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云水剑法,这是夕雨当前要做的第一件事。

    幸好她前世有炼剑的基础,学起剑法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回到雨心堂,她从储物袋里把《云水剑法》拿了出来,细细的看着这本风无痕前辈所留下的旷世之作。

    心如白云常自在,意似流水走东西。

    不错,这风无痕能写出这两句话在前面,看来心态豁达,早已把一切红尘俗事看清看透。练剑之人最忌脾性急躁,心念繁杂,若无法把人间的荣华富贵,权力地位抛却,又怎能做到心如白云,意似流水?

    夕雨深呼吸一口气,这风无痕在开篇就已警惕世人,须以豁达之心修炼此剑法。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若只是一昧急进,心胸狭窄,恐怕这云水剑法的剑意根本就领悟不出来。

    只是,理解这一点的人又有多少呢?

    谁看到不是赶紧翻过去看那招式,又有谁愿意多花时间浪费在这句话上?难怪那些能把此剑法耍得出神入化之人均是剑意堂的前辈高人,没有经历过俗世种种,没有见识过大风大浪,又怎么能明白风无痕的一番苦心。

    她的眼光停留在这句话上良久,才把继续往下翻。

    不多时,她便把这中剑式熟记于识海之内,看到最后一页她不由得感叹道,“此剑法只有七招,看起来虽然不多,实则变万化,丝毫不比我前世修炼的流云剑法差啊!”

    她闭上双目,又再把中内容细细回味了一番,这才走到小瀑布下面,提出七星紫寒剑开始练习。

    第一招,剑意飞云。

    剑意乃在出招之间,剑随心动,心随剑走。夕雨在心里暗暗思忖,手中长剑一抖,七星紫寒剑轻轻一颤,发出一阵清脆的嗡鸣声。

    “嗡!”

    夕雨身形轻盈,双脚似踏于莲花之上,手中长剑随着她的身形不停的闪烁,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又一道的飞虹。

    “剑意飞云!”

    一剑斩出,剑锋狠狠的落在小石潭边上的一块巨石之上,巨石被那剑锋生生砍开两道大大的口子。

    石头迸裂,石碎纷飞,在虚空里飞溅开来。

    想不到这第一招竟有如此威力,夕雨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被她砍成两半的巨石,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可是,仍然不对,这是剑招的威力,却不是剑意,她现在还没有悟出这一招的剑意来。

    剑意飞云,即剑若流云,除了出手须轻盈迅速,力度拿捏好,还欠缺了点什么呢?

    夕雨眉头微蹙,此剑势倒是够了,若再加上她的灵力,恐怕此招的威力会比这再大上十倍。但是很明显的,剑意还没有悟出来,是否她不够灵活?

    再试一次吧。

    心念一动,夕雨把七星紫寒剑舞得呼呼生风,再配合上丹田的灵力,剑锋内蕴藏着的巨大力量便不断的迸发出来,耳边风声不绝。

    剑花泛滥,小水潭里的水也被剑气带着飞溅了起来,一时间,剑花水花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副繁花似锦的百花图。

    剑锋陡然扭转,“啪”的一声落在了旁边的一棵桃树身上,剑花朝着那桃树飞扑过去,顿时那树叶犹如蝴蝶一般纷纷掉落,场景看着绝美无比。

    夕雨收回七星紫寒剑,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这剑意仍未练成,只看那几朵小剑花就知道了。欲速则不达,她是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的,既如此,倒不如打坐一会,让自己平静下来。

    ———————————分割线———————————

    “什么?凌娜给小雨下了挑战帖!”紫语一脸震惊,玉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呼的站了起来。

    唉,看来这剑意堂核心弟子真是不好当啊,不仅遭人妒忌,还要被高级的弟子挑战,紫语心下一阵酸楚,小雨真可怜。

    安枫墨点点头,这消息不容有假,整个剑意堂都知道了,挑战就在十日之后。安枫墨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便跑来通知紫语。本来他们都是准备这两天就要准备离开的,但眼下这情况,恐怕他们暂时都不会走了。

