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不然你也不会昏迷这么久。我不能每天都过来看你,可又一直记挂着你。希望收到你已经醒来的消息,可又怕收到的不是好消息……还好你醒来了,不然这样的日子再过下去,我肯定就要疯了。”

    那时唐喻晨坐着轮椅,让袁亦可推着自己出去晒太阳。

    “好了,这些难过的就不说了?”唐喻晨拍拍袁亦可的手背,“还是跟我说说这一个月内发生了哪些事情吧。”

    “这一个月大家都过得都挺煎熬。”袁亦可想唐喻晨现在肯定不想听到什么坏消息,于是就挑着好的部分跟他说了,“但好在结局是可喜的。活死人的危机已经彻底解决了,两区跟基因战士有关的任何计划都全盘取消了……唯一不太好的是猎人协会也要解散了,我可能就要失业了……”

    唐喻晨被袁亦可的话逗乐了。

    “不过萧沐沐跟我说了,要是我不想离开你,可以申请加入主区,那里面还是有适合我的职位。”袁亦可继续道,“但是主区里也有陆应辰,说实话我一点都不想见到那个家伙,虽然这家伙现在跛了一只脚,可我还是讨厌他,所以我一定会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等等,你说什么?陆应辰的脚怎么了?”

    “哦,就是他跛了一只脚……其实说跛也有些夸张,就是他一只脚现在走路有些不太利索而已。好像是我们去救你的时候,他脚上还没愈合的伤又裂开了。不过照我说这样的家伙就应该两条腿都被打断才对。”

    ……陆应辰的脚伤,唐喻晨有印象。

    那时他去医院看陆应辰,也惊讶过陆应辰的脚不知何时受的伤。

    “不过以前我觉得陆应辰这个人就够混蛋的了,没想到叫徐牧毅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提起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袁亦可依旧气得牙痒痒,“别让我再看到徐牧毅那家伙,不然我一定亲手把他对半劈开来。”

    但现实就是这么巧,袁亦可的话音刚落,他们就看到了站在正前方的徐牧毅。

    作者有话要说:  在我码完这些字后,寝室突然跳闸了。。。。。

    ☆、第 59 章

    徐牧毅的形态看上去憔悴沧桑了许多,他就站在离唐喻晨不远的地方,脸上带着无奈的歉意、以及焦急的关怀。

    “你这个混蛋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里?!”袁亦可看到他就是一肚子火,大声骂着就要冲过去揍他。

    “亦可,别冲动。”唐喻晨拉住了袁亦可的手,然后看向徐牧毅,他的目光很平淡,就像是在看一个久未蒙面的普通朋友一样,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唐喻晨还会跟他说话,这对徐牧毅来说,已经是一件值得谢天谢地的事了。

    “我有几句话想单独跟你说。”

    “你他妈别想着得寸进尺!”这是袁亦可的声音。

    徐牧毅伸出了自己的手,他的手腕上有一个透明的手环:“我现在带着手环,要是靠近唐喻晨一米内的话,里面的麻药就会自动注射进我的体内让我动弹不了——所以,我最多保持着一米的距离跟他说说话而已,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吧?”

    “管你手上戴着什么东西,总之别靠近唐喻晨,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亦可,让他最后跟我说几句话也不碍事。”

    “……唐喻晨!”

    “没事的,反正你就在旁边,他也不敢正大光明对我做什么的。”

    “不行!”

    “我正好渴了,你就当帮我去拿杯水吧,好吗?”

    袁亦可自然不想看到徐牧毅再接近唐喻晨,可既然唐喻晨都那么说了,他也不好再反对什么,他盯着徐牧毅恶狠狠道:“十分钟,最多十分钟,十分钟一到你就立刻给我滚蛋。”

    袁亦可不情不愿地离开后,徐牧毅才慢慢地走近唐喻晨。

    他在距离唐喻晨一米左右的地方半跪了下来,吓了唐喻晨一跳。

    “……你这是做什么?”

    “如果忏悔会有用的话,那这就是我忏悔的一种形式。”徐牧毅没有抬头,只是说着,“现在你坐在轮椅上,那我就只能半跪在地上了。”

    “……”但这怎么想都还是太夸张一些了吧?

    唐喻晨很受不了别人跟他来苦情戏苦肉计,叹了口气:“我说过了吧,我们之间已经两清,从此互不相欠……所以你也不需要跟我忏悔什么了。”

    “那两清之后,在你心里的徐牧毅,还保留着的形象是怎么样的?”

    “……”

    “徐牧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最初那个单纯对你好的朋友同事,还是最后那个自私自利的混蛋?”他喃喃问着,像是希望能从唐喻晨那里得到答案,又像只是在审问自己。

    “人很擅长记住别人不好的部分,有时一百件好事都不如一件坏事来得印象深刻……我怕你对我,也就只剩下最后那件坏事的印象了。”

    最初他们也不过是普通到可以随时遗忘的点头之交。

    只是后来的因缘巧合、人为推动,才渐渐地成了可以相交的朋友伙伴。

    唐喻晨一直都把徐牧毅当做可以信任的朋友,可事实也是如何,他们曾经默契十足,单凭彼此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唐喻晨也曾为自己获得了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庆幸——可他们的友情还是在唐喻晨非自愿的情况下迎来了代表终点的句号。

    当徐牧毅展示出想要占有自己的欲望时,唐喻晨就意识到他们不可能再像曾经那样只做一对单纯的朋友了。

    他开始跟徐牧毅拉开距离、保持距离,表面上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底下又在暗示着徐牧毅自己的拒绝。

    他不可能跟徐牧毅在一起,就算陆应辰从未出现,他们也不可能有进一步发展。

    但徐牧毅又偏偏阴差阳错地救了他一命,成了他的救命恩人,尤其是在冠上“救命恩人”这个称呼后,他对徐牧毅所有的拒绝都开始变得艰难起来。

    人情这个债,永远都最难还。

    不管他心里多坚强、嘴上多逞强,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个人面对着后来加起来的所有创伤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而在他最难熬的那两年里,陪在他身边始终不离不弃的人,就是徐牧毅。

    无论徐牧毅出于什么原因照顾自己,无论徐牧毅对自己抱有着什么样的想法,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一直在对自己好的那份真心。

    “如果你还愿意像最初那样单纯地把我当成一个朋友,那我也愿意……继续把你当朋友。”

    唐喻晨总是心软,一看到徐牧毅如今对着自己这样讨好的态度,一想到徐牧毅以前为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他还是不忍心将话说死。

    “可这才是最难做到的,事到如今,我们都知道再像从前那样是不可能的了。”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