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真当我是死的吗?”

    几人正在争论不休,坐在宝椅上的族长突然厉喝一声,同时释放出巨大的威压。

    在场几人均被那股突如其来的威压镇压得喘不过气来,顿时全都噤了声。

    族长气得浑身抽搐,那张威严的脸也因怒火中烧而由白变红,又再由红变白。

    “都给我住嘴!”

    几人在族长的巨大威压下,底下众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看到大家好像都话了,族长的气这才消了些,与此同时也发现自己身上的威压过于强大,于是深吸了口气,把威压收敛了回去。

    威压顿减,底下几人顿时浑身一松。

    族长还是那个族长,是不可忽视的,所以她们也不可太过任性了。

    特别是,这还是关系到圣女的事情。

    圣女,是下一任的族长继承者,可是,在几百年前,这圣女不知为何却忽然失踪不见了。

    所以直至今日,雪灵圣地都还没有新的圣女产生。

    时间静下来后,族长一声令下,“你们都给我出去!”

    既然族长这么说了,四人只有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走出去。

    “雪娜,你留下!”

    雪娜立马顿住脚,低低的应了声是,而其余三人则神色复杂,雪舞是一脸与有荣焉,另外两人的眼中则掠过一丝不悦。

    清场后,族长从她的宝椅上走了下来,径自来到夕雨面前。

    虽然她表现得一脸镇定,可是夕雨还是从她眼神中看到了那一丝不同寻常的激动。

    雪娜站在族长的身边,轻轻的把她扶住,族长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扶。

    “能把它给我看看吗?”族长走至夕雨面前,声音变得温柔慈爱。

    “可以。”夕雨把一直躲在她怀里的雪灵狐轻轻抱了出来。

    族长颤抖着双手正欲接过,雪娜却镇静的上前,“族长大人。还是让我来代劳吧。”

    族长这才觉察自己有点失态,于是点头当是默认了。

    雪娜双手接过,雪灵狐也没有抗拒,瞪着一双眼睛任由她抱着。

    它不知道怎么说。可是,这种感觉,就是,亲人的感觉。

    它并不抗拒。

    “族长……血脉很纯……”就在雪娜接过雪灵狐的那一瞬间,她说出来的声音几乎都是颤抖的。

    “好……好……”虽然极力控制着自己不那么激动。可是这族长仍是激动不已。

    ……

    青城殿。

    正殿的中间跪着五名身穿金边流云服的弟子,段无洛坐在大殿之上。

    而殿下则站着一名像是主管模样的弟子,正在严厉的训斥着那五人。

    “你等好大的胆子!”

    这五人正是那天在大街上围攻骁涵的弟子,此时都垂头丧气的跪在地上。

    “刘主管,段执事,我们知道错了,请你饶恕我们吧!”带头的师兄哭丧着脸,其余几人也都不停的叩着头。

    “哼!”被称为刘主管的冷哼一声,“你们知道做错了什么吗?!”

    “知道知道!”几人叩得头都要破了,“我们不该去抢别人的东西。不该让青城殿丢脸!”

    “那你等可认罚?!”刘主管厉声质问。

    “认,认!我们都认,只要不把我们赶出宗门,我们都认了!”错就要认,打就要站定,五人这回是彻底的知道错了。

    刘主管一拂衣袖,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而后转头对着段无洛一脸讨好,“执事大人,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段无洛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见刘主管问他,便饶有兴致的道,“依刘主管看,这事该怎么办?”

    “这……”刘主管一脸为难。这事儿居然都惊动了段执事,可想而知五人闯了多大的祸,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峰头主管,怎么敢擅自作主啊!

    青城殿数百个峰头,就是峰主一年也见不着段执事一次,何况他只是某个峰主下面的一个小主管。

    段无洛玩弄着手上的玉扳指。慢悠悠道,“刘主管,门派自有门派的规矩,你说是吧。”

    “是是,执事大人说得不错。”刘主管忙点头哈腰。

    “有句话叫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觉得这话对吗?”

    “对对,很对。”反正执事大人说什么都肯定是对的。

    “据我所知,这些人都归你管。”段无洛脸上保持着一贯温和的笑意,可眼底流出的却是浓浓的寒意。

    “是是……”刘主管一如既往的说是,可话刚出口,他就察觉到哪里不对劲,连忙纠正,“不不……执事大人,你我说……”

    “哦?”段无洛抬眸,“哪里不对了?”

