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散修咬紧牙关,压根不管背部的疼痛,继续举起刀努力奋战。

    “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死到临头还嘴硬!”眼看胜利在望,五名弟子显得很是兴奋。

    “打得你满地找牙,我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嘴硬!”

    ……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那散修显然是拼了必死的决心,在最后的这段时间,居然把那五人中的三人也砍伤了。

    都说不怕有本事的人,就怕不要命的人,大概他们现在就是碰到了不要命的人吧,这人一旦不要命起来,就会变得很是可怕。

    “啊啊啊~~~!!”

    可他终究只有一人,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同时对抗五人,特别那五人还是青城殿的弟子。

    再次被狂劈了几刀之后,那散修的身上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了,又是一剑落下,他终于控制不住的嚎叫起来。

    青城殿现在为玄天大陆第一大派,他们收的弟子又岂会是泛泛之辈?那散修能支撑到现在,其实也堪称奇迹。

    “让你小子狂!”其中一名弟子啐了一声。

    “敢得罪青城殿的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到底交不交出来!”

    ……

    那散修瞪着一双血目,里面似乎能喷出火来,那是一种既绝望又愤恨的眼神,可他仍然很是倔强,那态度也摆得很明显。

    “就是死……我也不给……你们……”他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这几个字。

    可在那五名弟子来,这话就显得格外刺耳。

    “那你就去死吧!”为首的师兄恨恨的吐出这几个字,举起剑就要朝他刺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强劲的威压猛的打压下来,那师兄只觉手部一阵颤抖,剑竟然就此掉落在地。

    看到萧寒终于出手了,夕雨倒也颇感兴趣,想知道他会怎么处理。

    另外四名弟子显然也感觉到了这一道强劲的威压,对方尚未露面,光是外泄的一点点威压。就让他们感觉到这么大的压力,这对手,实在是……太过强大了!

    为首的师兄惶恐的四处张望,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惊慌之下,他只好对着天空胡乱的拱手,“不……不知哪位……哪位前辈在此……如有得罪……请……请多多……多多包涵……”

    但就此放弃唾手可得的宝物,他们却又不太甘心,明明那散修已经毫无反抗能力了。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宝物溜走?

    遂五名弟子再次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快速的抓起剑,欲瞬间取那散修性命。

    可是剑尚未起,他的一只手竟然断了!

    “啊~~~!!!!”

    一声惨叫响砌天际,那人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断臂,痛得顿时跪倒在地。

    而众人的惶恐更甚,那肯定是大能啊!难道他们无意中得罪了什么大能?!

    为首的师兄登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前……前辈,饶命……我等乃青……青城……殿弟子……只……只是奉……奉……命出行……饶命……饶……饶命啊……前辈……”

    其余几人也跟着下跪,“饶……饶命啊……”

    只一眨眼的功夫。萧寒已经站到几人身前,他冷冷的扫了眼前几人一眼,“谁让你们来的?”

    这几人简直枉为青城殿弟子,反而是这个散修……萧寒似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躺在角落里奄奄一息的那人。

    “是……是……”见来人只一瞬间就到了他们身前,几人更是吓得大汗淋漓。

    “说。”萧寒声音平淡没有起伏,可是那种冷冷的声调却让人无端的害怕。

    众人擦了一把冷汗,根本就没有人让他们来啊,只是他们为了邀功,所以自己出来寻宝的。

    可是这会,如果说不出个人来。那他们岂不是等死?要知道没有后台的修士,在修真路上可是走不远的。

    看到几人没有回答,萧寒微微仰了头,目光更加清冷。“说。”

    为首的师兄浑身一颤,“是,是段执事……”

    说也死,不说更死,倒不如把等级说得高一些,段执事是他们见过的最高等级的人。把他抬出来,也许就能把眼前的大能给吓跑了吧?

