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朝阳子没再说什么,莫纬才长舒一口气,见几人在彩蝶谷的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心中虽然挺纳闷,也不知道他们在看些什么东西,看了半天也不进去,看来看去也就不过一只大蝴蝶,这么认真的看能看出什么来,只不过是底下有个洞而已嘛,有什么好看的?还看这老半天都舍不得进去,真是受不了。

    不过心中嘀咕归心中嘀咕,他到底还是没有吱声,不然乾阳子又不知道要使出什么招来对付他。

    无论是让他先进去,还是让他留在外面,这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所以莫纬还是选择了乖乖闭嘴,不再作任何吐槽。

    “走吧。”

    终于,东方凌洬像是看够了,他张了张嘴,淡淡道。

    他的身形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已经是慢慢的朝着那个洞口靠了过去。

    “要小心点,这个洞口看起来虽小,可是里面却是别有洞天。”东方凌洬边走边道。

    “废话!”乾阳子毫不客气的接道,“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还用得着你提醒?”

    东方凌洬也不和他计较,只是回头看了夕雨一眼,便又迈开步子大步的往前走。

    夕雨只是假装看不到,并不作任何回应。

    “装什么装!”乾阳子见没有人理他,撇了撇嘴,一脸不屑。

    莫纬:气氛很怪异,他很想问问祖师奶奶这里头有什么,可是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四人依次进了那个洞口,先是东方凌洬在前开路,他率先由那洞口进到里面,待他确认了安全后,便让他们进来。

    乾阳子很自觉的让夕雨进去,并伸出手拉了夕雨一把,夕雨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进去之后还对他笑了笑。

    待到夕雨进去后,莫纬也紧随其后想要进去。

    让他走到最后啊!那绝对不行!他就是走慢一点都觉得有什么东西想要扯住他。不让他走哪!

    这样的环境,还是跟着祖师奶奶比较安全!

    可就在他想要进去的时候,乾阳子却似笑非笑的眯着眼睛横在他身前。

    莫纬:“前……前辈,你挡住我的路了……”

    乾阳子原来眯着的小眼睛一瞪。“你说什么!本尊挡你路了?~”

    那气势太过强劲,莫纬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好好给本尊说说清楚!”

    “我的意思是。我个儿太大了,所以这洞口有点小……”莫纬头皮发麻,只得信口胡扯。

    “嗯?”乾阳子加重疑问语气。

    这个乾阳子,分明就是与他过不去嘛!至于吗?哪有自称“本尊”的人这么小气的?哼!莫纬不由气结,不过想想还是唉了一声,想想罢了罢了,再与他争辩下去也讨不了好,谁让自己人微言轻呢!

    算了算了,还是留着断后吧,怎么着也不能因为自己害怕就想躲到祖师奶奶旁边吧!说出去会被人家笑话的!

    如此想着。莫纬一咬牙,大声道,“前辈你请先走!我来断后!”

    他那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逗乐了乾阳子,他不禁乐了,“又不是让你上战场,你还断后呢!瞧你小子这点出息!”

    二人还在僵持着,就前面传来夕雨的声音,“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进来?”

    乾阳子赶紧应了一声,“来了。”

    说罢他又瞪了一眼莫纬,“你小子运气好。赶紧上来吧!”

    莫纬这回却是倔上了,死活不愿意先进去,“我说了,你先进。我来断后!”

    乾阳子:……

    莫纬仍然坚持,“你快进去!”

    乾阳子看着这个倔小子,默默的转过身子一步跨了进去,然后回头顺手扬起了一阵风,把正在往上爬的莫纬给一掌扫了下去。

    “啊!”

    莫纬本来好好的爬到了洞口处,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风给刮回了原地。还要一屁股摔到了地上,他不由得摸着屁股大喊了一声。

    “怎么了?”

    到声音的夕雨回过头来看,却还是没有看到莫纬的身影,她便奇怪的问道,“莫纬呢?”