    他根本不屑看,这个刘主管待人处事的态度就让他瞬间明白了一切,有这样的上梁,下梁不歪才怪!

    段无洛瞬间发出的威压过于强大,刘主管吓得不轻,他脚一软,整个人“咚”的一下就跪了下来,“执……执事大……大人……饶……饶命……”

    妈呀,本来他就吓得不轻,这会儿就差点尿裤子了。

    这执事大人看起来笑嘻嘻的,怎么这么难对付啊!他光拍马屁也拍不响!

    段无洛仍然笑得和蔼可亲,“刘主管这是作什么?我何时要你的命了?”

    刘主管浑身冒汗,头上也大汗淋漓,“执事大人,我……我管教不严,请执事大人处……处罚……”

    “是吗?”段无洛道,“那你说,该如何处罚?”

    “罚……罚……”刘主管结结巴巴的,罚了半天没罚出一个字来。

    “这样吧,你先把那五名弟子处罚了,如果处理结果让我满意,我或许会在殿主面前为你求一下情。”段无洛脸色一如既往的温和,可这话到刘主管耳里就不那么好了。

    他说什么?!这事惊动执事大人还不算,居然还把殿主惊动了?!妈呀,这五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了了!

    本来那为首的师兄与他有点私交,就在刚才他还收下了那师兄的一万中品灵石,还答应他在执事大人面前美言几句,这会儿……

    刘主管恩万谢的站起来,走到那五人面前,铁青着脸训道,“你等犯下弥天大错,从即日起降为杂役弟子,此生不得进入宗门!”

    门派里的杂役弟子是最低等级的弟子,就是一打杂的,普通的杂役弟子,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进入外门,如果表现好还有机会进入内门。

    可是这会儿,刘主管的话彻底粉碎了他们的期望。

    那师兄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刘……刘主管……你说什么……”

    进入青城殿是他们毕生的梦想,他们不祈求成为内门弟子,起码也可能呆在外门啊!

    可是这会儿,居然还要从外门被赶出来,做杂役弟子?!这让他们怎么甘心!

    他们不就是欺负了一个散修吗?怎么可能!

    “我说什么!”刘主管冷笑,“你们做的事情已经惊动了殿主,你们能怪谁!”

    “不不……”为首的师兄摇头,“不,不就是一个散修而已,不会的……”

    “不会?!”刘主管咬着牙,“你没到执事大人说吗?马上给我滚下去!”

    “不不……”那师兄一把扑上前来,抱住刘主管的腿,“刘主管刘主管,你答应我的……你不能这么做……”

    刘主管把他一脚踢开,“滚!别碰我!”

    其余四人也是一脸震惊,“刘主管,我们不要做杂役弟子,我们不要做杂役弟子……”

    做杂役弟子,也就是说,他们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

    没有门派资源,没有了高高在上的身份!

    一直以来,他们外门弟子都很看不起那结杂役弟子,就如同内门弟子看不起外门弟子一样,可是现在,他们自己却要被降为杂役弟子……

    “刘主管,不要这样,我们不要做杂役弟子……”

    刘主管一脸嫌弃,“如有不服从安排者,即日起赶出门派,永生不得加入青城殿!”

    进入青城殿是多少修真者的梦寐以求的,就算只是一介杂役弟子,也不知比散修要好多少倍。

    遂一刘主管这话,其余四人马上不闹腾了,唯有那师兄仍在死死哀求。

    “刘主管,你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住口!”

    刘主管勃然大怒,一个巴掌挥了过去,由于他正在气头上,力道没有掌握好,那师兄被他一巴掌挥到了墙角边,满嘴鲜血。

    师兄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刘……刘主管……你收了……我的灵……”

    刘主管急了,又是一巴掌挥出,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执事大人可是在着呢,这兔崽子可是说了出来,那他的结果还会好吗?

    可就在他这巴掌马上就要挥出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力量瞬间把他给反弹了回去。

    “怎么?”段无洛笑道,“刘主管想要杀人灭口吗?”

    刘主管马上明白了自己失态,他满脸通红,扑通一声跪下,“执事大人……他,他诬蔑我……”

    段无洛仍然笑得云淡风轻,“是不是诬蔑可不好说。”

    “我没有!”那师兄拖着身子“彭彭彭”的爬到段无洛面前,“执事大人,我没有诬蔑他!”

    刘主管一身冷汗“嗖嗖”的往上蹭,“执事大人……”

    “住口!”段无洛已经不想和他废话了。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