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路上只有他一个人,但好歹依旧灯火通明,也就没显得他一个人的身影过于寂寞。

    可坏就坏在他忘记问徐牧毅要通行卡了。

    想要进生活区就必须有生活区的通行卡,这一般都是在申请房间成功后才会交到申请人手里的。白天的时候这张卡拿或不拿倒也无所谓,因为白天只有自动人脸识别系统,只要是ch01区里的人都可以过去;但晚上,尤其是在晚上十点之后,想要进去生活区,就必须要有通行卡了。必须先刷了通行卡,才能再进入人脸识别系统。

    白天唐喻晨的脑子太混乱,一时竟忘记了生活区是要通行卡的这件事情。

    他知道这个点徐牧毅肯定还没睡,可这么晚了他也实在不好意思再打电话给徐牧毅让他来给自己送一张通行卡。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反倒是徐牧毅的电话先打了过来。

    “喂?喻晨,你已经走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

    “我还没走啊,10点多的时候看了你那边一眼,发现你那里的灯还是亮着的;结果做了一会儿事到11点多,再看你那边却已经熄灯了。”徐牧毅淡淡笑着,“你现在到生活区了吗?你的通行卡还在我这边呢,我原本以为你在离开之前会问我来拿的,没有想到你就这么直接走了。”

    “不好意思,我把通行卡的事情给忘了。”唐喻晨尴尬地笑笑。

    “那你现在在哪里?”

    “在生活区门口啊,我也是快到了才想起来自己忘记问你要卡了。”唐喻晨道,“你现在还在实验室吗?要不你等我一下,我过来——”

    唐喻晨的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徐牧毅打断了:“那你在门口等着我吧,我现在就给你送过来。”

    而且说完还就这么挂了电话。

    唐喻晨心里是真的过意不去徐牧毅总是为自己做这个做那个的,可是接下来不管他再打几个电话,徐牧毅都没有再接了。

    唐喻晨不可能就真的只站在门口等着徐牧毅给他送卡过来。在心里叹了口气,唐喻晨也开始往回走,这样他们两个人至少能在途中相遇,徐牧毅也能少走点回去路。

    “不是叫你在门口等着吗?你怎么还回来了?”为了能跟徐牧毅尽早相遇,唐喻晨回程的时候特意加快了步伐,结果没有想到徐牧毅竟是一路小跑过来的,他们两个碰上的时候徐牧毅还微微喘着气。

    “你才是,我回去拿不就好了,还让你特意送过来。”

    “现在这么晚了,里面温度也低,我怕你来来回回走着膝盖又不舒服了。”徐牧毅将通行卡递给唐喻晨。

    “谢谢。”

    徐牧毅注意到了唐喻晨手上的笼子,也看到了里面是小凤凰,便好奇地问道:“……你把小凤凰接回来了?”

    “……嗯,对。”

    “可是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天应该都没有离开过主区吧?”

    唐喻晨有事不能照顾小凤凰的时候,都会将它寄养到一家宠物店里。那里环境好、工作人员对待小动物又是温柔细心,唯一的缺点就是离ch01区有那么一段距离,每次来去至少要一个半小时。

    徐牧毅一直都关注着唐喻晨那边的动态,不可能唐喻晨什么时候出去了一个半小时他是会不知道的……徐牧毅有些怀疑地问道:“难道是陆应辰给你拿回来的?”

    既然徐牧毅猜到了,那再解释也没什么意义,唐喻晨便承认了:“嗯,是他拿回来的。”

    “你们什么时候见的面?”

    徐牧毅加重的嗓音跟约似质问的询问让唐喻晨轻皱起了眉,他问:“怎么了吗?”

    “你不是不想再见到他了吗?为什么还要再见他?”

    如果徐牧毅是好好跟他说,不用这种令人不爽的语气,唐喻晨应该也是会告诉他刚才的事情经过。可偏偏徐牧毅这样的语气让他觉得很烦——他本身就不愿意老是去提及自己跟陆应辰的事情,但徐牧毅总是时不时地抓住跟徐牧毅有关的问题不放,就好像非要从他口中逼问出什么似的。

    “你冷静一点。”

    唐喻晨轻描淡写五个字,还真让他徐牧毅的情绪平复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

    原本还为徐牧毅的行为感到温暖的好心情此时也消消散散地差不多了,唐喻晨呼了口气,道:“算了,很晚了,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吧。”

    “……嗯。”其实徐牧毅很怕唐喻晨会因此生自己的气,“那明天见了,你早点休息。”

    “嗯,拜拜。”

    终于进了生活区的唐喻晨在回自己的房间之前先去了袁亦可的房间。

    毕竟他们两个人约好晚上要在生活区见的,他过来时已经这么晚,怕是让袁亦可等上很久了。

    但奇怪的是,袁亦可的房间门虚掩着,里面却空一无人。

    这就很奇怪了,袁亦可不是那种说了来最后却不来的人;而且就算是真的不来,他肯定也会提前跟自己打声招呼……不过唐喻晨又发现,从下午跟袁亦可分开后,自己的确再没收到跟他有关的任何消息了……

    ☆、第 34 章

    袁亦可原本是想去找萧沐沐的。

    虽然他跟韩祈勋约好了要碰个面,但心里一直都在介意早上发生的事情以及唐喻晨刚才对他所说的那些话。

    他做事是容易冲动,可也绝对不是什么无脑之人。

    重见唐喻晨的多种复杂感情让他忽略了很多值得被考虑的事情,现在心头的激动之情终于平静下来了不少,他也就开始思索着这几件事情的疑点了。

    他在猎人协会呆了三年多不是一天都没有出来过,也不是一次都没有听说过申炎生在寻找自己的消息;可单单这次出来他就遇上申炎生了,还是在主区里面见到的。

    唐喻晨的事情他也一直关注着,若不是今天沈映亲口承认他就是唐喻晨,估计所有人都不会相信唐喻晨还活着。能将这个秘密隐瞒地这么好,又能让沈映这个假身份丝毫没有会暴露的点继续在ch01区里生活,除了主区给唐喻晨做庇护,他也不知道还有哪个地方能做到这点。

    但就在今天,他跟唐喻晨两个人一直在隐藏的秘密都被公开了。

    申炎生见到了他,知道了他现在何处;陆应辰见到了唐喻晨,知道了他并未死去。

    而唐喻晨会公开身份的原因,还是为了阻拦自己不要在主区里动手杀了方岚初……那时他真的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动手的。他想着唐喻晨已经再也回不来了,可这两个人凭什么依旧过得安然无事?见到陆应辰的时候这种情绪已经在胸腔翻涌,但经提前起码还能克制;但看到方岚初也出来的时候,他真的就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了……要不是唐喻晨说出来了真相,他真的会弄死方岚初跟陆应辰不可,反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