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都沉默了。

    袁亦可是停住了原本想直接砍下去的双手,但他看向唐喻晨的双眸满是怀疑:“……你说什么?”

    唐喻晨的胸腔不断起伏着,袁亦可的问题让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在慌乱的时候说出了多么惊人的话。

    “你刚才说了什么?!”袁亦可捏住他的肩膀,语气很重地说道,“你说唐喻晨没死?!你怎么知道他没死?!他现在在哪里?!”

    徐牧毅推开袁亦可,护住了唐喻晨:“你放开他。”

    陆应辰那边自然也听清楚了他们那边说的话。

    虽然他也已经知道唐喻晨还活着的消息,但这话现在从沈映的嘴里出来,他难免惊讶——尤其当他看到徐牧毅的表情时,发现徐牧毅的表情竟然没有起一丝变化,就好像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一样……这怎么可能呢?!要是徐牧毅才知道唐喻晨还活着,他的表现绝不可能是这样的淡定……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徐牧毅一直都知道唐喻晨活着的消息?!

    “你把话说清楚!”袁亦可冲着唐喻晨吼道,“这该不会是你为了保护这个渣滓而说出来的谎话吧?!”

    见对方不再给自己反应,袁亦可的怒气不降反升,他更加疯狂地挥刀追着方岚初砍去。

    不过方岚初也不傻,趁着刚才的空隙他已经偷偷地溜到了门边。他的手臂被袁亦可砍了一刀,此时血不住地流着。他顾不上伤口的疼痛,只想尽快从这个是非之地逃出去,可会议室的门偏偏又在这个时候怎么样都打不开了!

    唐喻晨根本没有料想到袁亦可会为了自己的事情起这么大的反应。

    说实话,他是自责的,也是心痛的。

    明明还有人愿意为了自己去争取什么、捍卫什么……可他却选择了懦弱的逃避。

    “唐喻晨真的没有死!”他看到袁亦可就像发了疯一样地朝着方岚初冲过去,那瞬间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一把拉住袁亦可就将真相说了出来,“……我就是唐喻晨!我没死!”

    一片哗然。

    在唐喻晨将这个真相说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不敢置信的。

    “啧……”徐牧毅烦躁地撇过头去,这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画面,却还是在一个他从来都没有意料到的时刻发生了。

    唐喻晨喘着粗气,对上了袁亦可看向自己的双眼,气息不匀地说道:“我并不是故意瞒你,我也打算慢慢告诉你的……”

    但是袁亦可却不相信了,他红着眼睛,像受了什么委屈:“……呵,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你说你是唐喻晨你就是唐喻晨吗?!如果是你来的路上为什么不告诉我?!而且你们两个根本长得一点都不像!别想糊弄我!”

    唐喻晨拉高自己的衣袖的时候手一直都在抖,直到露出了前臂上的一小个文身,那是一个“k”的花式英文字体,是当初袁亦可非要让他去文的。唐喻晨道:“这个‘k’代表的就是你名字里的‘可’字,你说这样我就不会忘了你,会一直记得你,你就不孤单了……”

    这下不仅袁亦可的表情变了,陆应辰也再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站了起来。

    陆应辰知晓唐喻晨文身由来的意义。

    那时的袁亦可在他看来完全就是一个性格十分极端的孩子,唯一相信的人只有唐喻晨。虽然他感受的出来袁亦可对唐喻晨的感情只是想要依赖依靠,但他对唐喻晨的占有欲甚至超过了自己,达到了一个不正常的地步。袁亦可说想去猎人协会的时候,唐喻晨没有反对,还想尽办法把他送进去。可这个死孩子事情不少,又怕自己进了猎人协会后唐喻晨会忘记自己,非要他去文一个“k”,说以后看到了这个“k”唐喻晨就能想起自己——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让袁亦可安心,唐喻晨还真的去了,这件事情让陆应辰憋在心里默默地不爽过很长一段时间,所以他的印象绝对深刻。

    尽管唐喻晨的眼神由始至终都没有正眼往陆应辰那里瞟过,但此刻陆应辰却紧紧盯住了他,一秒都没有错过。

    心里翻涌的感情似是狂喜。

    没有想到沈映就是唐喻晨,没有想到沈映真的就是唐喻晨!!难怪他第一次见到沈映的时候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难怪沈映这么清楚了解他跟唐喻晨之间的事情!

    原来唐喻晨就是自己眼前的这个人!

    陆应辰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抱住唐喻晨,问清楚自己心里所有的疑问!

    可身体的力气好像在这个时候被完全掏空了,双腿出奇地发软,他根本迈不动一个脚步,只能用眼睛这么望着。

    袁亦可的情绪终于慢慢地冷静下来了,唐喻晨拉着他的手:“很多事情我都可以等下慢慢给你解释,你不要急也不要生气……但是千万不要再在这里动手了,主区的要求这么严,你真的会受到处罚的!”

    唐喻晨看到方岚初时的心情并没有比袁亦可好到哪里去,人性中最黑暗最恶毒的部分隐约出来时,他也希望方岚初能去死;看到袁亦可这么拿到砍向方岚初时,他不是不觉得痛快,但比起这样的痛快,他更担心袁亦可会因为动手攻击他人而受到处罚。

    唐喻晨的话音刚落,萧沐沐就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来了。

    看到里面这么一番混乱的景象以及正捂着流血伤口的方岚初,她一点都不惊讶,只是不咸不淡地对着方岚初说了一句:“都伤成这样了还没人帮你,看来你在这里的人缘真是差得可以啊。”可接下来发问时的语气却加重了,“所以说,是谁动的手?”

    “我动的手。”申炎生毫不犹豫地就将这件事情揽到了自己的头上。

    “哦?”萧沐沐瞥了他一眼。

    “是我干的。”袁亦可手里还拿着刀,“凶器就在我手上,是我动的手,跟其他人无关。”

    不料萧沐沐也没有什么其他反应,只是默默地从她拿着的一堆文书里抽了一张纸头出来,扔到袁亦可面前,说道:“下次记得先拿到命令书再动手,别这么冲动了。”然后她又随便指了两个人,“你,还有你,把这个家伙扶出去吧,扶到审讯室里去,等下会有人过去的。”

    袁亦可在此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会接到什么命令书,但拿到这张薄薄的纸一看,上面写的还真是要求自己去审问方岚初的指令,并且给方岚初定下的是伪造成绩、多次拉帮结派,破坏规章制度这样的罪名……袁亦可好奇地看了萧沐沐一眼,却只听到她说:“都还站着干什么?全部坐下啊,难道你们想站着开会吗?”

    开会的内容永远枯燥无聊,无非就是讲些大家都不爱听的话。

    陆应辰并没有将心思聚集在这场会议上,他一直在思考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沈映就是唐喻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