    “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毕竟只是同门弟子挑战而已……”安枫墨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紫语一脸怪异的瞧着他,剩下的话都吞在肚子里说不出来了。

    什么叫同门弟子挑战而已?谁不知道这同门弟子挑战残暴无比,只要对方不残废不死亡,就可拼命的往死里打,打到对方认输为止,这可是比上次他们那友谊比赛要恐怖得多。

    安枫墨自知安慰得有些不合适,便一脸讪讪的站着,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这凌娜他们都大概知道一点,说脾气不太好,素有“辣妹子”之称。六十年前入了剑意堂,从外门弟子做起,因表现特出,后来又提升为内门弟子,已是修者九层,再要不了几年便能筑基。

    其实这也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本来极有可能会成为元北天的徒弟,成为剑意堂核心弟子,可是中途却杀出一个夕雨,夺取了原本属于她的机遇,对于这一点她自然是心有不甘,也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要给夕雨下挑战帖了。

    紫语眉头紧锁,在原地踱了一圈又一圈,安枫墨看着她在那转圈不觉有点晕,赶紧定了定神以稳住身体。

    “走,看看小雨去。”紫语转了半天圈圈,头痛得很,她决定还是先去雨心堂看看夕雨,看她什么反映。

    说走就走,两人急匆匆朝雨心堂方向走去。

    及至门口,便见门口站了三人,原来却是温子然初兰与赵以珊,大家都无一例外的吃了闭门羹。

    “哎哟哟,我说紫语啊,你这妹妹一定是被吓坏了吧,躲在里面不敢出来见人了呢!”赵以珊一见紫语走过来,一脸幸灾乐祸的娇笑着。

    紫语脸上一沉,见雨心堂关了门,她转身就走。现在她可没心情和这女人废话。

    “紫语师姐啊,对于小雨这事我可真是深表同情啊。”赵以珊看紫语转身要走,便又慢悠悠的补上一句,但那眼里哪里有半分同情的模样,分明就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以珊,够了!”安枫墨见赵以珊这模样心里也莫名的来了火,他剑眉一横,怒斥道。

    赵以珊显然没想到安枫墨竟然会当着众人的面叱她,而且是为了这个女人,当下心里一惊,满肚子的委屈涌上心头,安枫墨,可怜我如此为你,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叱我!都是你,都是这个紫语,有你在的地方,安师兄眼里就只有你!!!

    想到这里,赵以珊眼里饱含怒火,手里狠攥着拳头,恨不得冲上来把紫语碎尸万断!

    安枫墨见赵以珊低了头不说话,以为她已经知错了,又觉得自己刚才的确不该那么大声的叱她,于是语气便软了下来,“以珊,我们都很担心小雨,你也别再任性了。”

    赵以珊心中的恨意已燃烧到无以复加,到安枫墨这样说,她更是愤怒。

    凭什么,凭什么要担心她!最好那夕雨被凌娜打死!打死了最好,谁让她是和紫语一伙的!

    但她虽然是这样想,抬起头来时却是低眉顺耳。

    “安师兄,是我任性了,对不起。”

    安枫墨见她如此,便欣慰的点头赞许。

    “紫语师姐,你不必太过担心,小雨天生聪颖,想来她也未必会输。”初兰上前软声安慰紫语。

    紫语苦笑一声,她不是没想过小雨会赢,但那机率太低了好吧,修者九层对付一个修者一层的,哪里会有赢的机会啊!她仍然一言不发,匆匆离去了。

    众人看她走了,也甚感无趣,便都各自散去。

    离雨心堂不远的地方,有一抹白色的身影饶有兴趣的躲在树后看着这一切,看见众人离去,他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嘴角扯起一丝诡异的微笑,不过这笑意跟随他的身影亦是一闪而逝。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