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小米是山竹的本命灵宠,灵宠受伤,连带着主人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所以山竹这会觉得身上传来一阵强烈的剧痛,那就说明小米一定是受伤了。

    苍里飞鹰所发出的风刃还在向着四面八方的狂扫,整个竞技擂台不停的发出一阵阵“嗖嗖”的风响,凌厉的风刃无所不在,无处不侵,小米躲无可躲,身上已经被伤到好几处。

    观众席上的方小凡是看得惊心动魄,眼看着小米身上的毛都要被那只鹰给剃光了,她忍不住站起来大喊大叫,“小米,加油啊!不要输给这只破鹰!”

    山竹见状脸色一沉,指挥着小米迅速作出防护,一圈圈的防护光罩在小米周围荡漾开来,阻挡了风刃凌厉的攻势。

    可是很快,防护光罩就被风刃劈开一道裂缝,风刃趁机从那防护光罩的中间打进去,小米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口中竟吐出一口鲜血。

    “呜~~”

    随着小米的呜咽,连同那边厢的山竹也口吐鲜血,步伐踉跄了一下。

    “好!打得好!”

    终于见血了,观众席上的热情瞬间被点燃,现场温度骤然升高,所有人都挥舞着拳头站起来,有叫好的,有为骂娘的,各种叫声不一,但无一例外的都呐喊起来。

    方小凡简直是痛心疾首,“小米,撑住啊!”

    可貌似小米再也撑不住了,鲜血不住的从它嘴里流出,到最后,它的身体终于蜷缩成小小的一团,不动了。

    山竹好像也受了严重的内伤,他慢慢的走到小米旁边,轻轻的把它抱起,无限怜爱的低下头在它的身体上摩娑,突然还张口吐了一口血,看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去死吧!”

    “打得好!”

    ……

    观众席上再次响起如炸雷般的叫声。楼亦飞赢了,而且赢得很漂亮。

    方小凡欲冲上台,被夕雨一把拉住。

    “别冲动。”夕雨按下她。

    “不要拉着我!”方小凡思绪难平,明明山竹受伤了啊。那是她的老乡。

    夕雨对她摇摇头,压低声线,“放心,你那老乡无碍。”

    “这……”都吐这么多血了,还无碍?

    夕雨递给她一个眼神。让她冷静下来,“我说了无碍就是无碍。”

    别人看不出来,她可是看出来了,这山竹哪里是打输了,分明就是被收买了,随便打了几下,再弄点血出来糊弄人,看来这山竹胆子也腻大了,居然敢在赌城玩假的?!

    方小凡仍然半信半疑,“真的?”

    夕雨看向擂台上的山竹。目光冰冷,“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这家伙居然不把赌城放在眼里,一会儿该教训他一下了。

    ……

    山竹被“请”到了赌城会审室,一进门他就被这阵势给吓呆了。

    所有人他都认识,夕雨,方小凡,段无洛,最令他震惊的还有一个人,萧寒也来了。

    这些人除了方小凡外,其余的都是玄天大陆有名的传奇人物。段无洛即使是略逊一筹,但怎么说也是赌城的执事,这执事的位置也仅仅在夕雨之下,怎么说也足够让他“受宠若惊”。

    山竹心里一沉。如此阵仗,他再如何愚钝也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是自己交待,还是等我们动手?”夕雨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似是漫不经心的看向他。

    山竹表情一僵,知道瞒不过去,干脆破罐子破摔。“是,我承认我收了别人的钱作了假。”

    夕雨没接话,等着他自己说下去。

    山竹咬咬牙,“我、我、我知道我违反了赌场规定,我甘愿接受处罚。”

    “笨蛋!”方小凡一步上前甩了他一嘴巴,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现在不是处不处罚的问题,而是你要交待清楚!”

    “我、我……”山竹无缘无故被她打了一嘴巴,先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然后慢慢的低下头,仍是支支吾吾。

    “还不说,是想要找死吗?!”方小凡直接踹了他一脚,这家伙,难道看不出来她现在是在帮他吗?!要是惹怒了萧寒,谁也救不了他!

    “小凡,回来。”夕雨不冷不热的抛给方小凡一个眼神,方小凡只好狠狠的瞪了山竹一眼,然后不情不愿的回到了夕雨身边。

    夕雨上前一步,似笑非笑的盯着山竹,“你不但有胆量收人家的钱,而且是胆大包天,不止收一家。”

    闻言,山竹惶恐的抬起头,“我……”

    她怎么会知道?她怎么会知道他不止收一家的钱?!

