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赶回魔域,已有下人等着禀报。

    “陛下,离洛之城已毁,无一生还。”

    “陛下,黄金城消失修士已达人……”

    “陛下,新益城有大批修士失踪,数量暂且不明……”

    ……

    着这些数据的时候,紫语一直皱着眉。

    近几个月来,魔域一直有修士在失踪,刚开始可以说是在闭关,可是如此一大片一大片的失踪,可就说不过去了。

    特别是在黄金城内失踪的修士,那就更说不过去。

    黄金城,谁都知道这是魔域的赌城,来这里的魔修都是为了赌钱,可是,竟然无缘无故的失踪了,这实在太匪夷所思,魔域几百年来,还从没有出现过这种事。

    而在此时,又有下人来报,这消息更是令夕雨都震惊了。

    “陛下,据不完全统计,近三个月来,除了魔域失踪的修士外,玄天大陆各处也有不少失踪的修士,数量达万人以上,不少城池也惨遭摧毁……”

    夕雨到这消息的时候不可谓不震惊,她作为赌城大老板,还掌管着剑意堂,这些消息,她竟然不知道?!

    消失了如此多的修士,她竟然要在魔域得到消息?是她的消息太不灵通了吗?还是她手下的人太饭桶了?

    紫语烦躁的一挥手,让来人退下。

    然后看着夕雨一直冷冰冰的脸,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不知道这件事?”

    虽然夕雨脸上表情丝毫不显,可是以紫语对她的了解,她只要冷着一张脸,那就表示——她对这事,极有可能是毫不知情的。

    萧寒正在闭关之中,整个玄天大陆也就差不多落在夕雨手里,虽说平时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是不用烦她的,可是。这也不算是小事吧?

    陆陆续续失踪的修士,被无情摧毁城池,下面的人竟然敢不报上来?

    想来给他们一个胆,他们也不敢这样做。

    如此一来。夕雨毫不知情的可能性只有一个:消息被人故意拦截了。

    “哼,玩的一手好棋。”夕雨冷笑,“我竟然到今天才知晓。”

    “如果不是近来他们动作太大,我们极有可能现在也不知晓。”紫语道,“消失的修士越来越多。估计他们等不及了。”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要让他们用这么多的修士垫底?

    元婴大能在玄天大陆是最高存在,安痕羽已然结婴,他为什么还要弄死这么多的修士?这宫宫耀与他合作,又有何目的?得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萧寒体内的黑色邪气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又来了这么两个妖孽,把玄天大陆弄得一团糟。

    夕雨有些头痛,“竟然把一整个城池摧毁,也太心狠手辣了。”

    “你才知道。”紫语瞄了她一眼。“安痕羽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想了想,“还有个事情比较奇怪的。”

    “什么?”

    “虽然你的萧大哥在闭关,可是段无洛和上官浩宇也不是吃素的,你怎么可能完全收不到消息?”

    说起这一点还真是有点怪,夕雨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愿意去想。

    即使现在紫语提起了,她也不是很想往深处去想。

    “小雨。”紫语看向她,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味,“你明知道这个问题不是去逃避就能解决的。”

    放眼玄天大陆。萧寒管理了这么多年,安痕羽不可能一出来就只手遮天,这么大的消息,怎么可能能瞒得过他?

    青城殿耳目众多。丁点小事也逃不过萧寒的眼睛,就算他现在在闭关,可不是还有段无洛和上官浩宇?

    失踪了这么多修士,剑意堂一点消息也收不到,这不得不说是很奇怪,而且是怪得离谱。

    “我没有逃避。”夕雨不改冷冰冰的脸色。“我一定会去查明的。”

    紫语上前拉着她的手,“小雨,无论真相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夕雨迟疑了一下,“如果……”

    她实在是不想去想的,可又不到她不想。

    魔域到现在才收到消息,而她作为剑意堂堂主,一点风声也没有收到,只能说明这消息早在下面就被人家拦截了,凭安痕羽一己之力,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所以,最有可能的结果是,青城殿也参与其中,故意不让她知道。

    更确切的来说,就是萧寒参与了一腿。

    毕竟,没有萧寒的命令,段无洛与上官浩宇又哪敢把这消息封锁得这么严实?她什么也不知道?

    至于萧寒为什么不让她知道,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她并不是没有想过,原因不外乎两个。

    第一个原因,是不想让她操这个心。

    这个原因勉强可以说得过去,可也有不对的地方,总应该让她知道一下吧?怎么说她也是剑意堂堂主兼赌城大老板,难道她连知情权也没有?

