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夕雨与凌娜一同离开了青城殿。

    水月虽然是想与她多呆几天,可花如雪赶着要回瞬月殿,她也只能乖乖的跟着走了。

    这次到青城殿,没能见到紫语是夕雨的一大遗憾,但却也是意料中事,眼下如此境况,朝阳殿能让紫语独自出门才怪!遂朝阳殿只是随便派了个弟子前来道贺,做做样子就走了,夕雨甚至连对方是何样子也没有瞧到。

    两人本是要一同回剑意堂,可夕雨心里一直记挂着紫语,所以半途与凌娜分开,她一个人前往朝阳殿。

    才至山门,便有守门弟子把她拦下,“什么人!”

    夕雨拱手道,“剑意堂夕雨,麻烦通报一下,我有事找你们紫语师姐。”

    守门弟子狐疑的看了她一眼,这才不耐烦的挥手,“紫语师姐不在朝阳殿,你到别处去找她吧。”

    闻言夕雨眉头轻皱,这弟子明显就是在说谎,紫语勾结魔修事情败露,朝阳殿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到处乱跑?既然这守门弟子不让自己见她,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被罚了禁闭!

    想到这里,夕雨明白自己这回是绝不可能进去朝阳殿了,思索片刻,她便向山下走去,还是先到德明城找个客栈住下,再慢慢想想办法吧。

    走至半路却见到有人在打架,好几名筑基期的修士正围着一个男的在打,夕雨定晴一看,那个被众修士围起来的人正是莫纬。

    “你这魔修,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紫语师姐岂是你能觊觎的!”

    “让你有多远滚多远!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和他废话什么!先把他揍一顿再说!”

    ……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莫纬的身手他们都是见识过的,现在莫纬虽然身负重伤,可之前的战绩还摆在那里,遂几人虽然只是在嘴上叫骂着,却谁也不敢上前一步,战局就在那里僵持着。

    看到此番情景,夕雨又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这莫纬昨晚明明负了伤,他居然不回去休息,还死缠烂打着要上朝阳殿见紫语,这不是往死里撞吗?

    经过了数场战役,莫纬早已声音嘶哑,“我要见你们殿主!”

    其中一名男修闻言哈哈大笑,“笑话,我们殿主岂是你一届魔修说见就能见的!”

    “就是,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量,竟然敢口出狂言!”

    “你这等魔修,人人得而诛之!”

    ……

    夕雨无奈摇头,如果朝阳殿殿主知晓莫纬的真正身份,恐怕一见面就得把他杀了吧!这莫纬竟还如此天真想要去见朝阳殿殿主,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人。

    莫纬见他们每每出言侮辱,本已是满腔怒火,可又不想在朝阳殿的范围内大开杀戒,遂忍了下来,现在却是被他们挑衅得忍无可忍,只见他脸色骤变,双目突然变得凶狠暴戾,一道红色的剑光顷刻破空而出。

    枯焱剑快如虹弧,剑身嘶吼着无数的凶魂,那些魂魄一个个面目怪异,挣扎着发出让人惊心动魄的怪叫,像是无数冤魂缠身一般,纷纷朝着面前那几名修士冲去。

    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让那几名修士吃了一惊,其中一名认出了这枯焱剑,不禁大惊失声,“这,这,这是天地第一凶剑枯焱剑,快跑!”

    “哼,想跑!”莫纬脸上杀意愈加明显,“若非要杀几个人才能见到她,我不介意多杀几个!”

    面前那几人只是筑基中期修士,奉命在山门下拦下莫纬,之前莫纬天天过来死缠烂打,非要进去朝阳殿,他们是想方设法的把他拦下了。

    见他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自然是谁都不敢惹他,可今早上却见他身负重伤,遂几人才敢对他动手。

    他们以为就凭自己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又是几人联手,无论如何也能把莫纬拿下,遂一直追着他打到这里,没想到却出现了这一幕。

    枯焱剑威力无穷,那几名修士不要命的扔出防御法宝抵抗,却被枯焱剑一一吞噬成一团粉碎的散沙。

    其实他们真的太小看莫纬了,他修炼的冥骨诀能发出比自身修为更高一层的威力,他现在虽然只是筑基大圆满,却能发出金丹初期的威力,这是为何昨晚他能与夕雨对抗那么久的原因。

    而现在,就算是他仍身负重伤,可冥骨诀加上枯焱剑的威力,又岂是那么容易抵挡的?

    “嗤~~~”

    一名男修被枯焱剑的剑气所伤,口吐鲜血,步伐不稳的向后倒去,莫纬目中狠光一闪,没有放过这个好时机,枯焱剑向他头上径直甩了过去,这名男修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惊叫,颈上头颅已然飞了出去,顿时血洒当场!

