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

    “你说主区对付方岚初的办法是什么?”

    “其实也不是要什么特别严重的错误,随便扯一个就可以了。之前他在这边时候的待遇没好过,但他就是死不承认。”唐邵非没深究唐喻晨问这个的动机是什么,“方岚初这个人的成绩几乎都是作假的,可一直都被没发现,虽然他在附属区里主区可能管不太到,但这样的成绩维持了好几年,肯定是有主区的人在帮着他隐瞒。”

    “那徐牧毅现在在哪儿?”

    “估计在写思想报告吧,反正是被萧沐沐叫过去的,具体做的什么也没人知道。”唐邵非耸耸肩。

    “……”唐喻晨只好在心底无奈地叹气。

    可能是受梦境影响,两年前的事情此时在他的脑内意外清晰,一个不安的猜测在他的心里渐渐成型。

    “虽然市内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控制,但遭到祸乱蔓延的邻市依旧面临着不容放松的诸多问题。”唐喻晨庆幸自己终于在这次会议召开之前从医院出来了,不然他又要因为身体状况而被排除在外了,“所以接下来我们会将大部分精力都转移到其他城市上面,希望大家都能好好配合。”

    这次主持会议的依旧是萧沐沐:“考虑到有些人是第一次参加会议,我再将我们需要考虑的情况讲解一边。”

    “第一次参加会议”的唐喻晨莫名心虚了一下,不过他对现在的情况一清二楚,所以知道萧沐沐并不是在指他。

    “活死人是改造基因战士失败的存在,相信这点大家都知道。”萧沐沐的表情严肃,“但随着后续技术的改进,活死人的数量跟它们的情况都在好转,这也是一直以来我们选择将它们关在实验室里而不是选择将它们毁灭的重要原因——因为我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帮助它们恢复正常人类该有的意识心态。”

    “但如今的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再这般执行下去了,活死人的主动攻击性已经给整个社会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也使得整个ch01区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所以我们现在贯彻的准则是——不管那些活死人是改造的失败品还是被同化的人类,只要遇上了,就一个都不得放过,全部击杀。”她加重了最后四个字的读音,“要知道我们现在是在拼命做事了,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其他具体情况会有各个组长再具体讲解,今天的会议内容就是如此,散会吧。”

    陆应辰就站在离唐喻晨不远的地方,看着唐喻晨起来,他是想过去的——可望见唐喻晨明显是在说“你敢靠近我就跑”的眼神后,还是选择了站在原地。

    唐喻晨在人群之中巡视了一圈,今天也有猎人协会的人来参加,他就一直在寻找着袁亦可的身影。

    只可惜韩祈勋都在他眼前出现好几次了,袁亦可依旧没有找到。

    他们不是搭档吗?怎么一个出现了,另一个却没来呢?

    唐喻晨在韩祈勋要离开会议室之前叫住了他:“请问,袁亦可呢?为什么没有看到他在这边?”

    韩祈勋也是很无奈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前几天他接了一个特殊任务,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特殊任务?”眼下还有什么任务会是比解决活死人危机更加重要的吗?

    “对的。”韩祈勋道,“而且这次行动我们两个也被拆组了,完全不知道这么安排是想搞什么。”

    自他上次见到袁亦可到今天也已经是好多日子之前的事情……可现在就连韩祈勋都不知道袁亦可的去向,唐喻晨不免开始担心了。

    ☆、第 45 章

    袁亦可不怕黑。

    从来不怕。

    黑是他的保护色,黑暗是他的栖身地。

    他曾能看透如墨浓重的黑暗,更能自由穿梭于无边的黑暗之中,无惧无畏,无声无息。

    可现在,于黑暗之中,他却受到了束缚。

    他似乎被某种韧性很好的绳子连同锁链一起双手打开地固定在了一面凹凸不平的墙上,越是挣扎,绳子就束缚地越紧;他的嘴被胶带封了起来,发不出声,不过即便嘴能出声,他的呼救声也到不了能救他的人耳里。

    而他的双眼则是被黑色的厚布遮盖了起来。

    这实在嘲讽,他那双明明能看透黑暗的眼眸,此时却在一块小小黑布的束缚下,睁都睁不开了。

    皮鞋的踩踏声由远至近,由轻至响,带着短短的回音,朝着他的方向靠近。

    袁亦可知道有人在靠近自己了——这很正常,他是被人捆绑在这里的,自然会有人回来看他——只是,他本不该害怕,但在感受到那人已经站到自己的身边时,还是浑身一颤。

    是申炎生。

    即便袁亦可看不到,即便申炎生没出声,可当他闻到那股专属申炎生身上的香水味时,他就敢确定身边的人一定是申炎生。

    他本就不是申炎生的对手,尤其现在还是这样位于劣势的状态,便开始本能的挣扎。

    手腕的用力带动了铁链的声响,引得申炎生一笑——他这才知道,原来申炎生靠的他这么近,呼出来的温温的气息都扑在了脖颈一侧。

    申炎生的手落在了他的腰侧,他一动,又感觉自己的鼻尖好像蹭到了对方的鼻尖——这本该是个亲密的姿势,可让袁亦可感觉到的,只有难以想象的不安。

    “现在怕了?”申炎生贴着他的耳朵,声音冷清,却能透过耳膜传递到袁亦可的大脑深层,让他一阵颤栗。

    他怕,一直都怕。

    如果他能出声,一定会用最难听最恶毒的言词来咒骂眼前的这个男人。

    申炎生撕开了他嘴上的胶带,将开口说话的自由重新归还给他。

    “是不是特别想骂我?不用憋着,尽管骂吧。”

    他张口……凝气……却发现大脑突然变得一片空白,一个字都骂不出来。

    他反而感觉之前的胶带是能带给他安全感的东西,现在胶带没了,他暴露出来的部分又多了一个,会受到危险的区域也就又多了一块。

    “你以为我知道了你在哪里之后,还会让你逃掉吗?”

    黑暗之中,他看不清申炎生的脸,但能想象的出。

    “我很早之前就提醒过你了吧,外面世界的都是坏人,你非不听,非要往外逃?”申炎生的指腹轻触着袁亦可的脸颊,带起一股麻麻酥酥的触感,“他们以前可以为了那些微不足道的利益将你藏到我找不到的地方,现在也可以继续为了那些利益将你拱手让我。”

    为了利益?

    就他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人,能有什么利益是值得别人去交换获取的?

    “猎人协会的确是个好去处,毕竟是全封闭式的训练模式,就连我都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在那里。”申炎生捏起他的下巴,“但猎人协会的出事风格似乎没有他们对外标榜的那么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