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的双眼还透着明显的迷茫神色后,语气柔和地问道:“还清醒吗?能发出声音吗?”因为去年唐喻晨也这样,头几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以唐邵非才会这么问。

    唐喻晨的脑袋昏昏的,但终归还有自己的意识,小幅度地点点头。

    “醒了就好,不要怕,你就是普通的发烧而已,很快就会好的。”

    可唐喻晨还是听得出来,这只不过是唐邵非在安慰自己罢了。

    唐邵非握住了唐喻晨的手,似乎想要给他一些力量:“我怎么感觉你的眼神是在怀疑我说的话呢?这次真的只是普通的感冒而已,护士已经帮你去拿药了,晚些你把药吃了,明天就又可以活蹦乱跳的了。”

    唐喻晨无奈地笑笑,心里却清楚,要真的只是普通的小病,又何必把他送来ch01区的附院呢?又何必将他送入去年躺的这间病房里呢?

    唐邵非摸摸他的脸:“你可千万别多想啊,别老是把一些小毛病想得太严重了,不然吃亏的不还是你自己吗?”

    唐喻晨用力地抬起手,蹭了蹭唐邵非的手臂,然后努力地点了点头,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

    唐邵非一看就知道唐喻晨肯定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不过也是,最清楚唐喻晨身体情况的肯定还是他本人,自己的那几句话本身就只是想起一些安慰作用而已。

    唐邵非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他说道:“徐牧毅跟陆应辰打起来了。”

    什么?

    唐喻晨眼神一惊,表示不敢相信。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只听说是徐牧毅先动的手……只能说徐牧毅这次太冲动了吧,本身ch01区里面就禁止动手,他也不可能是陆应辰的对手。好在陆应辰也没下重手,两个人最多就算拳脚斗殴,现在都被关着抄规章守则呢……不过因为徐牧毅是先动手的,可能要比陆应辰多抄几十遍多关几天吧。”

    也亏唐喻晨现在说不了话发不出声,不然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评价这件事情。

    徐牧毅对陆应辰的敌意,他一直都知晓;陆应辰对徐牧毅有意见,又是更早之前的事情。

    明明两个没有直接过节,可以互装不熟的人,结果还是动了手,唐喻晨听到就觉得头疼,因为他知道,动手的原因多数是还是为了自己。

    ☆、第 39 章

    也不知是身体真的面临着跟去年一样的危险,还是他老是悲观地想着今年也逃不过这劫,总之那夜过后,陆应辰的状态愈发地不好了。

    他吃不下任何东西,喝不进一口水;身体跟大脑一同变得疲惫,再无精力去思考一些费脑的东西;先是听觉变得忽远忽近,忽清忽轻,再是视觉的发散模糊,看远处的东西只能认一个大概的轮廓。

    谁都知道,越是这样的时候越不能往坏处想。

    可谁都做不到,在这样的时候还能没有底气却充满自信地安慰自己——就算心脏还在维持跳动,可其他一些器官都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它们好像开始衰老了,失力了,慢慢地就要起不到作用了。

    唐喻晨总觉得自己要死了,也许是这一秒,也许是下一秒,或者是谁都意识不到的那一秒。等他慢慢地闭上眼睛,这辈子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再睁开眼,便是一个再无先前记忆的陌生下辈子。

    所以他清醒的时候,总是会断断续续地回想起那些曾经的事情,记忆就跟走马灯似的一幕一幕在他脑内用黑白胶片无声地上演着。里面的场景有好的、不好的;有自己留恋的、也有自己再也不想回忆起来的;有曾经感动的,也同样有后来后悔的。

    人心总是复杂善变,他也一样。

    曾经一时死心冲动而做的决定,让他差点丢了性命;虽然最后还是捡回了一条命,但他又逃避地选择改变音容、隐姓埋名,试图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身份再活下去,只为斩断跟过去的一切关联。

    但他那时就知道自己做不到。

    而现实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去做到。

    如果当时的他选择拿了这个新身份离开ch01区,离开中国,去一个跟陆应辰不会再有任何联系的地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那么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也许他还真能慢慢淡忘那个让自己莫名其妙就爱的刻骨铭心的人。

    但他千疮百孔的身体根本不可能让他远走,夏天还好,冬天的他就完全被这幅身体钉死在了ch01区里寸步难行。他依旧可以不去见陆应辰,一年两年,强制地压下心头里对这个人的爱意跟恨意。可周身的环境还是提醒着他曾经发生过的那些点点滴滴,他从别人的嘴里听着自己跟陆应辰曾经的故事,不管别人的偏见多深,不管别人的恶意多满,他都没法为自己辩解一句、甚至半句。

    如今他浑身虚弱地躺在病床上,根本算个半个废人,还白白地失去了原本可以做着自己的那两年时光。

    很不甘心。

    他唾弃自己曾经的懦弱无用,只会一昧逃避;后悔地想着如果一切能够重选,说不定所有的走向不会像现在这般被动,还没有一丝益处。

    他突然很怕生命就这样走到尽头,再无第二天的降临。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宽大空旷的病房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一丝外界的杂音,静谧到只有医疗机械发出的“嘀嘀”响声。他躺着,不是再等身体好起来,而是在等生命这样一丝一缕地缓缓消逝,直至最后的耗尽。

    分不清是昼是夜,他呛了一下,呼吸不上,咳出来便是一大块殷红的血。

    陆应辰因跟徐牧毅动手而被关禁闭、罚抄ch01区的规章守则十遍,要求是少了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行。

    在徐牧毅动手前,他才知道唐喻晨突然昏迷的事情——所以他在被关着的时候,心里想的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赶紧抄完这些该死的规章守则,然后去看唐喻晨。

    陆应辰很少有像现在这样目标明确、心无旁骛的时候,所以他最后的确是比徐牧毅提前了好几天出来,便火急火燎地赶去看唐喻晨了。

    其实ch01区现在事务繁多,早就人手不足,再加上陆应辰被关了几日,他那部分累积的事情就更多,照要求来说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看唐喻晨。

    但陆应辰肯定是除了唐喻晨以外再无心思做其他的事情,而且那时的他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严重到就像他这次不赶紧去见唐喻晨,便再也见不到了。

    可事实并没有陆应辰想得那么严重。

    他去看唐喻晨的那天,唐喻晨的状态意外地还不错。虽然视觉听觉依旧没有好转,但他已经能开口了,可能听着哑了磕巴了些,可至少是能说话了。

    只是也有奇怪的地方。

    陆应辰总觉得自己走进唐喻晨病房的这个场景似曾相识,犹如之前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