什么杀伤力的袁亦可给咬伤了。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合了唐喻晨的眼缘,唐喻晨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里都把他这个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孩子当成弟弟一样照顾。后来知道袁亦可是被唯一对他好的老师背叛伤害追捕后,唐喻晨特意为他去求主区的人情,照他的意愿将他送入了猎人协会。

    其实那时唐喻晨就看得出来袁亦可并不是真心想去猎人协会的,只是他十分执意地要躲避他的老师,而能让他藏身的地方也就只有那个全封闭式的、闲人绝对无法入内的猎人协会,所以唐喻晨才会想方设法地帮助他完成这个意愿。

    唐喻晨对袁亦可进了猎人协会后是百分百放心的,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胆子大到敢去ch01区抢人,所以那之后他也就跟袁亦可断了联系,再也没有见过面。

    因此他想后来自己“死去”的事情,袁亦可应该是不知道的。

    这两年来,唐喻晨想起袁亦可的时候不多。

    但突然之间又亲眼看到当初那个浑身伤痕累累的男孩变成了眼下这个成熟刚毅的男人,唐喻晨还是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感慨,问他:“你这两年过的还好吗?”

    袁亦可是一个性格冷清又偏激的人。他一点都不喜欢跟陌生人接触,以前就连跟陌生人待在同一片狭小的空间里都不能忍受。但三年来在猎人协会的训练生活和大量的团队合作,也让他的性格渐渐地有了变化,不再像以前那么难以接近。

    “你认识我?知道我?”袁亦可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至少对着陌生人的时候经常是一言不发的。平时的话,他应该不会搭理别人的话,但对着眼前这个蓝眼睛的博士时,他却有着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他们以前认识一样。

    “……”唐喻晨才意识到自己问的太突兀了。可是他更清楚袁亦可的性格,如果自己解释说只是随口问问的话,反而更容易激起袁亦可对自己的反感。尤其关于自己真实身份的事情,唐喻晨也不想隐瞒他,不过他不知道袁亦可对他后来的事情了解多少,就心想着还是以后再找机会慢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