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语这一生气非同小可,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哗啦啦”一声都被她砸成了碎片,面前跪着的那两名魔修也是浑身颤栗,虽然身上的威压如同泰山压顶一般,也只是咬着牙关,死死的不让自己惊叫出声。

    魔王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那个莫纬也不知是个什么来头,本来只以为魔王一直不喜欢他,所以才让那个什么乾阳子去训练他,可是看魔王现在的表现,却是很紧张他啊。

    两名魔修颤抖着匍匐在地,额头也贴到地板上,身上背上的衣衫都被汗水浸透了,汗水顺着额头慢慢的汇流在一起,地板上很快就湿了一大片。

    “废物!”

    紫语尤不解气,恨恨的骂了一句,也知骂的是莫纬,还是面前这两人。

    那个乾阳子很明显就是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所以才把莫纬抓了去,特别是她到下人回报说,那乾阳子还是一手拎着莫纬跑的,更是确定了乾阳子就是要找莫纬做出声筒。

    真是气死人了,那个神经病,她不就是说了他两句么?现在居然找莫纬出气!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

    紫语攥着拳头暗自气了一会,抬头一看就看到那两个魔修被她的威压压得抬不起头来,正抖得如同筛糠似的趴在地上,更是怒不可遏。

    她一挥衣袖,朝着面前两人一指。

    “滚!”

    这是让他们出去啊,两名魔修大喜过望,顿时屁滚尿流的滚了出去。

    这群废物是指望不上了,紫语眸子一寒,身形如箭般的飞了出去。

    ………………

    乾阳子拎着莫纬就是一顿狂飞,莫纬原本修为就低,这会乾阳子正在气头上,更是飞得极快,那速度莫纬差点就受不了了,如果不是有一块布堵住他的嘴。估计这会都要吐出来了。

    直到乾阳子停了下来,莫纬还是昏昏沉沉不知身在何处。

    乾阳子把莫纬往旁边一丢,就见他“哇”的一声开始狂吐起来,稀里哗啦的。最后连黄胆水都吐了出来。

    吐完之后,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躺在地上便一动不动了。

    乾阳子皱了皱眉,上前踢了他一脚。

    “别装死,赶紧给老子滚过来!”

    莫纬仍是迷迷乎乎的。不过乾阳子这一脚踢得极有份量,他顿时就醒了。

    “尊……尊者。”莫纬抬起头,双眼泪汪汪的看着乾阳子。

    看,看他的眼睛,他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呢,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就饶他一命吧,好不好?

    “很好,你还没死。”乾阳子冷冷的说道,又踢了他一脚。“没死就给老子滚起来。”

    这个该死的虐待狂啊,砍刀的虐待狂啊!

    莫纬这回可是真的快哭了,欲哭无泪啊!

    不知道这虐待狂这回又要出什么招数来虐待他呢?

    罢了罢了,他真不是这虐待狂的对手,还是好好的话吧。

    莫纬慢慢的直起身子,艰难的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看到那边没有?”乾阳子看到莫纬终于话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稍微好了点。

    他伸出手指朝着不远处一座白雪皑皑的雪山一指,脸上一派凌厉。

    “那座山,名曰冰峰,冰峰之巅有一个天湖。天湖里的湖水寒若地底丈之处的冰块,你,给本尊到那天湖里去泡着,没有本尊的允许。不许擅离!”

    “啊?”莫纬惊恐的瞪大双眼,像是看到什么怪物似的看着那座雪山。

    妈呀,他刚从那赤源温泉里出来,身上像是被剥了皮似的,浑身皮开肉绽,没有一块皮肤是好的。

    可是这会儿。这个虐待狂让他去天湖里泡着!

    他突然想起刚才乾阳子拎他过来时说的话,“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冰火两重天。”

    冰火两重天啊,这就叫冰火两重天啊!

    莫纬只觉浑身发冷,他能想象得到,他这具火辣辣的身体,被那虐待狂扔到天湖里,恐怕瞬间就变成尸体了吧。

    祖师奶奶救命啊,他真的不想变成尸体啊!