    乾阳子耸耸肩,两手一摊,代表他也不知道。

    而这时,莫纬正在艰难的第二次爬上来,他到夕雨在找他,便边爬边大声应道,“祖师奶奶,我没事!”

    他终于爬了上来,对着夕雨咧嘴一笑,“祖师奶奶,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夕雨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确也没事,便叮嘱了一句,“此地不同别处,定要小心行走。”

    莫纬连忙鸡啄米般的点头。

    四人进了这洞口,才发现这儿原来不是平地,只有他们现在站立着的地方是一块小小的平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湖泊,一个一眼望不到头的湖泊,一直往里延伸。

    湖泊的两旁,是数不清的怪石,无数的岩石拨地而起,立在湖泊的四周。

    这些岩石奇嶙怪状,形态各异,一些不知名的深绿色植物缠绵在岩石的上面,透露出一种古莽斑驳的气息。

    就是这些岩石无休止的沿着湖泊生长,湖泊又一直往里延伸,夕雨试着用神识看了看,却发现那里面是一片黑暗,就如同离洛虚空一般,这黑暗无休无止,仿佛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东方凌洬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石子,扔进了湖泊里头,等了好半天都没等到回应,于是大家心里都有了底:这湖泊,深不见底!

    “这地方没有船能过去吗?”莫纬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

    可是话还没出口他就后悔了,真想抽自己一巴掌!

    没事你说什么话?开什么口?这些事情用得着你操心吗?

    等一下又不知要被那变态的乾阳子说什么了,会不会说把他扔下湖泊里去……

    想到这里莫纬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默默的往夕雨的身后靠了靠,又靠了靠……

    可是这一次莫纬却预料错了。

    “没错。”夕雨道,“必须得有船,这湖泊深不见底,山洞里头神识也穿不透,没船我们过不去。”

    许是因为夕雨发话了,所以乾阳子这一次没有针对莫纬。只是可有可无的看了看他。

    莫纬见乾阳子没有说什么,反而是祖师奶奶回答了他,不由得高兴起来,“那我们去哪里找船?”

    他一高兴。胆子就会无限量的放大,思想也会天马行空,“祖师奶奶,你可以变一只船出来吗?”

    夕雨闻言笑了笑,看着尚未被俗世污染的莫纬。他正一脸纯真的看着她,一双清澈的眸子充满好奇。

    原来莫纬小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不知紫语见到他会如何……

    想起来以前的莫纬,好像是年代久远的事情了,那时候他把夕雨当成仇人,一见到她就喊打喊杀,疑心也很重,对任何人都不信任。

    而当初,莫纬的死虽说不是她一手造成,却也和她脱不了干系。

    如果不是莫纬到青城殿去找她报仇。想来便不会惊动萧寒,那么他们也不会打架,莫纬也不会受伤。

    如果莫纬不受伤,他去找紫语的时候也不会被她的师兄所杀,也许他还有逃命的机会……

    世间的事纷纷扰扰,可是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似的,鬼使神差的就发生了,谁也无法阻止。

    夕雨想到这里,心头有些许惆怅,若是紫语看到如今的莫纬。她会作何感想?自己等了百年的人终于回来了,可是却并不是当初的模样,她是否能接受?心中念头转百回,可说起来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先“变”只船出来吧。

    于是她唤出青龙八卦,青龙八卦原本在空中只是一个铜板的大小,然后它不停旋转着,不停的放大,待到众人定睛一看时。青龙八卦就变成了一只船的大小,一只船的模样,稳稳的泊在了湖泊的上面。

    “哇,祖师奶奶好厉害!居然真的变出了一只船!”莫纬瞪大眼睛惊叹道。

    “这不是变的。”夕雨为他解惑,“这是我的灵宝,它能按照我的心意变幻出任何形状。”

    “还是好厉害!祖师奶奶,你什么时候也能送我一件能按照我心意变幻的宝物?”莫纬双目发亮,眼睛里异彩连连,一副我好崇拜你的表情。

    乾阳子走过来推了他一把,“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马屁精啊!”

