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系灵根外加火系销焰木,拥有这两样东西的人,整个玄天大陆队了萧寒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打定主意,夕雨直奔魔域而去。

    有紫语给她的魔王令,她在魔域绝对是通行无阻的。

    沅铭世家现在在魔域很是吃香,不过她想要找萧寒,却是很容易。

    他们两人之间有特有的一种联系方式,无论是在哪里,都能很容易的找到对方。

    沅家酒楼的一家厢房里,两人见面。

    看到她打扮成这副样子,萧寒皱皱眉,“虽然这样子别人认不出你来,但是也太难看了吧。”

    这话,是有多直接!

    连萧寒也这样说,她终于觉得不能怪水月了,也许的确是太难看了,令人无法直视。

    “随便吧。”她耸耸肩,坐下,给自己和萧寒各倒了一杯灵茶,“事情进展得怎么样?”她问的自然是他在魔域的计划。

    萧寒在她对面坐下,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除了那对灵动的眼睛,实在是没法再从别的地方找出一丝一毫她的影子,这才不得已的收回目光,拿起案上的灵茶喝了一口。

    “还好。”

    夕雨不再追着这个问题下去,他说的还好,其实就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她根本不必担心。

    “其实我来,是有事要找你帮忙。”坐在萧寒的对面,她有些忐忑不安,貌似她总是有事要找他帮忙的。

    萧寒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事,你说吧。”

    夕雨把青鸾唤出,看到青鸾那副奄奄一息的样子,萧寒突然就明白过来了。

    “它要变异了?”

    夕雨点头,“嗯,它要变异了。”她边说边轻轻的抚摸着青鸾的头部,眼中流露出来的怜爱愈加明显。

    看到她眼中的怜惜,萧寒突然有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有的时候。他多么希望他是她的一只灵宠,能天天跟在她身边,被她捧在手心轻轻的呵护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她总是一个人到处跑,让他几十年也见不了她一面。

    见萧寒没有说话,夕雨抬眸看向他,“它需要火系销焰木。”

    意识到自己和一只鸟计较上了,萧寒心里狠狠的鄙视了自己一番。因了这番关系,他的脸色看起来就冷冽了几分,“哦。”

    看他这副模样,夕雨心里一沉,难道说,他不愿意帮助她了?

    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萧寒已经取出一个玉盒,那玉盒是用年火檀木制成,光是这个盒子就已经珍贵无比,她不难想象这盒子里装的东西有多么的珍贵。

    “光有火系销焰木还不行。”萧寒把盒子给她递过来。“凤凰涅磐最好就是找到火灵,经过火灵的洗礼,它会变异得更快,成长得更快。”

    夕雨接过,把盒子打开,里面装的是一截万年的火系销焰木,光是这一截就让人觉得热浪扑面而来。

    青鸾嗅到火的气息,更是像飞蛾扑火一般猛的朝这玉盒撞来,夕雨吓了一跳,赶紧把它按住。不让它乱动。

    萧寒敛眉,“先让它吃一顿吧,它身上的火灵气不够了。”

    夕雨点头,把冯德才给她浴灵丹给青鸾吞了三颗。青鸾这才安静下来。

    青鸾安静下来后,萧寒用灵力催动那截万年销焰木,顿时,那截木头上燃起熊熊烈火。

    火光之中,青鸾腾空而起,它微眯着眼。极是享受的站在火光当中,任由烈火在它的身体上炙烤,燃烧。

    这样的烈火持续了半个时辰,萧寒收起灵力,万年销焰木上的烈火也瞬间熄灭。

    青鸾意犹未尽的从火光之中下来,它幽幽的看着夕雨,那眼神就像哀求她让它多烤一会一样。

    “乖。”夕雨安慰它,“你体质太弱,不能一下子承受太烈的火,只能一步一步来。”

    青鸾闻言只得低下头,拼命的往她温暖的怀里钻。

    萧寒看到青鸾撒娇的模样嘴角一抽,哼,居然趁机吃她豆腐!这只破鸟!以后还要他天天给它烤火,它想得倒美!等他找到火灵就一次把这破鸟给烤熟了!

    萧寒恨恨的想着,然后无限温情的提议,“最好还是找到火灵,让它经历一次涅槃重生。”就一次把它折磨得够够的!