    莫纬想要迈开步子转身就跑,可是他发现,他又跑不了了。

    一来是因为他吐了半天浑身发软,二来是因为,乾阳子又把他拎在手上了。

    “尊,尊者,你高大威猛英勇神武简直就是天神下凡,求求你就饶了我这条小命吧……”莫纬几乎是哭丧着一张脸。

    “别以为说几句好的本尊就会放了你。”乾阳子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冷冰冰的哼道。

    “谁让你的老相好得罪了本尊,本尊要是不在你身上加倍讨回来,那可真是枉来玄天大陆这一回!”

    老相好?他哪有什么老相好?

    “冤枉啊尊者,冤枉啊,我我我哪有什么老相好……”

    “你知道个屁!”乾阳子边走边骂,“反正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这样她就不好过了,哼!”

    什么乱七八糟的啊,又她又我又你的,这说的都是谁啊!

    莫纬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却又不能深究,只能附和着的应答。

    “是啊是啊,不能让她们好过,尊者你先把我放下来……”

    “放你娘的狗屁,想要本尊把你放下来,除非这雪山崩坍了!”乾阳子骂道。

    莫纬叫苦连天,要是他真的被扔到那天湖里,怕是他身上的骨头都得碎裂了。

    雪山怎么可能会突然崩坍嘛,这虐待狂就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可怜他根本无力反抗啊!

    看着乾阳子朝那冰峰越走越近,莫纬更是吓得不轻。

    “高贵的尊者,敬爱的尊者,你把我放下来好不好啊,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指东我绝不向西,你让我站着我绝不坐……”

    “呸!”乾阳子啐了他一口,“我要你这小兔崽子这么话干什么,要是你那个老相好我的话还差不多……”

    慢着慢着,是啊。想要紫语他的话,这小子是个关键呀,她不是很紧张这小子的么,偏偏这小子还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对她的好意一点也稀罕呢。

    那魔王对这小子如此着紧,想来这会儿一定是追着来了,也许他能把这小子做人质,让那魔王他的话。

    乾阳子想着。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

    莫纬也察觉到了,心内不由得一喜,他还以为是他的话起作用了。

    “尊者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很话的,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他苦苦的哀求着。

    “别吵!”乾阳子烦躁的瞪了他一眼,“别妨碍老子想东西。”

    莫纬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哀求的话,最终看到乾阳子压根不想再看他一眼,嘴巴张了张又合上,乖乖的由得他拎着。

    人质么。 这小子可以做人质吗?

    貌似这不怎么行得通啊,宫主是这小子的祖师奶奶,他要是把这小子拿做人质,宫主一定很生气,紫语那儿也未必讨得了好。

    乾阳子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这点子不行。

    但总是有点什么办法的。

    折磨他一顿,气倒是出了,但是办法也还是没有想到啊,一会儿紫语跑过来。还要把她也得罪了,这买卖不划算。

    乾阳子顺手把莫纬扔到了一旁,暗自摇头叹气。

    到底该怎么办啊?

    如果能说服这魔王帮着他宫主就最好了,可是。这魔王怎么才会帮他呢?

    莫纬却是大喜过望,这虐待狂好像想到了什么烦恼的事情,暂时把他忘在一旁了,他该不该趁此机会逃走呢?

    不过很快,莫纬就想明白了,逃跑绝对是一件蠢事。

    别说他根本就跑不掉。恐怕他还没迈出第一步,就要又惹恼这个虐待狂了。

    到时候他生气了,可就不仅仅只是把自己抓回来这么简单了。

    算了算了,他还是乖乖的呆在一边吧,只要他装着可怜的样子,这虐待狂兴许就会放他一马了。

    一道火红的流芒一闪,一个身影出现在莫纬的旁边。

    长长的白发,大红的迤逦披风,紫语的身子陡然一转,眼神冰冷的瞪着站在她前面不远处的乾阳子。

    乾阳子正在冥思苦想,怎么能利用这小子达成自己的目标,看到紫语陡然出现,也没有多大的惊讶。

    他一早就知道紫语在这小子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印,无论他去哪里,紫语想要知道都能知道,所以他也更笃定了莫纬对紫语的重要性。

    当然他也不是蠢笨之人,在玄天大陆到的种种传闻,包括之前的魔王莫纬之死,到现在这个在离洛虚空意外捡来的小子莫纬,只要稍加一点联想,他就能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再说他整天呆在赌城,怎么样也能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消息。

    赌城是什么地方?