    拍马屁都拍到这份上了,啧啧,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吗?

    慢着……他想到什么了?

    乾阳子脑中灵光一闪,想起早几天夕雨说他修为高深莫测,为人谦虚有肚量,英俊潇洒俊朗不凡之类的话,不由得嘴角微翘,满眼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果然,这小子唤宫主作祖师奶奶,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

    “我没有拍马屁!”莫纬不满,“我说的都是事实!祖师奶奶本来就很厉害。”要不你变只船出来看看!

    当然这最后一句莫纬没说,他知道他要是说了这话的后果。

    算了算了,谁让咱是君子有风度呢,就不和那个变态的小眼睛计较了。

    如是想着,莫纬心里就好受了很多,也痛快了很多。

    乾阳子也不管他,谁让他现在心情好!整艘船也载不下他心中的欢喜。

    还有什么比宫主夸他更开心的事情吗?

    不过他却是刻意忽略了早两天的情况,忽略了那是在他的威逼之下,夕雨捂着良心随便恭维他的话。

    “这湖水的颜色很奇怪。”

    东方凌洬依旧是第一个登船的,他上了船后,向夕雨伸出手,欲拉她一把,不过夕雨却是看都不看他,自顾自的踏上了甲板。

    东方凌洬只好继续自顾自道,“太过清澈透亮,可事实上却深不见底,恐防有诈。”

    不待他说完,乾阳子就冷冷丢过来一句,“净说废话!”甩甩衣袖上了船,莫纬看到岸边只剩自己一人,也忙慌张上了船。

    湖泊里的水看起来清澈见底,可只要认真看看就能分辩出,这并不是真正人清澈见底。

    这湖水越是往下,越是看不清,而他们所看到的底,实际上只是被人用障眼法给遮住了,如若你一脚踏进去,必定后悔不已。

    东方凌洬虽然数次被乾阳子出言顶撞,可他却似是一点都不介意似的,脸上始终带着一点清浅的笑意,可是却又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

    虽然他在笑,可却也不是人人都能靠近的。

    四人上了船后,夕雨便驱使青龙八卦缓缓向前。

    那些岩石时高时低,湖泊水面时宽时窄,令莫纬更加啧啧称奇的是,这船居然像长了眼睛似的,会根据眼前碰到的情况变大变小,真是神了!

    莫纬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船身,可是另外三人盯着的,却是四面的状况。

    青龙八卦缓缓的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岩石缝隙,里面的水路也是九曲十八弯,不到前面根本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也不知在这条狭窄的岩石道里漂了多久,两旁的岩石像突然变宽广了,前面不远的地方传来一道微弱的光芒。

    可无论再如何微弱,它始终逃不过众人的眼睛。

    夕雨心中亦是一紧,驱动着青龙八卦朝那地方使了过去。

    近了,众人才看清,那原来是被几大块岩石围筑而成的一个小岛。

    说是小岛,其实不过是个巴掌大的地方,那上面除了几个形状更加怪异的石头外,根本没有别的东西。

    “祖师奶奶,你看,这个石头多像一个老头啊!这老头拄着一根拐杖,像是在守护着他面前的那堆石头呢!”

    莫纬突然一脸惊奇的道,他现在是看什么都新奇,什么都好玩。

    夕雨按着莫纬所指转身看去,果然,还真有几分像呢!那石头老儿一脸谨慎,双眼紧盯着面前的一切。

    那小岛上凭空出现的一块石头,就那样竖在那里,头顶光秃秃的,面前竖着的一条石柱就像是一条拐杖,如此一看,还真像是一位老人。

    夕雨心中惊叹的同时,不禁也为莫纬所纯真想象所感动,现在的她,是否又能根据这一推石头,看出这是一个老人呢?恐怕还真是很难吧。

    夕雨正欲夸奖他几句,就乾阳子语气一沉,“老人守宝?”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