    凤凰变异的过程很是艰难,以他们现在这样的速度,青鸾恐怕要三十年才能真正的变异成功,可是如果能找到火灵,就一次,它就能在浴火之中重生了。

    可是这浴火重生所遭受的罪却也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萧寒才不管它,越是遭罪就越好,省得他天天给他烤火。

    想到这里,萧寒就觉得心情还是挺好的,谁让这只破鸟天天呆在小雨怀里,天天吃占她便宜,吃她豆腐。

    “我也知道最好是找到火灵,可是到哪里去找呢。”看着青鸾这个样子,夕雨叹了口气。

    “据我所知,魔域附近有一座熔岩山,那里面就有火灵。”萧寒道。

    “熔岩山?”那不是魔域的特有财产?想了想,夕雨勾唇一笑,“只是借来一用,应该无碍吧。”

    她手里有魔王令,莫说是借来一用,估计是把整座山搬走也没有关系,至于那火灵么,就要看她的运气了。

    注意到她的表情,萧寒伸出食指宠溺的敲了她额头一记,“准备一下,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顿了顿,萧寒又瞪了她的脸一眼,直接命令道,“还有,把这个脸给我换了!”

    夕雨顿时无语,“换成什么样?”

    “至少不要这么难看!”萧寒头也不回的甩下这句话。

    ……

    翌日一早,萧寒对她的装扮更加郁闷了。

    她这回倒是没有打扮成一个猥琐大叔的模样,而是打扮成了一名中年妇女,相貌平平无奇不说,她还特意穿了一件灰色的道袍,看起来就像是人间的那些道姑。

    “怎么样?”夕雨还兴致勃勃的询问他的意见。

    萧寒冷着一张脸,“挺好。”不管怎么样,总比对着一个猥琐大叔要好吧。

    夕雨了这个答案满意一笑,“那就行。”她的目的只是不让别人认出她来,至于美不美丑不丑的,完全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萧寒对她也完全没有意见了,他把上次和九皇子比试时炼制成的白石象牙耳坠递给她,“戴上这个吧。”

    夕雨接过,只觉得这耳坠做工精致无比,拿到手里一阵温润,“你新炼制的?”

    萧寒不出声表示默认。

    夕雨就直接把耳坠戴上了,反正萧寒出品,必属佳品,她不用问也知道。

    两人刚出门,迎门就撞上来一个人。

    来人披散着头发拦在萧寒面前,萧寒直接无视他的存在,准备绕过去。

    “沅铭!”那人从牙缝里迸出来两个字,“你不许走!”

    夕雨一惊,这是哪来的神经病!

    萧寒冷冷瞥了他一眼,“九皇子,沅某有要事在身,还请你让一让。”

    九皇子哼了一声,“你能有什么要事!什么要事也比不过和本皇子比试!”

    萧寒没理他,拉了夕雨就要走。

    九皇子眼角一尖,看到夕雨耳朵上戴着的那对白石象牙耳坠,登时改变方向,一把扑上前把夕雨拦下。

    “沅铭!你要是不和我比试,我就把这、把这妇人给挟持了!”九皇子“挟持”了夕雨之后才突然觉得郁闷,这沅铭,怎么爱好这么奇怪,他居然喜欢妇人!

    到九皇子说她是妇人,夕雨嘴角一抽,差点没忍住笑。

    萧寒眼中却是下意识的掠过一道狠光,“你敢动她试试!”

    其实他大可不必紧张,以九皇子的修为,根本不能把夕雨怎么样。

    可是九皇子到萧寒那句话后,就突然觉得自己做得真是太对了,遂嚣张的扬起脸,“你要是不和我比试,我就动她!”

    电光火石之间,萧寒已经想清楚,以九皇子的修为根本不能把夕雨怎么样,遂他只是玩味的勾起嘴角,“哦?你要怎样动她?”

    “我、我、我……”九皇子我了半天,最终颓废的放开夕雨,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态度转变得太快,夕雨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弄得晕了头。

    “拜托拜托,嫂子,你一定要让大哥和我再比一场啊!”九皇子直接把称呼改了。

    夕雨一头雾水,“我不是你嫂子。”

    九皇子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耳朵看,“你是,你一定是!”沅铭把这副耳坠子给她戴,这就说明她是!

    “嫂子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让大哥和我再比试一场!”九皇子继续哀求。

    萧寒饶有趣味的看着九皇子,他说这话还真是深得人心呢!这声嫂子叫得他挺开心,那就再给他点时间再演演戏吧。

    夕雨被他缠得没办法了,方百计的躲到萧寒身后,非是迫不得已,她还不想这么快暴露自己的行踪和修为。

    “好嫂子,你就帮我求求大哥吧!”

    九皇子嘴上还在苦苦哀求,心里却在疯狂吐槽,果然这沅铭的智商和审美观都有问题啊!居然喜欢这样的妇女!上次的比赛一定是他侥幸赢的,一定!

    “够了!”萧寒冷冷开声制止,“我说了,我是不会再和你比的。”

    “为什么?!”

    “没空!”萧寒抛下两字,拉着夕雨转瞬没了踪影。

    “喂!喂!喂!”九皇子在身后气得直跺脚!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