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那他们的感情始终如履薄冰。

    可唐喻晨就是舍不得,舍不得离开陆应辰,舍不得跟陆应辰因此争执,舍不得为此分开将陆应辰拱手赠让与他人。

    ——该怎么办?

    他曾这么自己问自己。

    ——照着自己的心意去办啊,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

    有如此回应来自于脑内。

    第一个走进他实验室的是一个年龄较他小了好几岁的男孩。

    男孩刚成为基因战士没多久,尚且满腔热血;带着天真的同时又有几分想要投机取巧的狡黠,在视陆应辰为榜样的同时又忍不住地与他暧昧不清。

    只可惜,那时男孩必须面对比他更想占有陆应辰的唐喻晨。

    男孩被困在实验室那张特制的实验椅上动弹不得时,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面临的会是什么,甚至在唐喻晨拿着注射针管靠近他时,他还无知地询问:“这是新的检测方式吗?”

    想来多可怕,唐喻晨竟然没有过一丝的犹豫跟踌躇,就连在将液体推入男孩的身体里时,他还能用开玩笑地语气说道:“这是能让你乖乖听话的方式。”

    他的确没有伤害到这个男孩哪里——他没有让男孩的能力退化,也没有让男孩的身上出现伤痕,只是从那以后,这个男孩没有再在陆应辰面前出现过。

    第二个人被唐喻晨困在实验室之前,还向唐喻晨宣过战——只是之前唐喻晨没有理会,所以在走进唐喻晨的实验室时,对方还带着一副得胜者的不屑脸庞。

    “我还以为你是有多大本事呢,摆出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的样子,结果到最后还不是连一个屁都不敢放。”这是对方说的第一句话。

    “你想做什么……你他妈别以为摆出这么一副表情我就会怕你了……”这是对方后来说的话,“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自己也别想好过。”

    “你他妈想杀了我吗?!你敢吗?!你要是敢就尽管来试试?!”这是对方被唐喻晨的行为吓到后说的话。

    “让你死吗?我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那对我来说也没有一点好处。”唐喻晨冷笑着威胁他,“但我知道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人生不如死,尤其是在针对你们基因战士的这块方面……怎么样,你想试试吗?保证让你后悔现在用这么一副态度对着我……”

    好像还有接下去的第三个人,第四个人……或者还有第五个第六个?他记不清了,实际上他现在连那些人到底长成什么模样都已经忘记。

    他只记得自己对每个人都说过这么两句话。

    “从这里出去开始,就不要再在他面前出现了,不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今天发生的事,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

    可不得不说,他在这件事上的确是成功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了。

    他明明没有基因战士那么强大的能力,可说的话却每句都能成为他们的威胁,甚至威胁到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将这些事情泄露出去,威胁到陆应辰身边不敢再有他人敢接近……同时还能将陆应辰从头到尾隐瞒在内不被他知情。

    他满足吗?

    是的,他曾经满足。

    可后悔吗?

    他后来的确更加后悔。

    为了跟陆应辰在一起,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他内心里装满邪恶的匣子被完全打开了。

    匣子里跑出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同时也是一个令自己都感到害怕的自己。

    可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可怕的事情后,一切都已经发生,再也没有回头懊悔的余地了。

    所以后来方岚初跟陆应辰的事情发生时他才会如此的不能接受,他自认为在维持他跟陆应辰这段随时都有可能断裂的感情里,他已经做到自己能做的极致了,尤其是在之后的那段漫长的交往时间里,他真的就相信陆应辰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了——可结局是什么?结局还是跟最初一样,陆应辰根本就是一点都没有变。

    他恨陆应辰对自己的背叛,也更加唾弃曾经那个不择手段的自己。

    所以他不能原谅陆应辰,也无法原谅自己。

    本来这些事情他可以压制在自己的心里一辈子直至腐烂成泥,可现在偏偏又被徐牧毅提了出来——他怪徐牧毅吗?他应该怪的,毕竟徐牧毅现在强行带走了自己,囚禁了自己,甚至说出了这些他根本不想再回想的事情;可实际上他又觉得从徐牧毅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那种为了所谓的爱情会自私盲目到不顾一切的模样。

    他反感徐牧毅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在反感当年的自己,只是人心太复杂,有的又不是全部的反感,还有些许的可怜——可怜得不到爱的徐牧毅,可怜得不到真心的他。

    而跟萧沐沐一起听着这些对话内容的陆应辰,则是完完全全地震惊了。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曾经待人处事总是那么温和谦逊的唐喻晨,竟然会为了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他该害怕吗?他没有……他居然只是觉得很开心——内心的的确确有种名曰狂喜的感觉在沸腾,无法忽视。

    他想都不用想地就敢断定唐喻晨绝对是为了能跟自己在一起才会做出这些事情……虽然具体过程有哪些单凭徐牧毅的三言两语他也无法知道个具体,可一想到总是彬彬有礼的唐喻晨会为了占有自己而去做那样威胁情敌的事情,他就觉得酷到不行,也激动到不行。

    因为只有在乎,才会这样。

    唐喻晨是在乎他,所以才会做出这些事。

    萧沐沐看着陆应辰摆出一脸比听了情话还欣喜的表情,立刻用嫌弃的语气泼了一大盆冷水下去:“看看你这幅样子,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也值得你这么开心?”

    只可惜这时再来几盆冷水也浇不灭他这样的心情。

    他已经过了太久没有得到唐喻晨肯定的生活了,所以现在,即便只是以前发生的一件小事,都足以再让他的自信重新建立起来。

    “让我去把他们带回来,我一定会把他们带回来的。”陆应辰主动请缨。

    萧沐沐白了他一眼,眼神就是在暗示他不可能:“想都别想,这次你就老实给在这里呆着哪里都不准去。”

    “……”陆应辰大概也能猜想到萧沐沐拒绝自己肯定是因为自己的伤口,“我的伤口绝对不会影响到我这次的发挥,我一定要把他们带回来的。”

    “你是想把他们带回来吗?我看你只是想把唐喻晨一个人带回来吧?”萧沐沐哼了一声,“我不管你这次是不是有伤在身,只是因为这次的事情跟唐喻晨有关,你就不可能做到不牵涉私人感情。”

    “我……”

    “好了闭嘴吧。”萧沐沐打断他,“总之这次你想都别想,我会派别人过去救出唐喻晨的,你在这边安静地等待就好了。”

    让他在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