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太相信她了!”

    萧寒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不过,东方凌洬却是懂了。

    “相信并没有什么不好。”东方凌洬淡淡道,“只要你信对了人,那就一切都是好的。”

    闻得此言,萧寒眼底有抹冷峻闪过,信对人,他到底是否信对了人,现在就连他自己也不知。

    特别是这个站在他眼前的,所谓的妖王!

    当初他也不知为何就如此轻易的相信了他,一心一意的帮着他,且一心一意的认为就是帮了夕雨。

    但是到了现在,他开始有了一丝隐隐的怀疑。

    怀疑他,是否另有目的。

    大方向来说,他还是相信这个妖王的,只是,在相信之中,他又不得不多了一点怀疑和防备。

    说到底,大家不过互相利用而已。

    “你说得不错。”萧寒道,“信对了人自然是好的,可倘若信错了呢?”

    他说着,无比锐利的眼光猛的向东方凌洬的身上扫去,似乎要透过他的身体直达他的内心深处,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呵呵。”东方凌洬毫不介意的笑了笑,“你既然选择了相信,那就不要怀疑,一如既往的相信下去便好了。”

    “哼。”萧寒冷哼一声,“你当真以为我萧寒是好糊弄的吗?还是觉得,今时今日的我没有方法能杀得了你?”

    萧寒沉下脸来,脸底一片森寒。

    之前他就想过,这个妖王说的话大概有五分是真的。

    关于天界那个劳么子妖后想要杀她,这件事大概也有几分是真的,妖王想要袒护夕雨估计也是真的,但是与此同时,东方凌洬肯定也隐瞒了一部份的真相。

    比如,他到底是如何被妖后封印的,还有他解除封印之后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萧寒绝对不会相信,他只是为了夕雨而已。

    他肯定还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后来。他终于查探出一丝蛛丝马迹,而根据这些微乎极微的线索,萧寒推断出了东方凌洬真正的意图。

    他真正想做的,其实还是他的妖王!

    他想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当然。要夺回这一切,也就要杀了妖后,这是萧寒与东方凌洬的共同目标。

    所以说,只要有了共同目标,其实都是可以合作的。

    萧寒的话并没有吓到东方凌洬。他转过头看着萧寒,貌似很惊讶的样子,“怎么会?你当真如此看我东方凌洬?”

    他顿了顿,脸上浮现一片清浅的笑意,“本王如何会糊弄于你?你想要得到你的东西,本王自然也想要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这如何算是糊弄?”

    “拿回属于你的东西?”萧寒冷笑一声,直接了断的戳穿他,“只是想拿回你的权利和地位吧?王者之位,历来皆是有能者居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又何必在此惺惺作态?”

    东方凌洬的手猛然攥紧,手背上青筋暴起,“若不是那妖妇几次三番算计于我,本王又岂会屡次败于她手上,还被她强行封印在这小天地里!”

    “兵不厌诈,幻不厌深,胜为胜,败为败。有何不忿?”萧寒嘴角浮起一抹讥诮,不着痕迹的讥刺道。

    东方凌洬刚才还处于一种暴怒的情绪,可是下一秒却已经迅速的恢复了平静,他长出一口气。道,“你不懂,本王是绝不允许自己败给她的!”

    就是那个妖妇,害他失去了那么多,失去了夕雨,失去了整个妖界。最后还失去修为,众叛亲离也是因为那个妖妇!

    如若他不能杀了那个妖妇,夺回妖界,他这一生也不会安宁!

    “我是不懂。”萧寒嘴角微翘,“我不懂你,你亦不懂我,所以,以后我的事,你还是少管!”

    东方凌洬默默的看了看他,半晌才道,“无论如何,萧寒,你记住,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与你一样,只是想要护她安好,仅此而已。”

    虽然,这只是他其中之一的愿望,但是,他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呵呵,好一个目标一致!”萧寒冷笑,“我若不助你,你又要如何?”

