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

    床正对着镜子,他一抬头就能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那跟过去截然不同的相貌,又像是在提醒着他件件铭心刻骨的残忍往事。

    苍白的肤色,蓝色的瞳孔。

    他还记得当针头扎进眼里注□□剂的痛苦,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这张脸的冲击……要将这些当成一场梦,果然是不可能的吧?

    只是那些都算是已经过去的往事了。

    如今最不能相信的,还是徐牧毅所做的那些事情。

    摸到了徐牧毅留给自己的信,唐喻晨也好奇徐牧毅还剩下哪些话是想对自己说的,特意让萧沐沐将这封信转交给他?

    想看又不想看,最后还是选择打开了这封信。

    揉皱的纸头上是徐牧毅简洁整齐的字迹。

    ——喻晨,对不起。

    ——我费尽心思,想尽手段,最后还是无法瞒住你。

    ——方岚初会接近陆应辰是我的主意,他激怒你的那些手段也是我的主意。我最初只是想让你跟陆应辰分开,根本没有料到最后事情的走向会变成那样。而在事情变成那样,看到你如此消沉后,我便更加没有勇气将一切向你承认。而这世上从来没有只用一个谎言就能圆住的假象,为了不让你知道我所做的那些事情,所以在你回了w23区后,我才想方设法铲除方岚初。

    ——因我的私欲给你造成的伤害恐怕是无数声对不起都无法弥补的。

    ——但,还是对不起。

    ——我将接受主区的制裁,估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见到你了,而且现在的我也没脸来见你……只是,我还是想见你。也许一年后,也许几年后,等到你愿意见到我了,我还是会来找你。

    ——你不是一直在说想去环游世界看看各处的自然风景跟动物吗?我知道两年前的事故对你身体造成的伤害太大,让你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到处探险旅行。所以作为一个弥补,我代替你去。我会替你走完那些你想去但还没来得及去的地方,我会拍很多照片、录很多视频,我都会发给你,全部告诉你……希望这样,你还能记住一点点关于我好的部分。

    最后没有署名,没有日期。

    唐喻晨看完后,就将这封信揉成了一团。

    况且此时扰乱他思绪的不仅仅是徐牧毅在上面写的这几段文字,还有萧沐沐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你以为离开了陆应辰你就能过得轻松,可实际上呢?你轻松了吗?真的过上了自己一直想要的日子,没有一丝惋惜了吗?”

    “不敢否定自己过去的判断可能是错误的吗?”

    “不敢面对现在可能会发生的那些事情吗?”

    “你最初想要的是什么?现在想要的又是什么?”

    “虽然因为方岚初的去世,他那部分的消息已经再无法得证。可徐牧毅已经将他能承认的一切告诉了你,陆应辰也在你接触得到的地方等待着你去验证。”

    “决定权在你自己的手上,那就由你自己来选择吧。”

    “你到底是要继续这么折磨自己,还是干脆死心个彻底。”

    道理通透,执行困难。

    这两年内发生的事情、这两年来经历的痛苦……难道都要他自己来否定吗?

    否定当年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否定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无法避免的……他做得到吗?

    这个千疮百孔的身躯,还有意志去做到确认这些吗?

    “叩叩叩”

    敲门声音的响起,打断了他自我缠绕收紧着的思绪枷锁。

    唐喻晨揉了把脸后,过去开门。

    是他后来在主区相识的一个同事。

    “怎么了,沈映?难得都一起上船了,你怎么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都不露脸?赶紧出来跟大家一起玩啊!”

    对方明显喝了酒,开口就带着一股浓浓的酒精味。

    “我……”唐喻晨是想拒绝的。

    “你可别说什么扫兴的话啊,我们整个大组就差你一个人了,不来未免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好吧,要是没来也没办法,可来了却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的确不太好看,唐喻晨想了想,道,“我换双鞋子就过去。”

    “好啊,你可一定要来啊,我们都在等你啊!”

    “嗯。”

    这次登船的ch01区成员大概是百人不到,其中科研人员跟基因战士人数比例相差无几。但由于这次是能带家属,所以普通人员的人数就大大增加了。

    算上家属部分的大人小孩,船上的人数大概是两百左右,这还不包括原本配备的几十名服务人员。

    明明是深夜时分,但这群平时忙碌过度的家伙几乎都还兴奋着。

    唐喻晨走进大厅时,看到的就是这百人分散在不同区域喝酒聊天说笑的场面。

    “沈映!我们在这边!”

    也不知道这些人知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是唐喻晨,只好在无论知道与否,都不会妨碍他们接下去的相处。

    “抱歉,来晚了。”

    他本以为自己会跟这样热闹热情的场景无法融入,可过来了才发现这里的气氛能影响到他,让他将一直在思考的事情都暂时遗忘了。

    “该不会真的是杨捷这个家伙把你叫过来的吧?!这家伙多喝了几杯脑子都不清楚了……你刚出院,会不会太勉强自己?”

    “不会,我的身体已经没事了。”

    “就是就是,我们都是从‘地狱月’熬过来的人了,哪里还会因为这些小伤小痛再倒下?难得今晚放松,大家又都在,赶紧多喝几杯多喝几杯!”

    唐喻晨在旁人的怂恿之下不知不觉就灌了好几杯酒,他酒量不行,后劲上来的时候就坐到一边休息去了。

    这种轻微的晕眩感让人放松。

    它让人失去了对现实幻象的判断,感觉上好像什么都是真的,触碰到时又觉得很不真切。

    恍恍惚惚之间,他好像看到一个小女孩从外面急急忙忙地跑进来,脸上带着泪痕,跑到他面前的时候还不小心摔倒在地,抱着手臂没有起来。

    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没有大人跟在身边。

    而内场的气氛完全又是自顾自嗨,没有谁去注意到一个小女孩摔在地上。

    唐喻晨眨眨有些晕光的双眼,准备将这个孩子扶起来。

    可就在他起身时,整个船身都剧烈地震动了一下,让他又跌回了座椅上。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撞上什么东西了?

    但现在的轮船都不需要人为驾驶,它们自有一套科技驾驶系统,能百分百避开所有航线中的障碍物,在出现意外状况时,甚至能重新智能规划路线。

    所以是他喝多了?出现的幻听?

    环顾了一圈,明显所有人都对刚才的那一下震动感到惊讶。

    那就不是幻觉!

    尖锐的广播响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