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这件事件就连徐牧毅都知道……如果单毓跟萧沐沐从一开始就愿意或者能告诉他,根本不需要等到这个时候;而且他也意识到,他会知道真相也不是靠单毓告诉他的,是唐喻晨自己说出来的!

    是唐喻晨为了阻止袁亦可才说出来的!

    就在刚才那么一会儿的时间内,申炎生见到了袁亦可,他见到了唐喻晨——一切的发生就好像是按着已经写下的剧本那样进行着,单毓根本没有亲口说一句,而答应他们的事情就已经做到了。

    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陆应辰在心里想到。

    但不管怎么样,他终于见到活着的唐喻晨了——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比什么事情都重要,比什么时刻都更值得铭记。即便唐喻晨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向他,但陆应辰除了眼前这个相貌已经跟从前大不一样的唐喻晨外,再也没有看进去过其他人。

    “以上就是这次会议的内容,希望大家都能在接下来的日子清楚明白自己的本分工作是什么,做到尽职尽责,没有差错纰漏,散会。”

    萧沐沐一说完这句话,陆应辰就快速地站了起来朝着唐喻晨的方向走去。

    他看得出来唐喻晨想要逃避他,所以更加抓快脚步。

    “你站住。”只是有人挡在了他们之中,不让他再向前。

    是徐牧毅。

    “你给我让开。”这时敢阻挡他的人,他绝对都不会放过。

    两人互不相让,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你们两个想在这里动手打架了吗?我还没死呢。”萧沐沐的声音轻轻幽幽地飘过来,“我们不禁止内部成员的私斗,只要不在ch01区里面,所以争风吃醋这种事情你们还是去找别的地方解决吧。”

    萧沐沐这样的话让唐喻晨觉得很难堪,何况他也不想面对陆应辰,趁着徐牧毅拦着陆应辰的时候,就直接快步离开会议室了。

    陆应辰想追上去,但又被徐牧毅挡住了去路:“你没看出来他根本不想看到你吗?有点自知之明成吗?”

    唯独这样的问题,他的确理亏到反驳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喻晨离开。

    冷静之后的唐喻晨才后悔自己说出了那些真相。

    可他也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来使袁亦可冷静了,当时的情况那么紧张,袁亦可的表现又是那么的恐怖吓人——其实方岚初这个人会怎么样他根本无所谓,但是他不想让袁亦可因为自己而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处罚。

    结果是什么呢?

    结果是他看到了袁亦可命令书上的那些内容,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在必要时刻袁亦可可以采取极端措施对付方岚初——这让他有种被人摆了一道的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还好吗?”唐喻晨不敢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另一层的小休息室。他进去坐下没多久,徐牧毅也跟着进来了。

    “……没事,我很好。”其实心跳都还没有平稳下来。

    徐牧毅很自然地在他前面蹲下身来,道:“那你的膝盖呢,还疼吗?”

    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都让他忽略了膝盖上的不适:“……现在没事了,不难受了。”

    “看你脸色还白着呢,我去给你拿点能捂着的东西来。”

    “不用了!”唐喻晨叫住他,“我现在没事了、真的没事了,你不用麻烦了。”

    “……”徐牧毅深深地凝望着他,口吻像是嫉妒又像是无奈地说道,“你在慌张些什么?”

    唐喻晨没有正视他,也没有回答他。

    徐牧毅动了动喉结,似乎也在挣扎犹豫,但最后他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喻晨,你到现在都还是喜欢陆应辰,对吗?”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不是鬼节吗,家里人都跟我说晚上最好不要出门。偏偏我又不信邪,昨晚硬是要出去吃夜宵……结果把自己吃瘫了。我觉得自己吃的也不多,但昨晚回到家之后胃就一直很难受,虽然睡的早了但是一直都没有睡好,整晚不停地醒不停地醒。

    早上起来好了点但一直都没什么精神,中午想睡一下回点精神可一直都睡不着,码字的时候也老是走神。本想着昨天没更今天争取粗长一点的,但我码了一天也就只有这么一点【哭唧唧】,感觉身体被掏空,脑子也被掏空了/(ㄒoㄒ)/~~

    ☆、第 31 章

    这是两年多以来徐牧毅第一次明明确确地问唐喻晨这个问题。

    唐喻晨知道徐牧毅为什么会这么问,但他并没有给徐牧毅一个明确的回答,只是模棱两可的说道:“你想多了。”

    毕竟这是他自己都回答不了自己的问题,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回答别人。

    徐牧毅知道唐喻晨只是把自己当成朋友,他也感受的到自己对唐喻晨述说心意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远。他原本以为自己甘愿位于朋友的位置去关心照顾唐喻晨,但对陆应辰越烧越烈的嫉妒还是扭曲了他这么一份也单纯过的感情。他略过了唐喻晨对自己没有其他感情这个事实,自欺欺人地以为只要陆应辰消失,那么唐喻晨最终是会属于他的。

    徐牧毅还想再说些什么的事情,休息室的门被风风火火地打开来了。

    他们所在的就是一个普通的休息室而已,并不隐蔽。刚才要有人是跟着唐喻晨一起出来的话,那肯定也找得到这里。

    不过看到进来的人是袁亦可后,徐牧毅明显松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要骗我?!”袁亦可进来就是这么一句,他走到唐喻晨旁边,气呼呼地站在那里,“一开始你就有机会告诉我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抱歉。”看到袁亦可泛着红的眼眶时,唐喻晨能说的就只有抱歉了。

    “我不要你的抱歉!我要你的抱歉有什么用!”袁亦可明明尝试着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依旧压不住内心的激动,“我要你告诉我真相!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

    “你先冷静一下。”徐牧毅一直知道有袁亦可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但是他们两个的确从来都没有见过面,他对袁亦可的印象也就停留在唐喻晨曾经提到过几次的程度而已。他轻轻拍了拍袁亦可的手臂,本意是试图劝说袁亦可冷静下来,却没想到会被袁亦可很不客气地掸掉了手,而且袁亦可的语气很凶:“别碰我!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

    “……”

    “亦可,你别这样。”之前在妁那里见到袁亦可时,他还以为袁亦可成熟了不少,可现在看来,袁亦可只是从外貌看上去长大了些,性格还是跟以前一样。

    袁亦可哼了一声,挤到唐喻晨的身边坐下,伸手就抓过唐喻晨的手,拉高他的衣袖,去摸他前臂上的那个“k”字母文身。一边摸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