    “本王不必如何,若是如此,那你就永远无法护她安好!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妖后抗衡,若要硬碰,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东方凌洬说的话一针见血,萧寒脸色当即沉了下来,狠狠的甩了甩袖子。

    不错,以他现在的实力的确无法与妖后抗衡,否则他当初就不会同意与东方凌洬合作了,可是,他现时却难保东方凌洬成功后,会不会也把他给卖了!

    “本王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东方凌洬道,“当初本王就说过,只要你护她安好,本王自会卖你一个人情,不过,你既然对本王如此不放心,那本王就再给你加一层保障好了。”

    他说着,从大拇指的位置取下一只玉扳指。

    那是一只暗黑色的玉扳指,在这黑暗之中根本就看不清楚,可就在他取下来的那一霎那,玉扳指的中间荡出一层层的绿光,那绿光莹莹闪动,像极了平日里的莹火灵虫。

    层层绿光荡漾开来,慢慢的荡到虚空中去,渐渐的与黑漆漆的夜空融为一体,到最后,那玉扳指终于没有再发出任何亮光了。

    两人皆迸了呼吸看着这玉扳指,等着它。

    从东方凌洬一拿出玉扳指开始,萧寒就知道,这玉扳指并不普通。

    传说龙生九子之中,有一字名唤霸下,平生好负重,力大无穷,在上古时期常驮着三山五岳,在江河湖海兴风作浪,后来有一天神下凡治服了它,它服从这大神的指挥,推山挖沟,疏遍河道,为人间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这天神治服它的东西,竟然就是一块玉扳指。

    这玉扳指一旦扣在它的身上,它就只能乖乖的这大神的话,否则便会触怒这大神。

    “这霸下玉扳本王一直带在身旁。乃为本王贴身之物,见此玉扳,如见本王!”东方凌洬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道,神色严肃。“今本王把它赠予你,你可任意调动妖界范围内所有势力。”

    萧寒看着东方凌洬递过来的玉扳指,也毫不矫情的爽快接过,“好!今日你我交易就此达成!”

    他们之间,有的。只是交易。

    而萧寒需要的,自然是一颗定心丸。

    妖王把这玉扳指给他,他是不要白不要!

    遂萧寒接过玉扳指后,便不再理会东方凌洬,转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苍穹之中。

    身后传来东方凌洬的传音,“离洛之源,看遍山黄叶,层林尽染。一念起,咫尺天涯,一起灭。天涯咫尺。”

    对于他这一句话,萧寒不置可否。

    这离洛虚空就是一片黑漆漆的,还遍山黄叶,层林尽染,骗鬼呢吧!

    萧寒为自身加了一层灵气护罩,同时尽量的掩盖自己的气息——不是他害怕被这些孤魂恶鬼缠身,而是嫌它们太麻烦,阻挡着他前进的步伐。

    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找夕雨重要,他掩盖住自身的气息,也是为了行动能更快速。更方便一些。

    几日之后。

    夕雨与乾阳子在离洛虚空晃荡了几天,仍是不见一丝线索,她心里暗暗着急,偏那乾阳子那个间歇性神经病还是不紧不慢的。常常问她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对于他的问话,夕雨一直抱着谨慎的态度,乾阳子之所以经常试探她,肯定是对她存在怀疑的,他至今为止仍然怀疑她是别人派出来的奸细,是以才会这么神经兮兮的。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琴的?”乾阳子问道。

    夕雨含糊带过。“记不清了,大概是几岁时吧。”

    “哦。”乾阳子可有可无的哦了一下,然后继续问道,“那你是何时开始修仙的?”

    夕雨,“好像也是几岁吧……”

    “那你可还记得你以前小时候的事情?”

    夕雨:……

    你妹啊,这怪人真是太奇怪了!净问些有的没的。

    开始那一两天,夕雨还是有问必答的,可到了后来,她的耐心已经被消磨殆尽了,便开始不再搭理他。

    “你不回答本尊,就不怕本尊杀了你吗?”

    乾阳子也知道自己这两天表现得比较哆嗦,可是没办法,他必须要问啊,因为他要知道她所有的事情,才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那个她!

