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连“名字”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的名称是刻在肋骨下方的几个字母数字“n0.dt444复制品”。

    或许他不应该拥有自己的想法,只需要做一个安静的活体傀儡就好——睁眼时被几个穿着隔离服的人从笼子里拉出去,胳膊上被扎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药水之后再关进去。有时注射完后昏昏沉沉、窒息呕吐;有时内脏抽疼,痛苦吐血。

    日复一复,望不到止境。

    可人的本性就是这么复杂,

    明明已经绝望到期待死亡下一秒就能来临,而求生的本欲还是吊着他最后一口不想言弃的气;明明没有记忆,而心里却一直都一道声音在告诉他,你不属于这里,要用自己的力量逃出去。

    只可惜到最后他也没能用自己的力量逃出去。

    仿佛在人生这场戏中,他注定做不了主角,永远都拥有不了可以强大自己的力量,只能任由别人的牵线摆弄。

    最后带他出去的人,就是申炎生。

    他拉着自己整条手臂都是针孔的双手,语气温柔地曾道,我带你离开这里。

    事到如今,他早已记不起来申炎生为什么会带他离开那里的原因,可至今都还记得重见光明时的那种喜悦——他就好像曾经接触过这片生活的世界一样,能认出一方大地上活着的生物;能说出地球上日升月落,四季更迭的变化;能看到生生不息,至死不休的生命交替。

    终于回来了,当时心底的声音这么说道,终于再次回到这个真实的世界了。

    但当时有的不仅是喜悦,他更记得,比喜悦更汹涌的,是自己甘愿臣服于申炎生的卑微心情。

    痛苦的往事总是会带起不愿提及的难堪。

    袁亦可十分不愿意再去回忆这些事情,但看到申炎生的时候,还是会联想起曾经那些断断续续的回忆。

    “好了,别傻愣愣地站在这里了,还是跟我回去吧。”韩祈勋架过袁亦可的肩膀,“你小子都已经快出逃一天了,差点把小命都丢了,还是别在外面瞎晃悠了。”

    诶?回去?

    “回哪里去?”

    “当然是回我们在主区的基地去了。”韩祈勋道,“我们这次是集体行动,要听上头的指挥安排。”

    但是他跟唐喻晨约好了要在生活区见面的啊。

    “我申请了在生活区的房间,能不能不跟你们一起啊。”还用了一个平淡的陈述语气。

    “什么?生活区?你想得到是挺美的啊?”袁亦可永远都是这样随心所欲地做一些不能做的事情,让韩祈勋颇为无奈,“你就算申请到了十间二十间能把所有成员都装下去的房间都没用。你必须跟我待在一起,省得再遇上什么麻烦的事情。”

    唉,那就只好先取消跟唐喻晨的约定了。

    “那我再去一趟……”

    “你现在开始哪里都别再想去了。”韩祈勋打断袁亦可的话,“我们不是来这边玩的你给我长点心成吗?每次要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我们从来都没有单独行动?你要知道你犯了什么蠢事的话不仅自己倒霉,也拉着我下水啊。难道你是铁了心想要害死我吗?”

    “……”

    于是对唐喻晨来说,袁亦可就这么突然地“消失”了三天。

    不过其实第二天还没有见到袁亦可的时候,唐喻晨就主动地去询问了他的目前情况。才得知原来袁亦可是已经回了猎人协会的地方,只因为他又不服从安排擅自出去活动的行为遭到了处罚,正被关禁闭中。

    听说是要关五天,也不知道袁亦可现在怎么样了。

    “小心!”

    严穆峰的声音唤回了唐喻晨正在游离的思绪——原来是他一手还在倒东西一边就开始发呆了,要不是有严穆峰提醒,估计玻璃杯的东西就要溢出来了。

    他赶快回神,及时停住了手中的动作。

    “不好意思,严博士。”他道歉,“说好了要认真来帮你的忙,结果我又走神了。”

    因为活死人的事情,现在整个ch01区都忙得不可开交,却只有他一个人只能干着急。

    好不容易昨天严穆峰请自己过来帮忙,可他到了这里却老是走神,很难集中注意力。

    “没事。”严穆峰道,“你已经站了很久了,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刚好我也累了正想休息,你陪我一起坐一会儿吧。”

    虽然严穆峰说的是自己要休息了,但唐喻晨听得出来这只是对方想让他休息的说辞而已。

    “明明大家都这么忙,我却什么忙都不能帮,心里真是过意不去。”坐下来的时候,他对严穆峰这么说道。

    “你今天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严穆峰道,“关于抑制方面的药物调配,没有人比你更精准专业。”

    但是他这次还是被排除在外,唐喻晨只能无奈地笑笑。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了,你的身体还好吗?”

    这两天的气温骤降,初冬已有大寒之意。

    不过生活区的空气一直干燥,温度也暖和的刚刚好,唐喻晨过得并不难熬。

    ☆、第 37 章

    “这两天一直在生活区跟这里之间走动,基本上没出过……听过外面已经挺冷的了,不过我在里面,目前情况一切ok。”

    “据说今年可能会比往年更冷些,你要注意了。”严穆峰提醒他。

    “嗯,这几天已经用上了你之前给我的护膝,很有效的。”这是严穆峰去年给他的东西了,是一个用料特殊的护膝,不仅穿上十分舒服,也不会妨碍他的行动。

    “那就好。”

    但唐喻晨的面色一直都是带着淡淡无奈跟苦涩。

    虽然他的身材体型从来都跟强壮不搭边,但长年的锻炼下,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这幅样子,其实心里落差最大的自然还是他自己。

    严穆峰像是能洞察出他眉目之前的糟糕情绪,安慰道:“不管什么时候,身体总是第一位的,大家都不希望你有事,你也别再想这么多了。”

    这些唐喻晨自己心里也明白。

    可有些事情不是告诉自己不去想就真的能不去想的。

    很多情况,很多事情,其实都是根据他的身体情况来做决定的。就算他不想,周围的环境也在提醒着他,以前明明可以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现在要做到却成了一种奢望,这怎么能让人不去在乎?不去介意呢?

    “尽量吧。”

    “在这方面尝试着逼一下自己勉强一下自己也不是不可以的。”严穆峰道。

    唐喻晨苦笑着点点头。

    只是他知道,不管他再怎么努力,他的身体也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了。

    就好像他的身体一下子被冬天这个季节给克制住了一样,就算奋力挣扎,带起的也不过是小石落在水面上一般,石落水无痕的效果罢了。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