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都被困住的他就只有在坐下的时候才会感到舒服一点。

    他没有叫回徐牧毅,不耐地啧了一声后又重新坐回了地上。

    其实徐牧毅依旧在为他考虑,怕他受冷膝盖会不舒服,在车厢里铺上了厚厚的地毯。可唐喻晨仍然想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徐牧毅的性格突然大变,甚至做出强行囚禁带走他的事情来。

    唐喻晨在里面想着各种也许能让自己逃出去的方式,但几乎没有一条是可行的。

    唯一的收获大概也就只有他发现了这辆车子的角落里刻着ch01区的标志,证明了这辆车是ch01区的……要将昏迷的他弄上车再偷运出去,这单凭徐牧毅一个人是绝对做不到的,而且在徐牧毅过来看自己的时候,车子也是前进当中的……这并不难判断,徐牧毅不仅私自挪用了ch01区的车,甚至还与其他人联合起来非法拘禁了他——不管徐牧毅还有其他什么可以用来当做强行狡辩的借口,对要求向来严格的ch01区来说,徐牧毅的行为绝对会被判定为“背叛”。

    唐喻晨目前能做的事情也就只剩下思考了。

    而且在刚开始思考徐牧毅的动机时他也钻了一个牛角尖,以为徐牧毅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他。

    可细想之后,在这件事情中自己明明处于受害者地位啊,他只是在医院里说了几句怎么看都是客观公正的话而已,徐牧毅就算有意见,也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就去背叛ch01区……所以会不会是徐牧毅自己做了什么违背ch01区规章制度的事情,在想要离开ch01区的时候非要带上他一起?

    但没有根据的猜测总归不能当成事实认定,即便他对徐牧毅的行为深感不悦,可在具有说服力的真相出来以前,他还是不应该这样去怀疑徐牧毅。

    唐喻晨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又在车内坐了多久,他只感觉车子转了个弯停了下来,然后自己所坐的地方就开始挪动了——也是这么一动,他才察觉自己所处的车厢部分简直就像是一个可移动的房间型监狱。

    他听着外面的声响,好像是外侧的车门打开了,然后关着他的房间整个一震,单凭感觉来描述其实有些淡薄,可他基本上能断定自己从一辆车上被移动到了另一辆车子上。

    换车的过程很短暂,大概就一两分钟,然后就继续上路了。

    唯一不变的只有他依旧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到底是黑夜还是白天,于是心中的不安跟紧张开始扩大,他怀疑徐牧毅想做的事情会是自己所没有设想到的严重可怕。

    脑内灵光一现。

    他缩到角落蜷起自己的身体,故意做出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

    果然这样之后没有多久,徐牧毅就进来了。

    唐喻晨感觉徐牧毅靠近自己的时候还是带着些许的紧张,他蹲下身,急切地问着:“你怎么了?!”

    唐喻晨低着头,没有说话也没有去看徐牧毅,只是轻吐出了几声故意捏出来的痛苦呻|吟,来表示现在的他身体不适。

    徐牧毅立刻就解开了铐着他的一个手铐,试图去撑起他的身子:“你哪里不舒服吗?哪里痛吗?”

    唐喻晨不敢露出破绽,他歪着头,用一种根本推不开人的力道推了徐牧毅一下,虚弱地说道:“……你给我滚开……”

    欲擒故纵。

    唐喻晨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对徐牧毅用到这样的把戏。

    徐牧毅看不到他的表情,也不敢去用力地触碰他,他以为唐喻晨的身体是真的出现了状况:“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这里太冷了……我受不了。”

    唐喻晨也不算是撒谎。

    这里的温度的确偏低,只是还没有低到他会接受不了的程度罢了。

    大概徐牧毅也没有想过唐喻晨会用这个的方式去蒙蔽他,而且唐喻晨如今体弱的事实又给他的伪装增加了不少可信度,所以徐牧毅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唐喻晨说的话。

    他立刻又解开了唐喻晨的另一个手铐,然后抱着他离开了那里。

    唐喻晨没有挣扎没有反抗,任由徐牧毅抱着自己离开了那个地方,去了另一间温暖了很多的车厢。

    唐喻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整个环境。

    他没有料到这个车子的内部竟然还是装修过的,他本以为这部车子简陋,自己至少能看到驾驶车子的司机会是怎样的长相。

    徐牧毅将他放到了一个暖和毛绒的软椅上,还拿过一条毯子盖到他身上。

    “这样会好些吗?”徐牧毅的语气透着难掩的自责,“这样会比刚才好点吗?”

    心头的感觉很是酸涩。

    他心里所熟悉的徐牧毅应该是这样才对,总是对他充满关怀照顾。

    可到底是为了什么,让徐牧毅在如今这样复杂的大环境小环境下还要强行带走他?

    “……方岚初死了……”过了许久,唐喻晨才慢慢地开口说道,“……他的死,跟你有撇不清的关系,对吗?”

    “……你知道他死了?”

    “是因为他死了所以你才要离开ch01区吗?你是担心你会因为他的死而受到惩罚吗?”要说徐牧毅非要离开ch01区不可的原因,唐喻晨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这么一个了。

    “我不怕惩罚。”徐牧毅冷冷一笑,“你不知道我听到他死了的消息时心里有多开心。”

    “……”

    可这样的徐牧毅又是他所陌生的了。

    “为什么你要这样?”唐喻晨的声音很轻,这次他将内心本是起伏的情绪掩饰得很好,在徐牧毅听来,他的声音只有苍白无奈。

    “或许因为我本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吧。”唐喻晨虚弱的状态让徐牧毅有了一种他不会反抗的错觉,况且他对唐喻晨一直都有着一种无法欺瞒的愧疚,所以唐喻晨一问,他便将半事实说了出来,“我只是默默地付出太多了,到了现在无法再沉默不语的地步了。”

    “……”长久以来徐牧毅为自己做的那一切唐喻晨也不是不知道,可是从前以来自己都是不会答应徐牧毅的表态,“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朋友,你是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跟我在一起。”徐牧毅的话接得很快,“我也曾经满足于这个只默默为你做些什么的位置……只要你健健康康地活着,过得没有烦恼,没有伤痛,我就知足了。”

    徐牧毅的话不含一丝虚假成分。

    他曾经对待唐喻晨的感情就是这么的纯粹干净。

    只要唐喻晨还在他看得到的地方,只要唐喻晨能过得平安无恙,只要唐喻晨能笑得真心自然——他便觉得那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幸福,他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力量去守护这样的幸福。

    “……但仅限于我单身的状态下是吗?”

    只可惜被唐喻晨一言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