    它是玄天大陆与魔域的集合点,龙蛇混集,什么人都有,想要打什么消息打不到呢?

    他倒是很明白面前这个就是几百年前死掉的那个莫纬,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现在只有金丹修为,而且所有记忆尽失。

    紫语对他看似严厉,实际上却是好得要命的,别人不知道,可是乾阳子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从她大把大把的灵石塞给他,让他好好训导这小子开始,他就心存疑惑,到后来,他查到的种种线索表明,他的猜测是绝对没有错的。

    其实这小子,只要利用得好了,真的是很有利用价值啊!

    乾阳子眉头都拧在一起,就差点没打结了。

    “乾阳尊者,你把莫纬带来这里做甚!”紫语冷冷的盯着他问道。

    “做甚?”乾阳子也回以她同样冰冷的眼神,“当然是训练了, 不是魔王陛下让本尊训练他的吗?”

    他话里话外都是讽刺,那一句魔王陛下叫得更是刺耳。

    紫语怒火中烧,她当然知道莫纬今天刚从那赤源温泉回来,现在这乾阳子却又拎着他跑这里来,很明显就是想让他到冰峰上面的天湖去泡。

    莫纬现在皮开肉绽的,那天湖的湖水寒若地底丈之处的冰块,要是再在那里面泡一泡,恐怕他就不用活了。

    她辛万苦才把莫纬找回来呢,虽然她允许乾阳子对他进行魔鬼式的训练,可是,她却不允许任何人把他再弄死!

    那天湖,就算是金丹大圆满的修士进去泡,恐怕也是难以承受的,更何况莫纬现在只是金丹初期,而且还刚刚受了赤源温泉的火辣之油。

    不过乾阳子说得也没错,是她让乾阳子训练他的。

    紫语气得一直在冷笑,“这就是乾阳尊者的训练之道?若真是如此,那以后就不劳烦你了!”

    “那怎么行?”乾阳子整了整脸色,一脸正气的说道,“收人钱财忠人之事,本尊怎可如此没有信誉?既收了魔王的灵石,自然不能半途而废!”

    他言之凿凿,加上一副正儿八经的神情,倒像是真是这样一般。

    “那些灵石就当是本王施舍给了乞丐,不要也罢!”紫语横眉竖目,冷哼道。

    不过这个比喻其实很不好,她是在说乾阳子就是一个乞丐呢!

    乾阳子却出奇的没有生气。

    “闻魔王一向财大气粗,今日本尊才知为何会有如此传闻了。”他摇头叹气道,“知道的人说是魔王乐善好施,不知道的还以为魔王和何人有仇呢,用这么多的灵石都可以买下人命了。”

    他说着,意味深长的朝着莫纬看了一眼,继续叹气道,“瞧瞧,现在都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条人命了。”

    “你!”

    紫语气得直出一只手指直指着他,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莫纬惊诧无比的看着这两人,一直没反应过来他们在说什么,直到后来,乾阳子说,瞧瞧,他都被折磨得只剩下半条人命了。

    再想到之前他们说的话,顿时有点愤怒了。

    原来是这个女魔王,是她!她用灵石让乾阳子来训练他的!来折磨他的!弄得他现在只有半条人命了!

    他和这女魔王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她居然要如此残忍的折磨他?!

    他生气啊,他真的生气啊!这女魔头怎么可以这么坏!

    乾阳子盯着紫语指着他的手指,也不生气也不说话,甚至可以说是有那么一点点,幸灾乐祸的表情……

    对,没错,就是幸灾乐祸!

    紫语心里一凉,顿时想起了点什么,回头果然看到莫纬一脸愤怒的盯着她。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