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喻晨还是那句话:“至少我看待你的感情,从来都没有变过,只是看你能不能做到了。”

    徐牧毅苦笑了一下:“好吧,其实我今天过来是有别的事情想告诉你的。”

    “什么事情?”

    “关于我为什么要杀了方岚初的事情。”

    “……”再听到方岚初这个名字,唐喻晨还是僵硬了一下,他没看徐牧毅,只是道,“难道你要说你会去杀方岚初是为了我吗?因为他当初联合陆应辰伤害了我所以你才要非杀了他不可吗?”

    徐牧毅摇摇头。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才终于下定决心一般说道:“也许你知道这些后,真的要一辈子无法原谅我了……可不告诉你,那就是我要一辈子无法安心了。”

    徐牧毅将话说得很严重,唐喻晨这才将好奇的目光投到了他身上。

    “方岚初这个人在w23区的定位一直都很尴尬,虽然他既是基因战士又有科研职位,可实际上两边的成绩都不尽人意,勉强才算是个马马虎虎而已。”徐牧毅说得并不干脆,他叙述的语调有些断断续续,“是我在主区帮他伪造的成绩,让他安然地度过了这两年。只是我没有想到,这点过错后来会成为主区抓住不放的理由,并且一定要逼问出来到底是谁帮他伪造出了成绩……我不能让主区知道帮助他的人是我,所以才会对他下手。”

    “为什么?”

    唐喻晨不明白,为什么徐牧毅会帮助方岚初伪造成绩?又为什么非要用杀了方岚初这种极端的方式?

    “因为……这是我跟方岚初之间的一笔交易……”

    “交易?”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唐喻晨心里形成,他曾经浅浅地怀疑过某种可能,但又过于惧怕自己的猜测成真,就不敢再提及。

    徐牧毅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唐喻晨:“我曾经答应他,如果他能离间你跟陆应辰之间的感情,我就帮他调进主区。”

    “……”

    心在那一瞬间猛然落下,像是堕入了无底的黑洞深渊。

    唐喻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些竟然是徐牧毅亲口说出来的。

    “……你说……什么?”

    “……我不知道那时我还能怎么做,我只是太嫉妒了,嫉妒那个对待感情从来不一的陆应辰竟然能够得到你……而你在他身边就像着了魔一样,不管他做什么都会接受……我真的、真的受不住……凭什么我这么看重珍惜的一个人,对他来说却什么都不是呢?我无法从他身边夺走你,就只能用这样的手段让你们两个分开……只有你们分开了,我才有可以跟你在一起的机会啊!只是我没有想到,事情最后的走向会完全脱离我的设想,我也没有料到你竟然会伤心失落到那个地步……我知道我应该早点承认而不是拖到现在的,可是我不敢说,我一直都不敢说。”

    徐牧毅说这些话的时候不敢去看唐喻晨的眼睛,他怕看到唐喻晨看向他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跟憎恨。

    可实际上唐喻晨也没有。

    唐喻晨太震惊了,震惊到失了神,震惊到忘了给予言语反应。

    他感觉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一种名为害怕的情绪在他体内四处游蹿。

    “……喻晨?”徐牧毅久久不见他回应,抬头看到一脸呆滞的唐喻晨时,还是忍不住想伸手去触碰他。

    “你别碰我!”

    他本就碰不到唐喻晨,却没有想到唐喻晨突然之间会有这么剧烈的排斥反应——唐喻晨厌恶地一挥手,完全挡住了徐牧毅才举起的手。

    原本过于震惊却强行被掩盖成平静的情绪再一次起伏之后,便再回不了平静了。

    唐喻晨的胸腔剧烈地起伏着,看向徐牧毅的眼神充满了痛苦,他几乎是咬牙切齿才说出了话:“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虽然胸口的伤已经愈合地差不多了,但身体还是受不住突然而来的巨大起伏,他泄愤般地拍了下轮椅的扶手,胸腔那块便传来钻心的疼痛。

    恰巧算着时间的袁亦可又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看到唐喻晨这幅样子,差点就又是一拳招呼到了徐牧毅的脸上。

    特意倒来的那杯水也被他扔在了地上,袁亦可匆忙去看唐喻晨的身体情况。

    心脏处传来的痛意简直要将整个人都淹没,唐喻晨张着嘴大口呼吸,依旧觉得自己跟窒息了一样难受。

    这个真相不是他现在想要听到的,这个真相不是他现在所能接受的。

    逃避又成了他此时的本能选择,他想从轮椅上站起来,离开这里,但双手却使不出来一点能够支撑住身体的力气,一倾斜,人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唐喻晨!”

    不光是袁亦可赶紧去扶他,徐牧毅也向前了一步——只不过他被袁亦可揪住了衣领,还被威胁道:“我可以不计较你刚才跟唐喻晨说了什么,但现在最好立刻从我们眼前消失,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他就松开了手,蹲下身将唐喻晨扶了起来。

    “你别再来找我了。”唐喻晨开口,声音虽然不重,但在场的另外两个人都听得清楚,也知道这句话是对谁说的,“至少现在,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他怎么敢相信一切是真的这么残忍呢?

    徐牧毅怎么能用这样的方式去算计他?这样算计他后又怎么能两年来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安慰照顾着他?

    这太讽刺了。

    他对徐牧毅从来都有的愧疚之情,在那一刻被完完全全地耗干净了。

    ☆、第 60 章

    袁亦可走进病房时,却发现唐喻晨已经换回了常服正在整理自己的东西。

    “……唐喻晨,你这是要准备出院了吗?”

    距离袁亦可目睹唐喻晨跟徐牧毅争吵过去好几天,唐喻晨身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差不多是到了可以出院的时候——但唐喻晨一句没有跟自己提及过关于出院的事情,要不是眼下自己过来了,可能要等唐喻晨走了很久后他才会发现。

    “是啊,我的伤口也早就好了,是该出去了。”唐喻晨的语气平淡,“不能总是待在医院里啊。”

    “……”

    关于那天唐喻晨跟徐牧毅在争执的到底是什么事情,袁亦可依旧无从知晓。

    但能让唐喻晨对徐牧毅如此怒吼,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尽管这几天来唐喻晨闭口不谈,硬是伪装出了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平常样子,可袁亦可就是能感受到他实则满腹心事,思绪重重。

    “听说明天就是ch01区的表彰大会了?”唐喻晨苍白的脸上带着浅浅笑容,“萧沐沐跟我说了,你这次的表现很不错,也在受到表彰的优秀成员内吧?”

    “……嗯,好像是。”这些事情对袁亦可本人来说倒是无关紧要,比起那些可有可无的嘉奖,他更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