    不过她一般都是用记不清,大概,应该,可能……这类词语模糊的带过,弄得他很是无可奈何!

    “前辈要杀我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我怕又有何用?”夕雨干脆给他来个软硬不吃。

    “你这女娃子,倒是想得通彻。”乾阳子撇撇嘴,“你既知我动动手指头就能杀死你,为何不乖乖作答?”

    “答也是死,不答也不是死,那我回答作甚?”

    “你!”乾阳子怒瞪了她一眼,终是败下阵来,“好吧,那本尊与你说个故事可好?”

    也不等夕雨回答,他自顾自的叹了口气,慢悠悠道,“本尊给你说个小狼王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小狼王,它生长在森林里,闲来无事天天和人打架,后来他打架打出了些名堂,还聚集了一些小弟和他一起打天下,打着打着,他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又仗着年少轻狂,凭着一股冲劲,居然得罪了一名大神。”

    “小狼王不知死活的挑战了那个大神之后,下场可想而知,他满心以为那大神会杀了他,没想到那大神非但不杀他,反而收养了他,教他练功,教他修练。”

    “可是有一天,那个大神突然就被敌人杀死了,这只小狼王决心要为大神报仇,而就在它为大神报仇的过程中,被敌人给封印到了这块黑漆漆的离洛虚空……”

    这个故事,夕雨差点得打瞌睡,这样的故事多了去了,简直就是枚不胜举,不过,他这么说来,却又好像有点熟悉的感觉……

    有那么一丝丝的熟悉感,从她脑海瞬间掠过,她想要捕捉,却又捕捉不到。

    最后只好摇摇头,甩走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怪念头。

    “本尊的故事如何?”故事讲完,乾阳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问道。

    “这是前辈自己的故事吧?”夕雨不笨,一就知道这是乾阳子的故事,“前辈对恩人忠肝义胆,日月可鉴,实乃我辈之楷模!”

    她竖起大拇指,诚心诚意的赞美了他几句。

    不过这话要乾阳子来,却并不那么的真诚。

    而且,乾阳子想要到的,并不仅仅是这么的一句赞美,他希望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可是,他失望了……

    “没……没别的话要说了?”等了半天,乾阳子忍不住开口询问。

    “呃?”夕雨愣了愣,她还应该要说些什么吗?

    乾阳子看着她一脸无辜的表情,顿时被噎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果然是他弄错了啊!她们只是长得比较像而已,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否则怎么会到这样的故事而无动于衷呢?

    “唉。”他无声的叹了口气,“罢了罢了,是本尊庸人自扰罢了。”

    夕雨却是一头雾水,真是莫名其妙啊,说了个莫名其妙的故事,还想要她怎么样呢?她不是也赞美了他一番吗?

    啊,对了,难道这怪人是想要报仇?想要她帮他一起报仇?可是他明明知道,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够看的呀!

    更何况,她还没化神呢,她还只是个元婴期的娃呢!天界的事情,她又怎么能掺和进去?

    就算她想要掺和进去也不行吧!

    不过,她觉得她还是应该小小的表示一下的。

    “前辈,你那个敌人如此可恶,先是杀了你的恩人,后又把你封印至此,新仇旧恨铁定是要报的!”夕雨愤然道,“如前辈有何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出声便可!”

    她说得义愤填膺,好像乾阳子真的让她去帮着报仇,她也会去一样。

    乾阳子看向她,神色莫名,随后伸出一只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奇道,“没发烧啊!”

    尔后不屑的撇了她一眼道,“你这女娃子,没病没痛的说的什么胡话?本尊让你去替本尊报仇,岂不是让你去送死?”

    “呵呵。”

    夕雨明面上干笑了两声,心内却在暗暗吐槽:是啊,原来你还知道是让我去送死啊!

    “本尊虽不是什么大慈大悲之人,可却也不至于恶毒至此,要让你去替本尊送死。”乾阳子冷哼一声,“不过,若是要对付那些别有用心之人,本尊从不手软!”

    这最后一句颇有恐吓意味,夕雨决定还是用沉默来回应算了。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