    他们都是新一批进门的弟子,加之萧寒经常不在青城殿,他们压根就连萧寒的面都没有见过,所以这会,就算是见到了萧寒,他们也不认得这个就是青城殿殿主。

    “哦?”闻言,萧寒眯了眯眼。

    段无洛会让他们直接做这事?一身强劲的威压落下,面前几人顿时觉得背上犹如背负了一座泰山那么重,身上全是汗涔涔的一片,想动也动不了。

    “说实话。”过了数息, 萧寒把身上的威压敛了一半,几人顿时觉得背上的大山被撤去了一半,虽然还是很难受,但是,比刚才已经好多了。

    为首的师兄不敢再撒谎,虽然只是几息时间,可是他觉得像是过了几辈子那么久,他相信,面前这大能如果想要杀他,只需瞬间便可取他们的性命。

    而现在,他没取,那就说明,他不想杀他们。

    “前……前辈明……明鉴……是……是我们……自己……自己来的……没有人……指使……”刚才他被威压辗压得话也说不出来,现在总算又能断断续续的说话了。

    “哼!”萧寒冷哼一声,一只大掌就要拍下,夕雨迅速上前,把他拦下了。

    元婴期大能的一掌,又岂是这些修者期的小修士能够承受的?这一掌下去,他们非得魂飞魄散不可。

    “不要。”她及时把他拦下,对他摇了摇头。

    萧寒对她皱了皱眉,“嗯?”

    夕雨给他使了个“不要”的眼神,虽然这几个人的行为挺该死的,可是,这明明就是修真界的通病,恃强凌弱,杀人夺宝,为了生存而无所不用其极,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不对。

    但这几人能进得了青城殿,就说明还是有一定本事的,也许给他们个机会,还是能改正的。

    再说,这五人之中,已经有一个人被他断了手臂,剩下的交给段无洛处理即可。

    两人眼神交流,可是地上跪着的那几个人早已经面无血色,身上被汗水浸得浑身湿透,根本连一丁点干的地方都没有了。

    终于,萧寒敛了威压,冷冷瞥了几人一眼,“滚!”

    几人顿时感恩戴谢,屁滚尿流的跑了。

    夕雨又瞄了一眼角落里奄奄一息的散修,转身正欲离开,那人突然惊呼一声,忍着疼痛“扑通扑通”爬到她面前。

    “仙女姐姐……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夕雨到这喊声,狐疑的回头。

    “仙女姐姐你……你不认……得我了……”

    夕雨在脑海里翻箱倒柜的搜索了一番,仍然对面前这张脸毫无印象,可是那人却差点泪流满面,“仙女姐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萧寒更加奇怪,“你认识他?”

    夕雨很认真的想了一会,摇头,“不认识。”

    “不!”那人惊呼一声,“仙女姐姐……你忘了……碧……溪村……你救……了……我……我们……整……整个……村子……的人……”

    他这么一说,夕雨倒是有了印象。

    是了,那一年,她回碧溪村是准备寻找她娘的,可是娘亲没寻到,却刚好找到冯德才,并收伏了一个鬼魂,救了碧溪村的人,这件事她还从来没放在心上过。

    面前这个散修,其实就是当年那个跟在村长身边的小男孩,那时候他还很小,一脸天真的仰起脸喊她仙女姐姐……

    那个时候,本来她是想要为他测试灵根的,可是恰好有事发生,还没来得及测试她就走了,所以最后这事也不了了之。

    想起这一点,夕雨又再看了一眼面前的散修,那轮廓,倒真的有几分当年的模样。

    说起碧溪村,她还真的是挺有感情的,毕竟那小村子,是这辈子生她养她的地方。

    “怎么样?想起来了吗?”那散修这会已经好多了,正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萧寒却是一脸戒备,这小破孩,他想干什么?!

    夕雨最终点了下头,“想起来了。”想不到这孩子真的有灵根,而且还踏上了修真这条路。

    不过修真这路并不好走,看来他这一路,也走得并不坦荡。

    既然是旧时相识,夕雨丢给他一瓶灵丹,“这个你拿着吧。”

    看起来他伤得也挺严重,要是没有灵丹,恐怕很难恢复,而灵丹这东西,也是有三六九等之分的,刚才夕雨就这么随手丢给他的,也是一瓶上阶灵丹,价钱也是贵中之贵,根本不是他一介散修能买得起的。

    不料他竟然摇摇头,要把灵丹还给夕雨,“仙女姐姐,我不要你的灵丹。”

    他这么一说,萧寒眼神更加戒备,他脸色一沉,“你想干什么?”

    “我只想跟着你。”他脱口而出,“仙女姐姐,你让我跟着你吧!”

    “不行!”夕雨还没开口,萧寒便很干脆的拒绝了!“你不能跟着她!”

    笑话,虽然他是个小破孩,但怎么说也是个男的,怎么能让他跟着夕雨?这不是养虎为患嘛?

    夕雨被萧寒这个过激的反应弄得有点莫名其妙了,话说对于这个小破孩,她还是挺欣赏的。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