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假的了,可他再担心都没有改变这一现状的方法。

    他第一次这么怀念萧沐沐还在ch01区的时候,要是她还在,就算不能改变主区对陆应辰的处罚方式,也至少会有办法能让他进去看一眼陆应辰。

    唐喻晨丝毫都不怀疑主区的办事效率,既然严穆峰跟他说了是三天内解决,那么就绝对不会多一天。

    只是这三天内,他过得很煎熬。

    在他度过最黑暗最灰心的两年内,每当名为绝望的回忆侵噬他时,他总想着自己再睁眼时能忘记了陆应辰该有多好。但想象中的是“他忘了陆应辰”——而这个想象在两年内都没有实现的可能。

    谁知他好不容易从当初的挣扎中慢慢将自己放出来了,现实又开始玩弄他了。

    现实要“陆应辰忘了他”——而这个现实在接下来的两天内就会成真。

    他们认识的时候,陆应辰就已经是基因战士了,如果真将他作为基因战士以来的所有记忆全部抹灭干净,那他们……那他好不容易重新建立的勇气……

    ……有时他真的不懂,为什么非得是他来接受这一切?为什么他在感情这条路上,总是走得磕磕绊绊?

    如果以天为单位,三天便很短暂;可如果以秒为单位,三天就会变得很漫长。

    尤其唐喻晨面临的漫长,还是加了无能为力这四个字的漫长。

    唐喻晨回了他以前住的房子一趟。

    当他开始以沈映这个身份活下去的时候,便再也没有回过这个其实属于他的房子;而当他恢复了唐喻晨的身份时,却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腾不出时间过来。

    现在他终于空闲了,终于能正大光明的回来了,而心头的压抑依旧沉重。

    他回来不是为了回忆什么,只是寻求一个有安全感的、能够让自己躲藏的空间罢了。

    房子已经积了好几层厚重的灰尘,放在桌上的照片已经受潮泛黄,打印的海报都翘起了边角——一切看上去都跟经历了长久的年代一样,透着老旧的味道。

    但这里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即便两年多没有踏入,他也依旧熟悉这里每一件物品的摆放。

    他翻找了许多曾经的旧物,其中很多东西,都是一看到就能想起与之相连的记忆。

    他还找到了最初为陆应辰而准备的记录册,上面都是他曾经想很想跟陆应辰一起前去的地方。

    内容或文字或图片,看着这些东西,唐喻晨还记得当时的自己是以如何热枕欣喜的心情在进行这些设想。

    他曾大言不惭,说要带陆应辰去探险南美雨林,再去观光日本列岛,去看美国的雷神之井瀑布里面是否有另一个平行世界,去感受树龄长达五百岁的橡树看上去是什么样的气势……这个世界很近,有准备的时候去哪里都一定会到;这个世界也很远,只是说说的话哪儿都去不了。

    可就是有这么一个人,会因与他想做的事情因诸多因素无法实现而惋惜,但又因他能够让自己分享一切美好事物而幸福。那个人还没出现的时候,觉得最美的风景在世界的远方;可那个人出现的时候,便觉得最美的风景就在自己的身边。

    曾经他身边就有这么一个人。

    自己为拥有那人用尽了心思,费劲了手段,想破了主意,做够了坏人……却还是败给了谁都无法抗衡的现实,从此幻象破灭,与自我折磨相伴。

    ——“方岚初是我安排到陆应辰身边的,我当时是想让你们分开而已,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那样。”

    ——“说到底,你从来就没有相信过陆应辰吧?”

    ——“我知道我以前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我真的真的后悔了。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不想死的话你就离开陆应辰,不然我可不保证你能活着离开这间实验室……”

    ——“离开他后你真的过上你想要的生活了吗?你最初想要的是什么?跟你现在想要的还一样吗?”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你离开陆应辰。”

    ——“他就在里面,去问他不是最直接的方式吗?”

    ——“我不是故意的,我爱你,真的只爱你。”

    他错了。

    他以为只要离开陆应辰就不会再想到陆应辰。

    他以为只要自己反复地催眠暗示自己不再在乎陆应辰就可以真的不在乎陆应辰。

    他以为自己真的能狠下心。

    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再去爱这个人。

    可实际呢?

    他从来没有将这个人遗忘过,在取沈映这个名字时,取了母亲的沈姓后,再取了“应”的谐音“映”。

    他还是会有意无意地去关注从附属区传递回来的消息,看看有关陆应辰那部分是怎么样的。

    他狠下了心,但仅仅只是对自己狠心罢了。

    他自我虐待,即便将所经历的一切事情都归咎到陆应辰身上,还是抹不掉对这个人的在乎。

    如果真的能遗忘,他最初就不会答应去附属区。

    如果真的能斩断,他就不会因为在跟陆应辰有关的事情上犹豫挣扎。

    如果真的不再爱,他现在就不会躲在这里想着这些。

    他心里还是有陆应辰。

    在他听到陆应辰会忘记跟他有关的一切时,最原始的害怕冲破了伪装的假象,蔓延到了他身体的每一寸。

    ……不想被这个人遗忘。

    ……不希望这个人会忘记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那都是他们所经历过的,只属于彼此才懂的感受。

    ……可是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第三天的凌晨,唐喻晨收到了严穆峰的信息。

    严穆峰说陆应辰的事情在昨天已经结束了,今天上午就会醒过来,如果他想知道情况的话,可以过去看看。

    而能及时收到消息的唐喻晨并不是因为睡眠浅,而是因为这两天他根本就睡不着。

    时间难捱地就跟度过了两万光年一样。

    大脑还在思考着自己要不要现在就过去,身体就已经率先做出了反应从床上爬了起来。

    ……去看看吧,早点知道结果是怎么样,就能早点做出该有的准备。

    陆应辰就在ch01区的某间实验室里,门口站了两个看守的人。

    唐喻晨出示了一下自己的工作证后,他们就让他进去了。

    陆应辰躺在白色的床上,床的两侧则是一些检测他身体状况的医疗机械。

    唐喻晨突然意识到,好像自重逢之后,他们两个都在不停地受伤昏迷生病住院,一个轮着一轮,一个接着一个……此时陆应辰带着氧气罩,脸色苍白,了无生气,在船上为保护他而受的伤依旧显眼地霸占着他手上的皮肤,至今没有完全愈合。

    唐喻晨是知道的,要

章节目录

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甜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锦并收藏渣男到忠犬的进化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