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也是在看到两人的动作小了以后才过去。

    他们坐在离人群不远处的地上,自刚才开始就没有人主动接近他们。

    “那个……”唐喻晨想着安慰,又不知道该以什么言词作为开头合适。

    唐喻晨没有靠得太近,他在大概四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正想再度开口,却看到原本皆为背朝着他的夫妇同时转过身来——两人脸上都带着跟之前那个小女孩一样可怕苍白的表情,在感受到唐喻晨的靠近后立即张着血盆大口朝他扑去!

    好在陆应辰特意跟看守这里的基因战士打了招呼,要他们多关照唐喻晨一些。

    唐喻晨差点就被扑倒在地的时候,有两个基因战士立刻过来就帮他解了围。

    一个挡住了攻击,另一个将狼狈的他从地上扶起。

    “你没事吧?”

    “……没事。”

    这太奇怪了,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接触到他们的女儿,更没有被女儿所伤,怎么就会被感染了呢……脑海里突然闪过陆应辰用带血的手捏着女人下巴的那幕——难道是靠了这样纯表面接触的血液感染?!

    女人要是受伤被传染也无可厚非,但ch01区的工作人员都是有抗体的,怎么也会这样呢?!

    ——放在活死人旁边的是ig基因的药水。

    陆应辰的解释敲醒了他。

    “将这两个人的尸体赶紧处理了,别让其他人靠近,他们好像能够通过血液接触感染。”唐喻晨急急忙忙地道,“船上有没有隔离服或隔离口罩?有的话快分发给大家。”

    “好,知道了。”

    可其中一人才点头,唐喻晨就看到他流出了鼻血——正是刚才救了唐喻晨的那个人,他在替唐喻晨挡住攻击的时候似乎被对方抓出了几道伤口。

    “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些头晕。”

    “快去旁边休息一下吧!”看着对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唐喻晨心里的急躁便一层一层地叠加上去。

    ……连基因战士都感到吃力了吗?到底该怎么应对?

    “你们在这里保护好大家,不要让他们出去也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去找找有没有隔离服或者隔离口罩,有的话赶紧分给大家;千万不要靠近刚才出事的那两块地方,病毒会通过血液接触传播!”

    其实唐喻晨也不确定这里会不会有他想要的东西,但这时要是能找到清理药水或者其他常用的能当做消毒的药水,情况肯定会好一些。

    “其他人都保持冷静,不要自暴自弃,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跟家人!这里是ch01区的船,你们都是ch01区的成员或者家属,拿出你们该有的冷静跟理智来!现在你们都是安全的,不要自乱阵脚了。”

    在刚发生两起悲剧的地方说这些话可能大大降低了原本该有的说服力,但唐喻晨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从这里到载货舱该有哪条路?”唐喻晨又跑过去已经吓傻了服务员,“不想死在这里的话赶紧告诉我,我会想办法救你们的!”

    脑子里浮现的是陆应辰为救自己而受伤的那只手,上面满是刺眼的殷红。

    陆应辰自然知道这次的活死人跟以前任何一次接触的活死人都有所不同。

    照理来说,向来为事谨慎的ch01区不可能就这么将装着ig基因的箱子跟活死人放在一块儿,更不可能让关着活死人的房间随随便便地就被几个小孩子给打开了。

    可变故的来袭从来不给人准备的余地,在更加厉害的活死人伤害到他人时,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并不是去调查这是谁干的,而是先保护好一船本是该来享乐放松的无辜者们。

    陆应辰很卖力,因为在船上唐喻晨也有会受到危险的可能。

    而他,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跟另外二三十个基因战士一同到了关押着活死人的地方,打算将它们全部消灭——因为船体受损开始进水的缘故,要想带着这些活死人到目的基地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他们会放弃这艘船,而在这船上的活死人,绝对不能留下。

    击灭的过程并不复杂,只是消耗的精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来得多。

    如照以往的情况来说,手上的伤口应该已经愈合了才对,但这次别说愈合,被咬伤的地方依旧带着阵阵疼痛,让人无法忽略。

    “陆应辰!”

    他听到唐喻晨的声音时,以为这次真的是自己紧张过度了,竟然都出现了唐喻晨在叫自己的幻听。

    可抬头,发现幻觉才是假的,唐喻晨竟然就在上头看着他。

    “不是叫你跟其他人待在一起吗?你来这边做什么?”他才想放松一下的心脏顿时又紧张地不得了。

    其实唐喻晨也紧张,而且没有消灭活死人能力的他应该要比陆应辰更紧张。

    他在服务员的指路下才到的这里,结果还迷了路,差点就以为自己要这么完蛋了。

    唐喻晨从洞口上方直接跳了下来,一声招呼都不打,吓得陆应辰只张了嘴巴,连忙伸手去接他。

    唐喻晨个子还挺高,身体却意外得轻盈。

    “你的脸色很苍白。”唐喻晨直接问道,“这次除了携带ig基因的药水外,清理药水有带吗?或者是其他的,能用来消毒的?”

    “应该有吧。”陆应辰对这块不专业,也就不清楚,“这里就是放ig基因药水的地方,找找看吧,要是有其他的你应该认得出吧?”

    唐喻晨这才看到散在这周围的是七零八落的活死人尸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说一切都结束了吗?”

    “萧沐沐本意是想将这些最后的活死人带入基地继续秘密研究。但很显然,有人不希望她这么做,所以在船内做了手脚,让我们不得不在中途就将这些活死人消灭干净。”

    “能这么明目张胆地跟萧沐沐对着干,只有……”单毓了吧?

    可她们两个也有这样意见相驳到这种程度的时候?

    “谁知道呢,总之这艘船是带不动了,刚才的震动就是因为船身受损。现在已经向基地发起了求助信号,我们要在船沉没以前消灭完活死人然后全部登上救生艇。”陆应辰严肃认真地说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撬开一个大木箱,唐喻晨道:“找到了,这个也行,还有医用绷带……他妈的怎么感觉这次完全是有备而来的……”

    唐喻晨难得骂了一句脏话。

    接着他就抓过陆应辰受伤的那只手,敲碎药水的瓶口,直接将药水淋了下去。

    陆应辰的第一感觉就是疼。

    那药水淋下去的疼痛完全盖过了唐喻晨拉住自己手腕的喜悦,疼得他龇牙咧嘴。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