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带走唐喻晨那一刻开始就预想过现在这样的场景,可他没有想到在这时遇不上唐喻晨也看向自己的视线是一件多么让人失望的事情,“陆应辰,有件事真是巧了,那就是我也想杀了你,既然如此,我们就趁这个机会彻底做个了断吧。”

    陆应辰乐意至极:“好,想怎么做了断?你说吧!”

    “反正我们都恨不得对方去死,就用命来赌吧。”徐牧毅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唐喻晨身上舍不得移开,只可惜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唐喻晨还是没有一丝反应,“要是你现在能杀了我,那就尽管杀了吧——”他这么说又着看向袁亦可,“小朋友,你可以来做这个证人,如果我今晚出现什么意外,我愿意一个人承担,跟陆应辰无关。”

    袁亦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陆应辰跟徐牧毅两个人当中谁死了对他来说都没有关系——可是他无法忽略,唐喻晨放在两人看不到地方的那只手,用力地握紧了自己的衣服。

    袁亦可感觉的到唐喻晨在犹豫,可到底这份犹豫是为了谁,他无法判断。

    “好啊,看在你不是基因战士的份上,我可以不用基因战士的能力,公平地跟你决斗一场。”陆应辰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徐牧毅,“我就不说我要是出意外该怎么办了,因为我不可能会输给你。”

    “你这样的狂妄真是一如既往地让人觉得恶心。”

    “呵,彼此彼此。”

    “我不介意你们打不打,反正你们谁死了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好事。”袁亦可看了眼表,道,“但我们进来的时候还是没有避开所有的摄像头,所以距离ca02区发现我们在这里并寻过来的时间保守估计大概还剩下四分钟——你们要赌命的话,可得抓紧时间了。”

    没有人去询问唐喻晨的意见如何,也没有人想过要去询问唐喻晨的意见。

    虽然他们对彼此的不满都处于想要占有唐喻晨,可其中最无辜的也是唐喻晨——他们说这样是为了唐喻晨,可心里分别清楚,这其实都只是为了他们的私欲而已。

    谁先动手的已经不重要,反正一秒之后,陆应辰跟徐牧毅就已经扭打在了一起。

    论身手,果然还是陆应辰厉害些,尽管徐牧毅的进攻跟防守都还算灵敏,可跟陆应辰相比,就只能算是差强人意了——实力的优势劣势很快就分了出来,再加上徐牧毅之间还挨过袁亦可的拳手,应对渐渐变得吃力。

    要是陆应辰肯给他一个干脆利落,那么徐牧毅肯定很快就会被他揍趴。

    可陆应辰偏偏不,在实力能够碾压住自己深恶痛绝的那个人时,他恨不得无限扩大可以像现在这样羞辱对方的时间。只是他没有料到,就在他近身靠近徐牧毅时,徐牧毅突然掏出了一把匕首朝他袭来——陆应辰已经拿出自己最快的的反应速度了,可他再快也快不过刀刃,手臂还是被割了一道口子。

    徐牧毅的行动完全可以用卑鄙来形容,可遗憾的是他们在动手以前也没有说过不可以用这种卑鄙的方式。

    陆应辰捂住伤口,原些还尚存的些许理智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没了。

    徐牧毅也喘着粗气,不过他的脸上还带着得逞的笑,扭曲到可怕,徐牧毅就这么举着匕首向陆应辰冲过去,怒吼道:“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去死才对!像你这样的人要是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过就好了!要不是因为你,一切都不会变成这样!”

    可盛怒下的陆应辰就是徐牧毅再难接近的了。

    “唔……”就算手臂上还有正在出血的伤口,可陆应辰出拳的力道依旧不含糊,他一拳砸在徐牧毅的肚子上,让徐牧毅立刻就弯下了腰,松了握着的匕首的手。

    “你以为这么一个伤口就能奈何得我了?真是无知到引人发笑。”陆应辰一脚就将徐牧毅踹到地上,用脚跟狠狠地踩着他的胸口,言语之间满是残忍,“我才是看够了你这个虚伪的畜生!像你这样的畜生才应该去死!”

    他接下了刚才差点落到地上的匕首,正打算用力地朝着徐牧毅心脏的方向刺去,没有丝毫犹豫。

    他内心一切的愤怒不爽,仿佛都要发泄在一刀上,仿佛就只有这样杀了徐牧毅,他的心里才会痛快一点。

    ——这就是亲手铲除一个敌人的感觉。

    “……不要!”

    可还是出现了偏差,一个巨大的偏差,现实跟所想的偏差。

    匕首尖锐的刀刃,没有扎到他已经对准的徐牧毅的胸膛上,而是猛地一下扎在了突然扑过来的唐喻晨的胸口。

    匕首清脆落地,带着令人绝望的声响。

    “喻晨——”

    “唐喻晨!”

    浑身无力的唐喻晨在看到陆应辰举刀挥向徐牧毅的瞬间,还是不管不顾地冲了过来,愚蠢地用自己的身体替徐牧毅挡住了陆应辰落下来的刀刃。

    他想陆应辰这刀真狠,扎进去又很快□□了……难道他原本想着的是要扎徐牧毅好几次吗?

    胸前过了一会儿才有痛意传来,同时也是血流如注,他白色的衣服很快就被浸染透一大片。

    “唐喻晨!唐喻晨!”袁亦可自责,他应该可以拉住唐喻晨的,可他却没有。

    陆应辰浑身冰凉,看着自己手上的温热液体,那是从唐喻晨身上流出来的血——他竟然将匕首扎在了唐喻晨身上?他竟然用匕首去扎了唐喻晨?!

    他一定是疯了。

    陆应辰跪倒在唐喻晨身边,所有的理智神志都脱离了他的躯壳,他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来。

    “……徐牧毅……”唐喻晨睁着双眼,叫的人却是徐牧毅。

    “……我在,我在……”徐牧毅的状态比陆应辰好不到哪里去,他怎么都没有料到唐喻晨竟然会为他挡下这一刀——这是不是证明了唐喻晨还是在乎他的?他应该高兴吗?

    可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心里只有满满的愧疚跟后悔。

    “喻晨……”徐牧毅握住他的手,流不出眼泪的哭脸难看到了极点。

    可唐喻晨却在笑,一个很轻很淡的笑:“……谢谢你,曾经救了我……现在,我还给你了……这条命、这条命不再欠你什么了……”

    他费力地说出这句话,然后抽出了被徐牧毅握着的手,双眸也像是说完了最后一句话般渐渐地失去了神采。

    “喻晨!”

    “叫你妈魂!”袁亦可狠狠踹了他一脚,“还不赶紧想办法带唐喻晨去医院!你是想眼睁睁地看着他失血过多而死吗!”

    “……对,对!”徐牧毅跌跌撞撞地站起来。

    陆应辰颤抖着双手,那刀子明明落在唐喻晨的身上,可陆应辰觉得自己也能感觉到那伤口的痛意。难道这一刀其实是割在了他的心头上吗?不然他的心怎么会有像是被割出了几道口子,然后又被拧着有缝隙的地方整个绞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