    “啊!”

    一看有同门被杀,其余几名男修皆大惊失色。

    “这魔修竟杀了毛师兄!”

    “快,快跑!”

    看着对面杀红了眼的莫纬,且自己这边又死了一人,几人顿时心生寒意。

    “快,回去通报师门!”

    几人提起灵力不要命的逃跑,可莫纬哪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他出手狠辣无比,瞬间上前抓住跑得最慢的一名男修,那男修脸色煞白,立马跪地求饶,“不,求求你,放了我……”

    莫纬冷哼一声,枯焱剑从男修胸前穿过,那男修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穿过自己胸膛的红剑,紧接着头一歪,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另外还有三名男修倒是跑得很快,毕竟也是筑基中期的修士,逃跑起来还是很有一套的,再加上莫纬在这边斩杀了一名男修,这也为他们逃跑争取了很可贵的时间。

    想要三个全部追上是不可能的,莫纬阴沉着脸朝着其中一名男修的方法飞快的追了过去。

    那名男修也感觉到了莫纬朝着他的方向追去,脚下速度更快了。

    “嗖!”

    莫纬人未到,枯焱剑已抢先一步拦在那人面前。

    “不!”

    那男修满脸惶恐的看向飞至他面前的枯焱剑,那剑身上恐怖的魂魄有种毁灭天地的魔力,那叫声更是令人颤抖不已。

    “不,求你!不要杀我!”

    莫纬眼也没眨,直接把这他的人头砍下。

    回头再看另外两人,有一人已是到了山门前,还有一人正在没命的狂奔。莫纬没有停留,瞬间追上那个跑得较慢的,他手中的枯焱剑似是因为饮了人血而更加兴奋,剑上的红光愈发红亮起来。

    此时那男修已是后悔至极,看到莫纬瞬间斩杀了朝阳殿三人,这才明白前几天他是一直在隐忍着没有动手。

    就他今天受了伤还能如此轻松的杀掉他们几人,若是前几天没有受伤的时候,那不是更恐怖?!

    那男修不敢再作多想,只拼了命的希望能赶紧逃回师门,不料枯焱剑速度有如天上雷电,瞬间便把他拦了下来。

    “不,不,不……”看见那把因为饮了人血而更加红得邪魅的枯焱剑,那男修只觉脑中一片空白,瞳孔之中只有一片红得邪魅的颜色。

    “哼!去死吧!”莫纬眼中杀光森森,手一挥,枯焱剑瞬间向他斩去,那男修已然是绝望的睁大了双眼。

    可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金丹期大圆满威压传来,莫纬手一震,枯焱剑化作一道虹光飞回他的识海里,他整个人也不由自主的趴在地上,被威压压得抬不起头。

    夕雨无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情况,原来这是朝阳殿的玉轩真人,这玉轩真人夕雨还是七岁的时候就在碧溪村见过,当时他已经是金丹后期的修为。

    而如今这股威压太过强大,夕雨也只是一个金丹一层的修士,与这股金丹大圆满的威压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遂她也被这股威压死死的压迫在一角,想要提起灵力反抗,却又怕被发现,只好死死的咬住牙根忍受。

    幸好玉轩真人的威压只是针对莫纬,所以别人所受到的威压也只是一部份余力,而这部份威压,夕雨还是可以忍受的。

    “妖孽!你竟斩杀我朝阳殿三名同门!”玉轩真人怒不可遏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莫纬。

    莫纬想要强硬的抬起头,奈何身上威压太过厉害,他实在没办法动弹。

    “你给我死来!!”玉轩真人话音刚来,两指合掌就欲取莫纬性命。

    夕雨大吃一惊,以莫纬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对付玉轩真人一个金丹大圆满的,这根本是两个世界的境界,与之对抗无异是以卵击石,他根本不可能,也没有办法应对过去!这一掌下去,莫纬是必死无疑!

    电光火石间,眼前一道淡青色的人影掠过,竟然生生的把莫纬推到一边,避开了那道掌力,可那掌力的余威还是无可避免的落到了她的身上,顿时,她口中鲜血喷薄而出。

    “你~~!!!!!!”

    玉轩真人看着面前被他打得鲜血狂喷的紫语,眼神震惊无比。

    “师……师兄,饶了他吧……”紫语无力的倒在一边,却是强撑起身体跪在玉轩真人面前。

    “紫语!”莫纬见紫语被伤,心痛得无以复加,他扑上前来跪在紫语身旁,看着心爱的人伤成这样,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