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硬呢……在我愿意给予他们相关的好处之后,他们立刻就将你送过来了……亦可,三年了,整整三年,我好像都错过了你的成年,多可惜?不过好在,你现在又回来了。”

    回来?

    申炎生竟然说了“回来”这个词?

    袁亦可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申炎生捏着他下巴的手更用力了,“你觉得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重逢的时候,他还敢跟申炎生大呼小叫;而现在,被束缚的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只有小心翼翼地回答。

    “……你以前说过……你永远不会伤害我的……”

    捏着他下巴的手劲似乎轻了一些,但申炎生的呼出来的气依旧在他耳边:“你曾经也说过,这辈子都会待在我的身边,其他的地方哪里也不去。”

    “但的确是你伤害我在先。”袁亦可咽了咽口水,道,“我曾经是那么地信任你、依赖你……你既然对我的离去感到这么不能接受,那么换位思考,你也应该能了解我当时的心情……”

    那晚差点就造成无法挽回的局面是这两年来袁亦可最想忘记的事情。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

    “……”收回前言,申炎生根本就是固执到了极端,袁亦可豁出去了一般说道,“我那时不过是个孩子,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逃了。”

    “那我问你……”申炎生的手指在袁亦可的嘴唇上来回抚过。

    “……什么?”这被动的局面,这危险的举动,让袁亦可觉得要是他的回答让申炎生不满意,申炎生就会直接按紧他的嘴唇,按碎他的牙齿……

    “离开的这几年来,你可曾有过后悔?”申炎生幽幽地问道,“有没有哪一天、哪一小时、甚至哪一瞬间后悔过离开我?”

    当然没有。

    袁亦可在心里斩钉截铁地想到,但他不敢就这么回答申炎生。

    虽然不少人都评价他的性格偏激极端,但他总觉得自己的性格肯定是受到了申炎生的影响——毕竟跟申炎生这样的变态性格相比,自己的偏激可能算不了什么。

    “……有,后悔过……”

    “哦?那是哪一天,哪一时,哪一瞬间?”

    ——看吧,这个人就是这么的变态,就算给予了他心里想听到的答案,却依旧会这样追问下去。

    不过好在袁亦可也有准备:“……在猎人协会里,做大量体能训练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是你,一定舍不得这么对我……”

    申炎生的声音一下子就重了起来。

    袁亦可感觉他靠的离自己更近了,申炎生的额头都抵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你既然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躲着我?如果不是这次在ch01区看到了你,你是不是就这么打算躲我一辈子?”

    袁亦可的头向后躲去,却被申炎生用力捧住。

    袁亦可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他道:“……我们、我们可以慢慢说……能不能先放开我……我的手被这个链子缠得好疼。”

    这句话说得意外磕绊,袁亦可都不禁怀疑这句话到底能不能起到什么有用效果。

    事态的所有发展走向都是未知的。

    他只是感觉申炎生又跟自己拉开了一定距离——难道他真的决定给自己解绑了?一阵喜悦涌上心头,尽管袁亦可也在打压这种自己带给自己希望的心情,但还是免不了这么期待着。

    可是,申炎生只是冷笑。

    毫无感情温度可言的冷笑。

    “我还以为你是终于想明白了,原来只是说些好听的话哄我给你解开这些东西而已。”

    心中的算计被申炎生一言戳穿,袁亦可下意识地一抖手臂,又带来一阵链子摩擦响动的声音。

    “都怪我给忘记了,你怎么都是我亲自带在身边教过的人,我又怎么能来信你耍的这些小花招呢?”

    一瞬间空气里漫着的危险紧张因子再度加重了。

    等到他再感受到申炎生的接近时,申炎生却是在伸手解开他的衣物了。

    这个认知让袁亦可整个人都剧烈的挣扎起来,他大声喊着:“……你做什么?!你要做什么?!你给我住手!!”

    可他的挣扎在双手皆被束缚的情况下显得那么苍白无用。

    申炎生对袁亦可的声音充耳不闻,他淡然地解开了袁亦可的衣服的扣子,脱下了他的裤子。

    当身体暴露于空气之中,皮肤感受到那逐渐加深的冷意时,袁亦可说话的音调都变了:“……你、你别逼我恨你!”

    “你会这么说就证明你已经开始在恨我了。”申炎生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模样,“那你就恨吧,尽管恨,越恨我越好。”

    申炎生的嘴唇吻过他的耳后沿至脖根,带来一阵酸酥的麻意。

    袁亦可感觉自己的眼眶湿了,他强行压下涌上心头的恐惧,最后一次故作镇定地大声说道:“……你要是真敢做什么,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我不需要你原谅我。”申炎生满足于与袁亦可肌肤相亲的触感,“你只要知道,你只能是属于我的就可以了。”

    “你做梦!”

    “当然,我经常在梦里像现在这样抱着你。”申炎生的语气霸道至极,“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就是在三年前,那个抱到你的晚上,没有像现在这样下定决心一定要占有你!”

    “……”

    “放心,我不会弄疼你的,我舍不得让你疼。”申炎生的语气有种诡异的温柔,“我了解你,不仅了解你的性格,也了解你的身体……不是错过了你的成年日吗?没关系,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成为大人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作者有话要说:  写着写着我就变色了

    ☆、第 46 章

    唐喻晨在装备室里找到的萧沐沐。

    在那之前他已经去过她的办公室一次,不过显然扑了空,后来经别人提醒知道她在装备室后,才去的装备室。

    他进去之后,看到萧沐沐戴着防纹手套正从一个盒子里拿出来一根短鞭,唐喻晨开门的声响不轻,可萧沐沐也没回头,明明背对着他,却知道进来的人就是他:“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吗?”虽然这两天唐喻晨的身体情况好转了不少,但说话时总是带着莫名的鼻音。

    “那当然是希望你没事才来找我的。”萧沐沐放下手里的鞭子,转身看向他,“你要是有事来找我,那不就意味着我又要多操一份心了吗?”

    唐喻晨也不拐弯抹角了,开门见山地问道:“徐牧毅在哪儿?”

    “嗯?你想找他做什么?”

    “我不想找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