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他也不怕遭受什么惩罚。

    谁知他砍伤了方岚初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萧沐沐进来的时候就好像料到了会议室里面会这样变成这样一般,还轻悠悠地甩了一张可以对方岚初动手的命令书给他——可是在那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要接受这样的任务。

    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样,他们只是负责加入这场戏然后一板一眼地照着剧本演出,结局就是除去了方岚初;让他跟唐喻晨暴露了身份,分别见到了他们最不想见到的两个人……尤其是后来他去找唐喻晨时遇上的徐牧毅,虽然说得好听帮他申请生活区的房间,但实际上总是有意无意地向他透露陆应辰的行为是多么“恶劣”、多么“龌龊”,加深他对陆应辰的偏见跟憎恨。

    如果不是刚才唐喻晨说的那番话,他肯定就跟着徐牧毅的节奏,将唐喻晨遇难的责任全部都推到陆应辰身上去了。

    但唐喻晨的话还是提醒到了他。

    劈腿这件事情上,绝对是陆应辰的错,毫无疑问,罪大恶极。

    可唐喻晨遇上雪崩的事情难道也是陆应辰的错吗?这样的天灾人祸也不是陆应辰能召唤过去的吧?至于唐喻晨之后的隐姓埋名,用假身份开始生活,那也是唐喻晨自己的选择,因为他说他不想再跟过去有瓜葛,想重新开始……而袁亦可之前面对陆应辰时所有的怒气也不是因为“陆应辰背叛了唐喻晨”而是“陆应辰害死了唐喻晨”……

    他在猎人协会的时候,不能经常出来,最多的情况还是靠着网络跟外部联系几句。

    那时他在主区的内部论坛里加到了发陆应辰跟唐喻晨之间事情帖子的帖主,那个帖主自称认识两个当事人,所述的言辞之间几乎都是对唐喻晨的惋惜遗憾之意,对陆应辰就是无限度的贬低讽刺。

    主区内部论坛的会员要求是真是身份认证的实名制,即便是在论坛里说了一些没有事实根据的话,也是会遭到处罚的——虽然袁亦可也知道网上的事情是不能全部相信的,但他看这个帖子一直都在,帖主也一直没事,还是不知不觉地会跟着帖子里的大众想法一起走——何况当时的他本就深陷于唐喻晨尸骨未寻的这个悲剧之中,对背叛了唐喻晨的陆应辰深恶痛绝,久而久之就认定了都是陆应辰害的;要不是因为陆应辰背叛了唐喻晨,唐喻晨也就不会去雪山,也就不会遇难,更不会就这么死去了!

    所以一切都是陆应辰的错,他必须要为唐喻晨的死付出代价,付出同样一条生命的代价!

    虽然帖主也提到过方岚初的些许信息,但当时舆论对方岚初这个人的攻击并不多,多数还是集中在了陆应辰身上——袁亦可的想法偏激了一些,他觉得要为唐喻晨偿命的不仅只有陆应辰,必须还有这个方岚初。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尝试着问帖主要了方岚初这个人的个人信息。

    谁知道帖主真的给了他很多方岚初的照片,并说了一句:“要是这样的人能死去,这个世界估计会清净不少吧。”

    这句话本来袁亦可都已经忘了,但是今天徐牧毅说道陆应辰的时候,也说了相似的一句话:“要是他死了,世界就干净了。”

    记忆跟记忆的重叠如此微妙,能串联起曾经差点遗忘的细节。

    他看得出来徐牧毅对唐喻晨的感情不单纯,因为徐牧毅每次看向唐喻晨的眼神都充满期待温柔,可当他提到陆应辰的时候都恨不得陆应辰去死的样子……袁亦可无心介入这种复杂的事件当中,他只想搞清楚现在自己疑惑的真相是什么,只希望唐喻晨能一直平安无事地活下去……但如果徐牧毅想借此将他作为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徐牧毅的。

    袁亦可对ch01区的布局并不熟识,开始还想着去找萧沐沐,结果一圈两圈绕下来的倒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了。停在一头怎么都打不开的门前时,他正打算转头往回走,却在转身的下一秒好死不死地跟申炎生来了一个对面碰。

    一股刻在骨子里的恐惧从脚尖蹿到头顶皮层,他后退了两步。

    申炎生看着他,双眸里已无早上见到他时那种欣喜激动的情绪,现在平淡到波澜不惊。就好像他们两个并不是三年没见,仅仅只是三个小时没见一样,申炎生对他说话时的语气也是那样一点变化都没有,可还是让袁亦可本能地想退缩。

    申炎生道:“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袁亦可没回答,他卯足了劲站在那里逞强,他最担心的事情也就是在这里跟申炎生相遇了。

    早上的时候已经被申炎生堵过一次,他拿刀割了申炎生一道口子——所以现在再见到,他觉得申炎生肯定会用什么方式来报复他。

    申炎生慢悠悠地踏着步子,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近:“怎么不说话?”

    袁亦可的退路没有多少,很快就背抵在了那扇冰冷的门上。

    ——这里的空间太小,申炎生又距离自己太近,他根本没有办法以申炎生阻挡不了的速度掏出刀来;而且经历了之前的事情,申炎生对他的动作也肯定是更加戒备……他都不敢轻举妄动,深怕被申炎生看穿自己的动作到时就真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了。

    可是申炎生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糖——一颗用彩纸包装的,水果口味的硬糖。

    “给你。”申炎生举到他面前。

    只是袁亦可毫不留情地掸掉了那颗糖。

    “你已经不是我的老师,也不用在拿对付小孩子的那招对付我了,给颗糖就算道歉的把戏已经过时了!”

    这句话像是激怒了申炎生,明明他跟袁亦可还有好几步的距离,但袁亦可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就发觉自己的双手都被申炎生捏住,而对方的一只手还能捏着自己的下巴。

    “你以为你躲到猎人协会去我就找不到你了是吗?”申炎生的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你以为你真的能躲我躲一辈子吗?”

    他缓缓地凑近了袁亦可:“是不是我以前太宠着你,才让你起了从我身边逃跑的念头?是不是我现在找到你对你的态度太好,才让你有胆子用刀伤我?嗯?亦可,我对你总是那么仁慈,这是不是把你惯坏的根本原因?”

    “呵,少惹人笑话了。”袁亦可冷笑一声,“申炎生,你简直愧对我称呼你的‘老师’二字。”

    捏着袁亦可下巴的双手更加用力了。

    “愧对?呵,不过是加入了猎人协会而已,你现在说话都学会耍腔调了?”袁亦可感觉申炎生吐在自己脸上的气息都是带着寒意的,“你可别忘了,你能有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要是没了我,你至今都还没有‘袁亦可’这个名字。难道你忘记自己以前是什么样的存在了吗?你仅仅只是一个实验室里的实验品,连编号数字后面都要打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