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有什么地方是主区查不到的?”

    “但的确有一个地方他们就算能查到也不敢贸然行动的。”

    “……”这样的地方并不难猜,而且徐牧毅也强调了是“一个”地方,唐喻晨都不用多想,“……你要带我去ca02区?!”

    得到徐牧毅算是默认的表态后,唐喻晨还是忍不住吼了他几句:“你竟然敢带我去ca02区?!你是铁了心要背叛ch01区吗?!徐牧毅!你这样真的不是疯了吗?!”

    “如果疯了能让我过得满足一点,那我也情愿就这么疯了。”

    “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这样?!你真的一点理智都没有了吗?!”

    “理智从来就满足不了人想要的一切,所以我还要这种东西做什么?”徐牧毅看着他,“可你又问我这样是为了什么……我该怎么回答?不管是为了什么,到底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吧,这种感情难道你不能理解吗?”

    “非要搭上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我还真的是不能理解。”

    “你真的不能理解吗?”徐牧毅的表情突然变得怪异起来,“我只是用了你曾经用过的方式而已……难道你忘记以前的自己是怎么样了的吗?”

    “……”

    “是我送方岚初去死的,虽然不能说这也是用了你用过的方式,但也所差无几。”

    “……”

    唐喻晨的脸在霎时间褪尽血色,苍白一片:“……你、怎么知道?”

    “我想我知道了也不并不稀奇吧?只能说那时我太重视你,所以你做的不论什么,就算是错误的,我也愿意接受并且自动为你保密。”

    “……那你现在又何必说出来呢?”唐喻晨露出了一个凄凄的笑容。

    那是唐喻晨性格最为极端的一段时光,也是他现在想起依旧会感到后悔的一段时光。

    “因为现在我想说出来了,喻晨,你看在这方面我们是多相似啊,我们都是会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去用这些肮脏手段的人。”徐牧毅张着手,“如果我不说,谁会相信我为了你而对方岚初下狠手?同样的,若没有人亲眼看到,谁又会相信你会为了陆应辰而对当年缠在他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下手?”

    ……只可惜,徐牧毅还是不留情面地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陆应辰是个有多花心的人,谁不知道呢?可你当初不也一样爱得失去理智,甚至做出伤害他人的事情了吗?”看着的唐喻晨的脸色都变了,徐牧毅心里不是没有后悔;可比起后悔,他更多的是一种自虐般的快感,于是说的也就更加残忍,“正因为当时跟陆应辰纠缠不清的多是一些基因战士,正因为你当时恰好又负责了基因战士那一块……你不就是这样将人囚禁在冰冷破旧的实验室里,威胁他们要是不离开陆应辰,就让他们失去最引以为傲的一身本事吗?你不就是拿着一枚那小小凉凉的注射针管,给他们的身体带去了终身难忘的可怕体验吗?”

    “……够了,别说了。”

    其实徐牧毅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那就是任人做事,不管嘴上说着是为了什么谁也好,又为了什么爱也好,一旦归根到底都还是为了自己,为了私欲——那时的唐喻晨被心里的欲望蒙蔽,给自己找的借口就是“这一切都是为了陆应辰”、“这一切都是为了爱”,等到他真真正正意识到这一切原来只是在满足他内心卑劣到都无法及齿的欲望时,却已经没有再回头的余地了。

    “难道我说错了吗?”徐牧毅道,“喻晨,你那时看上去是多向上多纯粹的一个人……你知道当我看到你为了陆应辰做出这样的事时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吗?”

    “我不想知道!”唐喻晨自己都厌恶那样的自己,就更不用说要从别人嘴里听到对自己的评价了。

    “你以为我会用失望来形容我的感受吗?”徐牧毅却这样说道,“可实际上我并没有失望,相对的,那时的我反而很庆幸,因为我终于知道在感情这场混战里,没有谁可以真的干净到不用一点心计。”

    徐牧毅双眸里透着的光让唐喻晨觉得很冷,他继续说着:“喻晨,你可以这样,我也可以这样——只不过你的目标是陆应辰身边多余的那些人,而我的目标明明确确地只有你一个。”

    “……我只是威胁,并没有真正给他们的身体带去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且我更没有带着他们去一些不该去的地方。”

    就算徐牧毅的说法的确戳中了他心里最真实的地方,可唐喻晨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被别人这样解读。

    “单纯的威胁也就足够了,如果真的会发生什么,那就来不及了。”徐牧毅就这么盯着他,“所以说喻晨,我们还是很相像的。不论是在专业方面,还是在感情方面,我无疑才是与你最合拍的人,可你的眼里为什么就只有陆应辰一个人呢?”

    徐牧毅彻底地激起了唐喻晨的反感。

    “因为在我眼里,他就是与众不同的。”唐喻晨轻蔑一笑,故意说道,“我可以因为他让自己变得狠毒,也可以因为他让自己变得自私,但我从来不会因为这些而希望他用什么来当做反馈……就算他欺骗我也好、背叛我也好,我都可以强迫自己不在乎,因为我已经自私到极点了,不管是得到还是失去都只想让自己来感受,不想要去波及到他……徐牧毅,就这点来说我们完完全全不一样,甚至没有一丝一毫是一样的!”

    ☆、第 55 章

    那是唐喻晨很少会去回想并且一直暗示催眠自己最好能够就此遗忘的事情,所以每次回忆起来,他总觉得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自己都已经模糊了细节的陈年旧事。

    而大脑又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会告诉你它是你浑身上下最聪明的一个器官,并且要你按照它所做下的决定去执行一切。它也很善于推脱自己的责任,明明是它在指导一个人进行的行为,却总是能将所有罪行推给心——大脑说,人的心脏才是最自私的,是心的自私要你做的这一切,是心的自私让你成为了一个坏人。

    到了现在,它又将所铭记下来的一切怪到了记忆力上。

    它说,只能怪你的记忆力太好了,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还记得那么清楚。

    是啊,唐喻晨记得很清楚。

    那是他跟陆应辰在一起还没有多久时发生的事。

    一回两回,三回四回,到最后一共是有多少回?他不记得了,也不想记得。

    他只记得自己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与世无争,他也是有欲望有邪心的,也会为了能够得到自己心上人的唯一注意而使用尽心机跟手段。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想跟陆应辰两厢厮守还是得靠彼此的真心而不是单凭铲除周围的诱惑,若有一方心里想的一直是外面世界说不尽看不完的声色风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