    这句话,就连方小凡也愣了一愣,敢情这山竹收两边的钱啊?这买卖是谁教他的?

    夕雨冷笑一下,转过头不再管他,而是直接拉起方小凡准备离开,“这事我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这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反正她走了。

    方小凡虽然不太想走,可无奈夕雨把她拉住,也只能跟着她往外走。

    夕雨一走,萧寒也没多大兴趣,他冷冷的看了山竹一眼,然后对段无洛说,“你看着办。”

    段无洛领命,应了声是,萧寒就匆匆的往外走了。

    追上夕雨,他径直站到她的身边。

    萧寒杀气太过强大,方小凡表示伤不起,只得默默的退场了,退场时她本想和夕雨说些什么,可看看站在她旁边一脸冰冷的萧寒,终于是摸摸鼻子什么也没说就自动消失了。

    萧寒伸出手一把把她的手握住,肯定,霸气,强硬,几乎是不容拒绝的就把她拉到了一处无人的庭院。

    夕雨把他的手甩开,面无表情,“萧殿主这是做什么?赌城人多口杂,被人看到可就不好了。”

    萧寒看她仍然是这副表情,心里不由得一阵抽搐,女人小气起来是这样的吗?如此记仇?都过了十几年了,居然还是这副模样,况且他们之间本来也就没什么仇,他只是被瞬月殿诬陷了而已,等他把这事说清楚,夕雨就不会这样了。

    想到这里,萧寒道,“那件事,我已经查清楚了。”

    “你的事我没兴趣。”夕雨仍然冷着脸。

    萧寒无奈,尽管内心已经十分抓狂,但却仍然冷静的和她解释,“是瞬月殿说的那件事。”

    夕雨心里一怔,瞬月殿……花如雪说的那件事?那个人,他……到底是不是他?

    心里虽有疑惑,可夕雨脸上却是不露声色。

    萧寒看她不说话便继续道,“不是我。”

    语罢,他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在等待着某些东西。

    如果她信他,那只这三个字就可以;如果她不信他,那即使他说得天花乱坠也没用,萧寒一直认为,如果两个人之间连信任也不存在,那就没有在一起的必要了。

    但是,如果她真的不信他,那么,也许他会很难受吧。

    夕雨静静完,她本来是背对萧寒而立,感觉到他的目光,于是她回过头对上他期待的眼神,两目相对,萧寒的目光温柔而期待,似乎有言万语饱含其中,欲诉还休。

    数息之后,她突然叹了口气。

    其实,萧寒并没有必要骗她,以他的性格,做了就是做了,谁也不能把他怎样,就算是与魔域为敌又如何,萧寒从来不曾害怕过,他手段狠辣,睚眦必报,面对敌人他通常做的事情都是直接把对方灭了,绝对不会让别人有反咬他一口的机会。

    如果当初花如雪躲在暗处看到萧寒,这事萧寒要是知道,花如雪一早就没命了,怎么还能活到今天?

    也许夕雨也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吧,在她内心深处,她真的很不希望这个人是萧寒,而今天,到他亲口说出来,就像是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般,心里的石头突然一下就放下了。

    看她半晌没说话,萧寒心里七上八下的,如果,她不相信那怎么办?

    “我说不是我,你相信吗?”虽然只是数息的等待,可萧寒仿佛觉得过了一辈子那么久,终于,他忍不住再问了一次。

    夕雨垂下眼帘,“我相不相信很重要吗?”他自己做没做自己清楚,何必要别人信他。

    “重要,很重要!”萧寒重重点头。

    他心内那个郁闷啊,怎么会不重要,别人信不信他当然不重要,可是她不一样啊!他哪曾试过巴巴的跑来找一个女生,然后问她相不相信自己?他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还是咋的?再说她也明知道他喜欢她啊,怎么能这么迟钝!

    这一瞬间,夕雨心里突然涌上来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被需要,被信任的感觉,暖暖的,满满的,还很奇妙。

    她抬起头,对他展开一个如花般的笑颜,无比清晰的对他说出三个字,“我相信。”

    那时她正站在暖暖的日光底下,灿烂的阳光从她背后洒下,那背对着光的脸上笑容灿烂绽放,宛如昙花一现。

    萧寒顿时有种恍惚的感觉,多少年了,他再也没有看到她这样笑过,如此舒心的笑意,真是让人安心,于是渐渐的移不开眼,就想要上前把那朵笑脸亲一下。

    “但是。”夕雨适时出声,把萧寒从恍惚里拉了出来。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