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一点都不沮丧,那就是假的了。而且关于现在消灭活死人的情况具体进行到哪一步,萧沐沐也没有透漏给唐喻晨。虽然心里是想知道,但他更清楚自己就算知道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也不好意思问了。

    唐喻晨从她那里出来后并没有去所谓的生活区,那里是休息、放松的地方,他总感觉过去了就是在告诉所有人,他的身体从现在开始就不行了。

    所以唐喻晨还是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可是那个太久没有人气的房间,虽没有一丝灰尘,但清冷到令人发抖。

    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多到他都忘记了自己在去w23区之前在这里做的事情都是些什么……那时明明每天都可以很忙,忙到连回想过去的时间都没有。可现在回来了,反而觉得这些事情是很遥远之前发生的了。

    “唐喻晨!”

    会用这种语调直呼他名的人,也就只有袁亦可了。

    唐喻晨怕会有什么人随意闯进来,就把办公室的门上了锁。听到是袁亦可的声音后,他从里面开了锁。结果看到袁亦可竟然是带着血迹进来后,有些不安地问道:“你受伤了吗?脸上怎么会有血?”

    袁亦可不以为然地用手一擦,看到是真的有血后才淡淡说道:“哦,刚才来的时候遇上了申炎生,非要来找我麻烦,我就割了他一刀,估计是他的血溅到我脸上的吧。”

    “……”唐喻晨道,“在ch01区里是不能动手的刚才不是才说了吗?!你还用刀了?”

    袁亦可似乎有些不喜欢唐喻晨这么说:“那也是他先来找我不痛快的,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ch01区里是不能动手,但我适当反击总是可以的吧?”

    而且袁亦可说完不等唐喻晨回答,继续说道:“好了好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也申请到生活区的房间了!”

    “嗯?”

    “其实刚才我已经来这里找过你了,但是你不在,然后那个徐牧毅就让我在他那边待了一会儿,还顺带帮我也申请了一间生活区的房间。”

    唐喻晨在萧沐沐那里还是呆了挺久的,谈话结束时恰是中午,虽然他也没什么食欲,但萧沐沐定的午餐刚好送来,他也就一起吃了些。

    “你一直在等我?吃饭了吗?”

    “我跟韩祈勋等下一起吃。”袁亦可为唐喻晨没有说到自己在意的重点而着急,“但关键是我也申请到了在生活区的房间啊!还是在你旁边的房间,这样我就真的可以保护你了!”

    唐喻晨回想起来他最初遇到袁亦可的时候他才十七岁,当初那个自卑又自负的孩子加入猎人协会选拔的前夕对自己说的话就是“等我回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如今三年时间已过,他也有所长成,可说起这句话时的模样,还是让唐喻晨不自觉地去吻合他当初的容貌。

    可惜这三年内发生的事情,还是不幸的事情多过了幸运的事情。

    不过好在袁亦可的事情,应该算得上是幸运了的吧?

    “我在ch01区里安全的很,不会有事的。”当然,听到袁亦可说要保护自己时,唐喻晨的内心自然是欢喜的。

    “那可难说,谁知道陆应辰这个混球会不会来找你麻烦。”提及陆应辰,袁亦可是真生气,“下次看到他,我才是不管是在哪里,我非要杀了他不可。要不是他,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唐喻晨总觉得袁亦可对陆应辰的敌意莫名高涨,“我现在这样倒真是个意外。”

    “才不是什么意外!”袁亦可大声打断他的话,“那个徐牧毅都说了,要不是陆应辰,你现在压根不会变成这样,一切都是他的错。”

    从袁亦可嘴里听到徐牧毅这个名字,唐喻晨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不知道你对我的事情到底了解了哪些,但当年是我自己要去的雪山,而遇上雪崩是个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意外。至于现在的相貌身份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不想再跟过去有关而做下的决定而已,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但陆应辰的确是背叛了你,他让你伤心了。”

    “对,正是因为他背叛了我,所以我选择离开了他,也没有打算会原谅他。”唐喻晨道,“两年来我们也没有再见面,他也是到了今天为止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为什么你到现在都还是在帮陆应辰说话,他可是背叛了你啊?!就凭这点他就该死啊?!”

    “我没有在帮他说话,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啊。”唐喻晨不自觉地皱起了眉,“他是背叛了我,所以我才会斩断一切跟他有关的事情,我也没想过要原谅他……但是,但是我也不能因此就想他去死要了他的命啊……”

    “……”

    袁亦可沉默了一会儿后,才突然冷笑了出声,阴测测地说道:“……我知道了。”

    “什么?”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是在说你跟陆应辰怎么样那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跟包括我在内的任何都没有关系对不对?!”他不屑地冷哼一声,“难怪那个徐牧毅会找我过去,还特意提醒我陆应辰到底有多恶劣,其实是他对你有意思吧?所以才会想利用原本就对陆应辰有偏见的我……最好还是我能杀了陆应辰,这样他就能得到你了吧?”

    虽然这些都是袁亦可自己的猜测,但关于徐牧毅的猜测每一条的确都细思恐极。

    唐喻晨自然是感觉的到徐牧毅长久以来对陆应辰那偏执到不正常的偏见敌意,所以袁亦可说的那些他在刚才也怀疑过。可他又不能当着袁亦可的面就这么说出来自己对徐牧毅的怀疑,但其他的话再说都像是掩饰,于是他就沉默了。

    随着唐喻晨的沉默,袁亦可之前还盛怒的火气也下降了不少。

    过了一会儿,他才嘟囔着说道:“算了,我都听你的。只要陆应辰这家伙再也不要来打扰你,我就不会对他怎么样的。”

    唐喻晨心里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么久以来,最能理解自己的人竟然还是看人待事总是走极端的袁亦可。

    “谢谢你。”唐喻晨由衷地说道。

    “但我说过会保护你就是会一直保护你的!不管是谁!不管是陆应辰还是那个徐牧毅,如果他们敢对你怎么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两个的!”

    袁亦可信誓旦旦地做下了这个承诺。

    “嗯,好。”唐喻晨的心底暖暖的,笑着应下了袁亦可。

    袁亦可低头看了眼时间,说道:“那我先过去找韩祈勋了,晚点生活区见吧,到时候你一定要跟我好好说说这两年内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好,我答应你,等下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唐喻晨一直都知道徐牧毅对陆应辰的态度,可他实在不喜欢徐牧毅将这些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