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

    “你知道我?”

    “知道个屁,我告诉过他我要接的人是谁。”韩祈勋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袁亦可毫不留情地一句戳穿。

    “……小亦可,这样你就过分了啊。”

    看着袁亦可能跟搭档相处的这么好,唐喻晨也是很欣慰的。毕竟袁亦可的性格太偏激,能交到朋友也实属不易了。

    “不准叫小亦可!”袁亦可大声说道。

    “好好好,不叫不叫不叫。”韩祈勋的脾气真的挺好,继续道,“我早就做好了你们今晚要过来的准备,晚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所以先吃顿饭?”

    袁亦可哼了一声表示默认。

    看来袁亦可的性格依旧变扭啊,唐喻晨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对韩祈勋道谢:“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韩祈勋道,“不过刚才ch01区那边有消息过来,说如果你们今天到不了的话,明天早上开会之前一定要到。”

    “几点开会?”

    “九点。”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明天一定见!

    ☆、第 29 章

    陆应辰并没有因此激动到真的打算在会议室过夜了,不过他到会议室的时候的确才是凌晨而已。

    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开始在走进ch01区时就自动放松了,陆应辰的内心是欣喜的,能知道唐喻晨在哪儿是他不知道期待了多久的事情。可也还是忐忑,毕竟在还没有真正知道以前,一切都是未知可变的,他紧张跟欣喜并存,难得不安地等待着那个时刻到来。

    陆应辰从过去就在想,等他知道唐喻晨在哪里的时候,他该做些什么才好,该怎么做才合适——尽管他时常躲避着这个问题,可实际上自己也早就意识到他现在的立场极有可能是做什么错什么,做什么别人不相信什么……但如果真想要唐喻晨原谅自己,那么这些都是他必须面临解决的问题,不能逃避,不能忽略。

    而且时至今日,他也明白了跟唐喻晨的事情已经不单单是他们两个人之前的事情了——他的所作所为已成了一个很坏的形象,尽管事情过去两年了,但不少人对他的印象就只定在了“人渣”,“背叛者”这样的负面标签上。

    就算陆应辰自己可以不去在乎别人的看法,可他不希望唐喻晨还会受到这样环境的影响。所以这次他不仅希望唐喻晨能回来,也希望让所有人改变对他的看法。

    他知道道歉不是靠嘴巴说的,而是靠行动做的;他也明确了只要知道唐喻晨在哪儿,他愿意认错认一辈子。

    但他还是紧张,很紧张。

    这几日他一直到处奔波,都没怎么合过眼,精神的确是有些乏了。可巡逻完最后一片区域看到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到距离知道唐喻晨下落的时间只有六小时了,大脑皮层的兴奋自觉地开始支持他挺过这几个小时。

    原本他打算回去,可又想这个时候就算自己回去了,也肯定是睡不着的。那还不如早点过来会议室,数着那时间的过去,等着那一刻的来临。

    陆应辰以为自己算是到得早的了,没有想到申炎生比他更早。

    凌晨的天色依旧灰暗,没有光亮,会议室里又只开了一边的灯,还带着一层阴影,这些显得独自坐在里面的申炎生看上去有些孤单落寞。

    “你还真留在这里过夜了?”

    虽然他们一直互看不爽,但此时此刻的心境却是差不多的,都只是在时间煎熬中等待的人而已。

    “回去也睡不着,倒不如坐在这里等着时间过去。”申炎生的手里真的握着一只表,“虽然现在看时间过得很慢,但好歹是在过去,好歹也有了一个等待的的期待……”

    陆应辰开了灯,在申炎生的身边坐下:“平时也不见得你有这么难过,现在能见到了,你反倒是不高兴起来了?”

    “因为一见到他,我就会想起自己曾经对他做过的事情、说过的话,以及他走之前对我最后的回应。”申炎生苦笑了一下,“等待的时间越久,这些细节反而是越来越清晰了。人就是这样,不善于记住别人对自己的好,却善于牢记别人对自己的不好……我怕他见到我的时候也是这样,只记得我伤害了他的事情,反而将我对他好的那些全部忘光了。”

    这些不仅仅是申炎生担心的,也是陆应辰担心的。

    他们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

    可能是会议室里的气氛过于安静无聊了,陆应辰前一刻还在心想着等到单毓告诉他唐喻晨在哪里了他就立刻冲过去找他,不管天涯海角;后一刻就背靠着椅子,垂着脑袋,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盹。

    只是并没有过多久,他又被一阵冷意激醒了。

    陆应辰睁开了眼,发现是会议室的窗户没关,有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

    最近天气转冷得很快,像这样的凌晨时分寒意最重。

    陆应辰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过去关窗,可他站到窗边的时候,才发现是外面下起了密密的小雨。

    又寒又冷,这是初冬的第一场雨。

    唐喻晨整夜都没有睡好。

    他自两年开始,就再也接受不了在陌生的环境入眠。

    之前妁那边的环境,他也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慢慢适应。现在又突然被带来了完全陌生的地方,他根本没有一点睡意,只能闭着眼睛等天亮。

    但凌晨时刻,有一股难忍的酸疼从膝盖那里不断传来。

    唐喻晨能猜想到原因,要不是这房间太潮湿了,要不就是外面下雨了——而后者是他最害怕的事情,因为现在一到下雨天气,他的两只膝盖就开始泛酸,连走路都痛苦。

    可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又是这样的时间点,他也实在不好意思要求袁亦可或者韩祈勋给他弄一块热毛巾出来,只能默默地忍耐着。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难受到连躺着都是一种煎熬。

    “你怎么了吗?”他听到跟他睡在一间的袁亦可出声问他。

    “……抱歉,是我吵醒你了吗?”

    “没有,我一直都没睡。”袁亦可的声音清醒,也的确不像是才醒的。

    袁亦可开了灯,发现唐喻晨的脸色苍白:“你怎么了?”

    唐喻晨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一块热毛巾……”

    几分钟后,两块热毛巾就敷到了唐喻晨的膝盖上,缓解了他忍耐许久的酸疼。

    “看你年纪也不大,是以前受过什么伤吗?”

    “嗯,两年前的意外,导致膝盖这里受了伤。”

    “虽然现代医疗技术的确发达,但很多毛病还是不能根治。尤其是像你这样的,平时就应该多多养护,不要等发作了才知道利害。”没有想到袁亦可还挺了解的,他就着热毛巾给唐喻晨膝盖的两边做着按摩,“没事的时候可以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