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那么疼的痛苦?

    “……陆应辰……”唐喻晨的声音虚弱了很多。

    “我在、我在!”

    “……”唐喻晨却再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他再开口,吐出来的就只有刺眼的殷红鲜血。

    “喻晨!你别闭眼睛!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求求你!你不要闭眼睛!”

    可唐喻晨还是慢慢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嘴角那个淡淡的笑容没有散去。

    陆应辰不知道这个的时候唐喻晨心里想的是什么,他只知道他一直以来最盼望的就是唐喻晨能再次对他微笑,可现在唐喻晨笑了,他却再感受不到曾经的希望,只剩下满满的绝望跟心碎。

    ☆、第 58 章

    “如果你知道自己要死了,那么最后一个愿望会是什么?”

    唐喻晨记得,这个问题是妁问他的。

    当时他被困在妁那个无法踏出一步的小房子里,每日只剩下没穷没尽的百般无赖。

    “那我就去抢个银行,体验一下犯罪是种什么感觉。”他敷衍地给了这个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毫无假设的意义。

    他是曾经在鬼门关转过一圈的人,所以比常人都清楚接近死亡时的感受,也正因如此,他更不怕死。

    当他沉寂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找不回漫散在外的神志思绪时,一切都是和平安然的。

    他不会去想那些还未解决的麻烦事,也不用再去算计那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外的糊涂账。

    懦弱也好、逃避也好。

    他已经去了另外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不用再对那个爱恨交织、复杂交错的现实世界负责。

    感觉自己解脱了。

    他愿沉眠于这样一个无知无觉、无温无色的世界。

    不再有天亮,不再有未来。

    “你很缺钱吗?还要去抢银行?”

    “只是想做一下法律所不允许的事情。你知道的,被这样强制的条条规则束缚久了,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做些触犯禁忌的尝试。”

    “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反正在你的假设里我已经快死了,不是吗?”

    “看来你也是个奸诈的家伙啊。”妁站了起来,“好了,我的时间到了,我要走了。”

    唐喻晨看着妁走远,也离开座位跟了上去:“你要去哪里?”

    “不说,秘密。”

    妁没再回头,并且加快了脚步往前跑去。

    唐喻晨的记忆里并没有后面这一段。

    难道这不是他在回忆,而是在做梦吗?

    可回忆也好,做梦也好,他还是急匆匆地赶上了妁的步伐,想要跟她一起往前走去。

    脚步很轻,唐喻晨感觉自己更像是漂浮着,前进的速度不疾不徐,直到再度进入了久违的白色世界,妁才停下脚步。

    “你跟着我做什么?”

    对啊,他跟着妁跑什么呢?

    唐喻晨环顾了这只有白茫茫一片的四周一圈后,道:“不知道怎么了,看着你跑,我也就跟着跑过来了。”

    “真是没救的笨蛋。”妁笑了一声,指着他身后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走反了,你要去的方向应该在那边才对。”

    唐喻晨迷茫了:“那你呢?你这条方向是通往哪里的?”

    妁的声音突然冰冷:“是通往地狱哦,你想去吗?”

    心脏在那一瞬间被用力揪紧,带来剧烈的疼痛窒息。

    “唐喻晨!唐喻晨!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喻晨,你别睡!保持清醒!”

    “求求你,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喻晨……”

    “唐喻晨……”

    嘈杂的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回响着,似乎有很多人在呼喊他的名字。

    意识很涣散,他其实想说,你们不要再喊了,越喊我的脑子就越晕越糊涂越想沉重。

    可他睁不开眼,也张不开嘴,昏昏沉沉地将自己埋入了那个白色茫茫的世界。

    再度睁眼,应该是某个阳光和煦的午后了吧?

    带着的氧气罩,嘀嘀响着的医疗机械声音,都在暗示他现在身处的地方是医院。

    四肢无力酸软,麻木得厉害,意识也飘飘散散,唐喻晨睁眼很久之后才回忆起来自己大概在医院的原因。

    “醒了?”厚重的窗帘被拉开,明媚刺眼的阳光便迫不及待的倾洒进来——而背对于阳光,只留给他一个黑暗轮廓的人,不是他现在不想见到的陆应辰,也不是他担心见到的徐牧毅,而是难得带着轻松微笑的萧沐沐。

    他拿掉氧气罩,眯着眼睛看向萧沐沐:“……你……我?”

    “你睡懒觉了。”萧沐沐在他床边坐下,“梦里是有什么令你舍不得放弃的美好?还是现实有哪些你想要逃避的问题呢?”

    他眨眨眼,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在梦里到底看了哪些,又经历了哪些。

    他只觉得胸口那里很疼,可要伸手去触碰时,却被萧沐沐挡住了:“虽然你昏迷的这段期间里伤口已经愈合了不少,但比起正常情况还是慢了些,所以别用手去碰了吧?”

    上次萧沐沐对待自己如此温柔,都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萧沐沐,以及自己还半愣的状态,给他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这一觉有睡了十年,亦或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恍若隔世。

    “我……在这里躺了多久?”

    “你昏迷了整整一个月。”萧沐沐道,“说起来陆应辰这一刀是挺狠的,不过幸运的是刚好避开了心脏一公分……所以又让你去鬼门关转了一圈……好在你还是回来了,不然陆应辰可能要自捅一刀去鬼门关接你了。”

    萧沐沐的几句话,逐渐勾勒全了他之前已经模糊的回忆。

    陆应辰为保护自己受伤、徐牧毅强行囚禁自己、袁亦可跟陆应辰去救自己、自己替徐牧毅挡下了陆应辰的那一刀……当时的情况还真是混乱,要是重来一次,估计自己就没有替人舍身挡刀的勇气了吧?

    “虽然也觉得你刚醒来就跟你说这一切事情会让你难以接受消化,但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所以告别的话得一次性说清楚了。”

    “离开这里?你要去哪里?”唐喻晨在萧沐沐的帮助下坐了起来,他也是在这时才发现,萧沐沐的打扮的确跟往日不太相同。

    “那还是先跟你说个好消息吧。”

    “嗯?”

    “活死人的危机已经完全过去了,现在没有活死人了;而且基因战士的历史也到此结束,跟基因战士有关的计划全面被停,以后不会有基因战士,也更不会有活死人了。”萧沐沐道,“这点还是得恭喜你的,你这一睡,就睡过了一场大灾难。”

    可好消息说完,接下来的就是坏消息了。

    “ch01区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可推卸并且必须承担的责任,所以我跟单毓,还有其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