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事情,即便是我说了你也听不进去的吧?”萧沐沐转身回头,“除非亲身经历过,不然只是听别人说,应该无法理解其中的秘密是为了什么吧?”

    然后萧沐沐从口袋里掏出一份信来:“不过你要不问的话我可能也要忘了要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这是什么?”唐喻晨伸手接过了。

    “是徐牧毅托我转交给你的信,别说那家伙现在被关在主区里出不来了,就算是能出来,估计也没有脸来见你了吧”萧沐沐抿嘴一笑,“所以我不是一直以来都不喜欢跟徐牧毅接触吗?我以为你多少会有所察觉,但没想到你会因为他救了你的命而这么看重他……只是也幸亏没有一开始让你知道真相,不然那两年里,你过的会更加痛苦吧?”

    唐喻晨捏着这份信,思绪复杂。

    “现在开始恨他了吗?”

    信封被唐喻晨捏皱,可他最后还是没有丢掉这封信,而是将它藏进了口袋。

    唐喻晨摇摇头:“与其说是恨他,倒不如说是厌恶曾经的自己……虽然用的手段不同,但我跟他都为了想要得到的人,做过不应该的事情。”

    “人的嫉妒心在一定情况下的确能成为促使人用尽手段的动力,只可惜你们都用错了方向……所以你已经受到了‘报应’,而徐牧毅正在承受‘报应’。”

    “……”

    “不仅是你们,陆应辰也是一样,他也因为曾经所做的重重遭受着‘报应’。可能时间又长又短有先有后,但因果轮回的报应,大抵是不会缺席的。”萧沐沐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应该从来都没有相信过陆应辰吧?”

    “……什么意思?”

    “因为你一直都将陆应辰认定成了一个用情不专的人,所以才会在方岚初事件发生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认为是陆应辰背叛了自己吧?”

    “不管方岚初是不是徐牧毅派过来离间我跟陆应辰的,陆应辰跟他有过关系的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你亲眼所见吗?”

    “……”

    唐喻晨语塞了。

    “当初方岚初主动来我面前挑衅,不是一次两次,而他在附属区里跟陆应辰关系暧昧,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唐喻晨捏着拳头,“而且后来陆应辰自己也承认了……虽然我没有自己亲眼所见,但亲耳所闻当事人的确定,应该比自己所见后的自我判断更加可信吧……”

    “既然你问了我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你,那么我现在就来告诉你吧。”

    “……”

    “但我能说的也只是部分真相而已,还有些事情,因为方岚初已经死了,也就无从得证了。”萧沐沐道,“我只能说,当初你跟陆应辰在一起后,的确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情。徐牧毅利用方岚初,本意是想让你认清像陆应辰这样朝三暮四、三心二意的人不值得你付出。徐牧毅想不想得到你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不希望陆应辰得到你就对了。而方岚初这个人,一直想进主区又无奈实力不足,便想着这样投机取巧的方法。因为他对陆应辰的想法的确不单纯,所以才会采纳徐牧毅的提议。不过值得一提的是,陆应辰真的有拒绝过他。”

    “……拒绝过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

    “因此我才说,你应该从来都没有相信过陆应辰吧?你要是稍稍对他有些自信,就应该发现那段期间内,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你而已。”

    “那是因为我之前威胁了……”

    “距离你做那些事情过去多久了,你有计算过吗?”萧沐沐靠在栏杆上,“你所做的事情的确在一段时间内有效地阻止了想要靠近陆应辰的那些人,可陆应辰要真毫无半点改变,只是外部的力量就能让他定下心来吗?陆应辰是那种会被环境改变的人吗?”

    “我……”

    “那段时间里,陆应辰可是完完全全、一心一意地爱着你一个人啊。”

    “呵,是吗?可他最后还不是跟方岚初……”

    “你有想过也许是方岚初用了什么不入流的手段吗?方岚初这个人的实力是不怎么样,但他好歹两边兼顾,作为基因战士他了解用什么方式能让基因战士失去抵抗,作为科研人员要拿到那些某些药物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说的这些,是事实吗?”

    “不知道,这些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不就只有方岚初知道吗?但是他现在已经死了啊。”

    “那真是难得啊,你竟然会帮陆应辰说这么多话。”

    萧沐沐一笑:“其实我从一开始不就在劝说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吗?”

    唐喻晨像意识到了什么。

    “一开始是你太看重陆应辰,重视到那个人做什么你都可以接受。可你自己也知道,不管你再怎么喜欢这个人,心里总是对他不专抱有怀疑,并且是自己都难说服自己再去相信这个人,所以发生方岚初的事情一发生,你才会如此不能接受;而陆应辰是后来才对你上心,只不过他也因为曾经对你的所为所为感到愧疚……人不就是这样吗,越是上心的就越是害怕失去,越是容易对自己失去自信……陆应辰本就理亏,又失去了自信,才会向方岚初后来的要求妥协,让方岚初有了来威胁你的底气。”

    “你就算现在回想也应该来得及,想想看在方岚初事件发生的那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陆应辰的眼里是不是有你,对待你的到底是不是他的真心?在方岚初事件发生,你初觉倪端的时候,陆应辰的态度是害怕让你知晓还是一如曾经的无所谓?也许陆应辰真的变了,只不过是你看待的态度还一直停留在最初。”萧沐沐淡然地说完这些,“要你现在接受这一切还是很困难的吧?毕竟那意味着你必须否认过去的自己了……但是,陆应辰否定自己了,正在寻求你的原谅;徐牧毅否定自己了,承认了自己过去的所为;那你呢?有没有勇气去了解曾经的陆应辰,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算你这么说了,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他真如你所言,为什么一直都没替自己解释呢……”

    “如果你还愿意听他解释的话。”萧沐沐指了指里面,“他现在就在里面,你自己过去问他,不就是最快捷的方式吗?”

    ☆、第 61 章

    但唐喻晨终究还是没有向陆应辰去询问真相的勇气。

    要是陆应辰解释了,并且给予的解释跟萧沐沐是同一套说法,他说不定会好受一些。可万一是萧沐沐错了呢?万一陆应辰的背叛就是因为他想背叛,并不是出于其他理由呢?

    ……唯独这点,两年前的他不想知道,现在依旧不想知道……

    唐喻晨仰面朝上地躺在游艇的房间里,感觉两年来的种种事情就像是做了一场脱离现实的梦。

    叹了口气,他从床上慢慢坐了起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