    第二个原因,也是她最不愿意去想的,就是这件事萧寒极有可能参与其中,这些失踪的修士,和他有着间接或是直接的关系。

    如果是第二个原因,那萧寒成什么了?杀人狂魔?冷血杀手?

    “没有如果。”紫语似乎看出她的顾忌,语气肯定,态度坚决,“我会无条件的站在你这边,永远支持你!”

    哼,那个萧寒她一直就不喜欢,不看好,他哪里配得上小雨?如果他真的走火入魔变成了一个冷血杀手,那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收拾他。

    夕雨凝眸看了紫语一眼,没有说话,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她还没有想好,她才刚刚开始相信他,开始信任他,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他说过的,如果有一天,他非要亲手杀了她不可,那他就先杀了她,再自杀。

    可是,他杀这么多的人,又是为了什么?

    虽然萧寒一向冷漠无情,眦睚必报,但也不至于滥杀到如此程度,除非,他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

    想到这里,夕雨苦笑一下,她还没找到真相,就开始帮萧寒开脱了,这是不是就是方小凡口中的护短?

    ……

    在一座废旧的小城池边,夕雨找到了正在大开杀戒的安痕羽。

    他周围的地面尸首堆积如山,崩坍的城墙,灰尘满天飞舞,空气中充斥着浓厚的血腥味。

    在他的对面站着十几名修者期的小修士,一个个手握兵器,充满恐惧的看着他。

    “你干什么!”就在安痕羽想要把那十几名小修士了结的时候,夕雨愤怒的把他拦下,“为什么要杀这么多无辜的人!”

    看到夕雨出现,安痕羽毫不吃惊,他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现在才来?未免太后知后觉一点吧。”

    他说着,手中动作并没有停,掌上灵力继续运行,意欲把眼前那十几人一并杀死。

    “把这些人放了!”夕雨被他这态度彻底激怒了,刚才在来的路上,那些触目惊心的画面就已经令她愤怒不已,这会更是觉得安痕羽这人不可饶恕,“你是不是疯了!这些人和你有什么仇?”

    “没仇啊。”安痕羽看着她因愤怒而涨得通红的脸,笑得无比灿烂,“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罢了,能有什么仇。”

    而这时,那已经吓坏了的小修士们看到夕雨,就像是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拼命的向她叩头,“前辈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们吧……”

    “你到底想干什么!”夕雨实在是忍无可忍,她提起灵力,极光玄戟“嗖”的一声冲天而起。

    像是感觉到她的愤怒般,极光玄戟浑身也发出一阵颤抖,夕雨能清晰的感觉到来自它体内那激昂的斗志。

    极光玄戟在夕雨的头顶盘旋了几圈,像个随时上阵的战士一般,仰着头看着对面的安痕羽。

    “哦。”安痕羽一见她使出了极光玄戟,顿时很识时务的勾唇一笑,“好好好,我不杀这些人。” 极光玄戟是他无法对付的,就算使出浑身解数,最多也只能逃脱而已。

    虽然说他现在也是元婴老祖,可要真正打起来,恐怕胜算不大。

    不过夕雨和他打,大概也讨不着什么便宜,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他还不如暂时撤退,去找下一批人要好。

    “我走了,夕堂主别生气啊。”安痕羽故作潇洒的挥挥手,然后转身欲走。

    夕雨把他拦下,“站住!”

    “怎么啦?”安痕羽被她拦下,嘴角仍然挂着邪魅的笑意,“你舍不得我走?”

    “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夕雨冷冷道。

    “我不是说了吗?我喜欢这样做,我想这样做,所以就做了。”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啧啧,你这样缠着我可不好。”安痕羽伸手中指左右摆动了几下,“要是让萧殿主知道了,我可无法解释清楚呀。”

    夕雨这才注意到自己离他的距离很近,他说话的口气都喷到她脸上了,于是后退一步,冷笑,“你会怕他?”他们现在恐怕已是蛇鼠一窝了吧!

    “你觉得你今天不说清楚,你有本事离开这里吗?”也许她杀不了他,但困住他,绝对是毫无问题的。

    安痕羽无奈耸肩,“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

    安痕羽最后一句话证实了夕雨的猜测,他说,“你还是回去问萧殿主吧。”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