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告诉袁亦可的做法。尽管他没有亲耳听到当时徐牧毅跟袁亦可之间的对话是怎么进行的,但大概就可以想到徐牧毅会说的事情有哪些——平时徐牧毅在他面前怎么说陆应辰不好他都可以接受,可这次扯上了无关紧要的袁亦可,他心里就不舒服了。

    不过唐喻晨心里也清楚,就算这次没有恨不得陆应辰死的徐牧毅,没有随时准备跟陆应辰动手的袁亦可,陆应辰的最终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早上在会议室里的方岚初已经让他意识到这一点了。

    ch01区虽然不禁止成员谈恋爱,也不会要求成员的道德得多高尚,更不会去干涉成员的私事——但当时那件事情因为他跟陆应辰的身份的确给整个ch01区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后来他“遇难而死”的事情,也引起过不小的话题。

    虽然雪崩属于天灾人祸,谁都无法预测;可两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凑的那么近,大都数人还是会将它们联系起来,认为他是受不了背叛的刺激,一时想不开寻的死。

    ch01区一直没有处理这件事情,官方说辞是因为这是成员的私事,不能代表整个ch01区。

    但唐喻晨知道,ch01区不是不处理,只是还没到时候。

    比如早上的方岚初,就算在会议室里被袁亦可砍了一刀都无所谓,那是因为他对ch01区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价值了,已经到丢弃的时候了。

    陆应辰也是这样。不过他该庆幸自己是初代基因战士,因为就目前来说他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暂时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打压——但是以后,就不好说了。

    而这些,唐喻晨都猜得到,怕是陆应辰也已经猜到了。

    唐喻晨就这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这两天他的睡眠时间本就少,身体状态也不好,平静下来的时候难挡疲倦,迷迷糊糊地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是晚上十一点了,他想起来之前自己还跟袁亦可约好了要在生活区见的,便立刻起来准备回生活区了。

    那时的他头脑昏昏,又低着头一直在翻看手机上的未接电话跟未读信息。

    出了办公室走了好几步,才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是陆应辰。

    ☆、第 33 章

    ch01区从来就没有过绝对寂寥的时候,即便是在夜色最重的午夜至凌晨时分,都还是有断断续续地在里面穿行来去的零星人影。

    唐喻晨出来的时间对夜来说是不早了,但是对ch01区来说也不算太晚。

    他的办公室不是在什么特别偏僻的角落,偶尔门口还是会有经过的人。

    可他就在出来的时候,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陆应辰。

    如此突然到让人措不及防,却又找不到可以遮掩避让的地方。

    但唐喻晨也不能说是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在今天早上说出真相之后,他也想过自己迟早会有要面对陆应辰的一刻——就像现在这样,单独的面对。

    在用沈映这个身份面对着陆应辰时,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套了一个假面具,而且还是不会被人轻易发现倪端的假面具。

    这个面具之下,他可以不用去顾虑如果他是唐喻晨时那些要考虑的事情,他什么话都可以说,什么话都敢说。因为他清楚沈映这个身份是假的,所以用假身份说出来的假话、脏话,甚至是恶毒的咒语都没有关系——反正谁也追究不到那张隐藏于假面具之下的真面容到底是谁,真实的那个唐喻晨也不需要负什么责任。

    可一旦用现实身份面对了陆应辰,他就再也转换不到沈映那个角色,也再也拿不出沈映那个角色会有的态度性格了。

    唐喻晨看着陆应辰,思绪千回百转,最后反倒是归于平静了。

    也是,他们也有两年多没见,前一段时间他也差不多把能用来骂陆应辰的话给骂光了;现在再看到陆应辰,也不知道除了平静还应该怎么办。

    两人的视线在第一秒就这么撞上了,而唐喻晨没有移开,他在心里还是会固执可笑地认为这种时候谁先移开了目光那谁就是先示弱的一方。

    ——要是现在的他还会先向陆应辰示弱,那他真的埋在雪山里这辈子都不要回来算了。

    唐喻晨并不打算就这么跟陆应辰傻站在这里干瞪眼,他跟袁亦可约好了要在生活区见的。

    只是他才动了动脚,连向前一步的步子都还没迈出去时,陆应辰说话了:“……等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

    唐喻晨的办公室出来就是一个走廊,陆应辰正站在走廊的转角处。

    见唐喻晨像是要直接无视他离开一般,陆应辰连忙拿出了之前自己放在地上的东西——那是装着小凤凰的铁笼子

    “……”

    可偏偏这本来就是自己所有的小凤凰,是他不能拒绝接收的。

    在唐喻晨听到陆应辰说要给自己东西的时候,他就做好不管陆应辰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全部统统不要的准备……结果不得不说陆应辰这次挑对了东西,其他东西唐喻晨完全都可以不要,但只有小凤凰,他是绝对会要的。

    小凤凰每次被关在笼子里的时候情绪就会莫名地低落,再加上这个时间它肯定倦了,即便是看到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的唐喻晨,小凤凰也没有表现出特别大的欣喜来,甚至连叫都没有叫一声,只是张开翅膀扑腾了几下,再窝回自己的角落里继续傻傻地盯着外面了。

    在接过鸟笼的时候,一股很微妙的感觉蹿上唐喻晨的心头,就好像这场他在心里默默计算开场决定要跟陆应辰好好较量的单方面挑战局,才刚开始,他又单方面地“被遭受失败了”。

    “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唐喻晨还以为自己无法再用真实的身份对陆应辰说出语气如此傲慢的话了,可实际上他在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还是做到了,心里的感觉甚至比用沈映的身份大骂陆应辰时还要来得更加痛快。

    “……没有了。”陆应辰小心翼翼地说着,还一直看唐喻晨的眼色。

    “那你可以不要挡着我的路了吗?”

    毕竟当年做错事情的人不是自己,所以唐喻晨觉得自己跟陆应辰说话时也不需要太客气。

    陆应辰还真让出来了路。

    唐喻晨提着笼子走了,他没有故意去撞一下陆应辰的肩膀以示不屑或挑衅,也没有刻意地加快步伐想要急匆匆地离开这里,更不可能再回头看一眼陆应辰——其实他一直想要做到的就是这样的淡漠,不是恨不是骂,而是像现在这种根本不在乎的无所谓。

    生活区也可以算是在ch01区内,虽然它的位置是在ch01区的最边上,有一半的建筑还越出了ch01区的范围,但入口还是跟ch01区相连着。

    虽然唐喻晨过去时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