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应辰面对着唐喻晨这些突然而来的指责也有些懵,但他知道唐喻晨已经很生气了,就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时候去反驳什么。

    谁知唐喻晨冷笑了一声:“呵,你很会道歉,每次道歉的态度都很好。可是你说得在好听都没用,因为你最擅长的就是这样虚心接受然后继续屡教不改。”

    “你别这么生气……”

    “我有说错吗?”唐喻晨是生气,但是对于陆应辰还敢来劝自己别生气的言词感到更气,于是说出来的话也更加不留情面,“你以前背叛我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吗?最初的时候你不就是一无所谓吗?我不戳破你就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呵,方岚初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你在我面前不就是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吗?你以为我不说就真的代表我一点都不知道吗?这件事要最后不是我说出来你就算到现在也不会说出来,然后该怎么样就继续怎么样。”

    这是两年前两个人都没有争执过的事情,但唐喻晨在这样的场合下将它说了出来。

    而且唐喻晨根本没有打算给陆应辰辩解的机会,自顾自地说下去:“陆应辰,你到底是没有心还是自私自大到头了,要这样去践踏别人给你的真心?不要跟我说你这两年来知道错了后悔了,也不要说你这两年来过的生不如死颓靡至极……你根本一点都没变。你在我们去研究所的时候要是能多一份谨慎带上武器就不至于搞成这样。”唐喻晨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一下比一下重,“你到底视我们面临的事情问题于哪个位置?我只是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度过眼前的难关而不是去顾及我们之间那些破事才一直忍耐着,可你呢?你说你为了在我面前表现所以才连武器都不带,而且不到最危险的时刻你也不说出来你能量用不出来的事情,你以为你是什么超级大英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将进去的六个人分成三小队就是为了跟我单独相处吗?只是你是组长,我给你面子才没有当着你组员的面说出来,你还很沾沾自喜?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大局观?”

    “还是你以为倒下时对我说了那些话就会让我感动吗?呵,我们不是在拍电影,就算是电影我这场戏的主角也不会是你,你到底认清楚现实了没有?我们已经结束了,而且我们会结束都是你亲手造成的!”唐喻晨一言一字念得清晰分明,“陆应辰,当初是你背叛了我,你还有什么资格来我面前演悲情?!”

    陆应辰一把抓过唐喻晨的手,唐喻晨的话字字锥心,让他心惊:“喻晨,你听我说……”

    可惜盛怒中的唐喻晨手劲也不小,一下子就挣出来了,他打断陆应辰的话:“你就算解释清楚曾经的事情全是我产生的幻觉也没用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而你从头到尾一点没变也是事实……陆应辰,我是因为两年前的种种如今怎么看你都生气没错,可但凡你有丁点的改变也不至于让我现在看到你觉得如此不爽。”

    其实这么一长串说下来,唐喻晨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说了最后一句:“我今天来只是表达你在危急时刻保护了我的谢意而已,这份谢意毫无虚假,如果当时不是你挡在我面前我肯定做不到像现在这样的毫发无伤。但就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其他事情,已经没有必要再多谈什么了,因为我已经不相信你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我的主要任务还是在b市,既然你已经醒了,那我也就回去了。记得保重身体,再见。”

    这次唐喻晨转身,陆应辰不敢去拦。

    他也没有脸去拦。

    唐喻晨说的话没有一句是好听的,可同时也没有一句不是真的。

    ☆、第 51 章

    如果当时能够抓回一时理智,唐喻晨想自己不会对陆应辰说那些伤人的话。

    再怎么说陆应辰都保护了他,还身受重伤;就算他指责的那些罪状统统成立,也不该选在这样的时候去攻击陆应辰。

    可说出口的话就跟曾经发生的那些事一样,能回想能后悔但都无法再挽回。

    他在陆应辰的病房门口蹲了一会儿才起来,揉了把脸,想着自己还在陆应辰面前说着眼下最重要的是处理活死人的事情,便强打起精神来。

    他回了ch01区,打算跟着ch01区的人一起再去b市。

    不过也是在回到了ch01区经由其他人提醒后,他发现自己那沾着陆应辰血迹的衣服还没有换下。

    血迹说不上有多大一滩,但也觉得没有小到能让人直接无视,唐喻晨讶于自己在医院休息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可发现后他是不会再穿着这件衣服了,决定回生活区换一件。

    突然就是在这个时候,有道陌生的声线钻入了他的耳膜,在对方与别人交流的时候透露了一个他并不是很想知情的事情。

    “你们知道吗,方岚初死了!”

    “什么?!他死了?!”

    “死了就死了,他被送进医院时都快没有生命迹象了,死了不是很正常吗?”

    “能拖这么多天才死,其实他也不容易了。”

    那时他正要搭乘电梯离开那里,电梯到时,几个人从他身边经过;他踏入电梯时,这些消息完整地钻入了他的耳朵。

    按开关,门关闭。

    他听到,方岚初死了。

    方岚初死了,陆应辰又身受重伤了。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现在这样的局面笑一下。

    或许他曾经是这样想的,可现在他就算冷笑都笑不出来。

    他回到生活区,回到自己的房间,面无表情地换下自己那件带血的衣服……其实血迹是可以洗干净的,但他犹豫了片刻却将它扔进了垃圾桶。

    就这样吧,他想,至少方岚初的死跟他无关,他也用不着去同情。

    他换了衣服出门,却在自己的房间门口看到了徐牧毅。

    面对唐喻晨带着疑惑的目光,徐牧毅先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回来了,所以特意过来找你,关于在医院没有说完的事情,我想现在跟你说。”

    唐喻晨知道自己在医院时对着徐牧毅的态度不好,此时便没有拒绝他:“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知道你打算跟着主区的人一起回b市……所以一边走一边讲吧。”

    “嗯……好……”

    他对徐牧毅的感情的确复杂,一方面始终感激徐牧毅对自己的相助,一方面又会偶尔反感他对自己的言行。

    唐喻晨选择大路的时候,徐牧毅却指着一条小路道:“走这边吧。”

    唐喻晨不解地看了他一眼。

    “我有些话想单独跟你说。”

    那时唐喻晨还以为徐牧毅最多也就只是跟自己再说一些跟陆应辰有关的事情而已,他已经有些不大愿意再在徐牧毅面前提起陆应辰,所以将这样的情绪表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