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萧寒和紫语,她一直以来都是相信的,她相信他们是可以把后背托付给他们的人,可是现在,却一个个的让她越来越感到心寒。

    之前萧寒帮着东方凌洬在玄天大陆掀起杀戮要瞒着她,虽然那时候紫语也帮了萧寒一个小忙,把她困于阵中,让她出不来,但她对紫语却还是信任的。

    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看不懂了,是真的不懂。

    萧寒当然也看出了她的困惑,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别想了,这事就交给我吧。”

    夕雨低叹口气,无声的点点头。

    她愿意相信紫语不是故意瞒着她的,而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可是,她还是需要调查一番。

    虽然现在应允了萧寒让他插手去调查,可是,她也不会完全撒手不理。

    夕雨当下就打定主意,回去后一定要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紫语为什么要这样做。

    紫语这件事虽然很重要,但眼下还有另外一件事也很重要,就是萧寒正在与她商量着的事。

    既然知道了骁涵在妖后手里,而现在谁也没有办法救他出来,唯今之计,也许就真的是只有把圣女先救出来,然后再借圣女的手除去妖后,把骁涵解救出来了。

    愤怒过,震惊过,现在的夕雨已经平静了下来,萧寒与东方凌洬有联系,紫语又瞒着她把骁涵带到离洛虚空,并且说要帮莫纬恢复记忆,乾阳子那家伙也主张救圣女,这一桩桩一件件,虽然看似很不可思义,但他们的最终目的却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救圣女。

    也许,这个圣女,她真的是不得不救了。

    夕雨正呆呆的想着,一股奇异的温暖从身后传来。一只有力的大手环上她的腰,把她整个人轻轻的圈入了怀中。

    她浑身一僵,却没有反抗。

    萧寒把她整个圈入怀中,低着头嗅着她的发香轻声说道。“你呀,就是想得太多,无论发生什么事,不是还有我吗?”

    夕雨心内一时间百感交集,好像。他们好久没有这样好好的相处了呢,这样温馨的画面,好久好久没有了。

    自从他在雪山之颠与她决裂之后,两个人要不就不见面,要不见了面就像仇人一般。

    而此刻这样,还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感觉到她身体明显的僵硬,萧寒心头却涌起一股酸涩的感觉,她,居然紧张至此?

    到底是什么时候起,她竟然对他如此疏离了?

    说到底。还是他的错吧。

    那时候为了帮东方凌洬在玄天大陆制造人间炼狱,又不想让她担心,于是便瞒了她,谁知后来瞒不住了,他干脆破罐子破摔,与她决裂到底。

    这件事,还是令她很寒心的吧。

    那时候他说出来的话,现在想起来,还真是自己都寒心呢。

    她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却愿意放下架子挽留他。她拉着她的袖子说,“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承担,我没那么脆弱。”

    他却冷冷的拒绝她,“我的事不用你管。”

    她从身后紧紧的抱着他。冷得浑身发颤,“萧大哥,有什么事我们可以一起承担一起面对,你不要这样好吗?”

    他却用力的把她的手辦开,“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

    她仍然不放弃的抱着他。倔强的说道,“就算你不喜欢我了,我也要缠着你。”

    可是他仍然是狠心的一次又一次的把她推开,最后把她一个人扔到雪山之颠,他飘飘然的走了。

    也许,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把她伤透了,已经寒了心无论如何,再也无法温暖起来。

    就如同此刻,她的身体,是明显的带着僵硬,明显的疏离。

    就算上次在离洛虚空共同把封印归位,就算他们之间还是有着许多共同的秘密,但是,她的心却仍然是冰封了起来。

    萧寒心里止不住微微的颤抖,突然无来由的害怕了起来。

    是的,他害怕,自踏上修真这条路以来,他萧寒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是,他在害怕。

    他害怕夕雨的心冷了,就再也暖不回来,就再也没法把心放到他的身上。

    果然,本来被他圈在怀里的那个小小的身体慢慢的离开了,她轻轻的把他双手推开,不动声色的离他远了点。

    萧寒只觉喉咙一紧,一股难言的滋味几乎瞬间就要把他淹没。

    “小雨……”

    他想说些什么,却又没法开口。

    那个小小的身体离他仅一步之遥,可是,他却感觉他们的距离是那么的遥远。

    夕雨回过头,认真的看着他的脸,好半晌,她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谢谢你啊萧大哥,谢谢你一直都在。”她笑着说道。

    萧寒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心痛得如同刀割一般。

    是的,她在笑,可是,那种笑却看得他莫名的心痛,他宁愿她如同刚才一般,愤怒的把茶壶摔到地上,气愤的质问他,他更愿意她指着自己破口大骂,也不希望她如现在一般,心平气和的笑着和他说话。

    “小雨……”

    他不甘心的再次拉过她的手,却被她很巧妙的避开了。

    “萧大哥。”她说道,“看来救圣女这件事是势在必行了,到时候还要麻烦萧大哥助我一臂之力。”

    同样的称呼,可是,语气为什么变得这么疏离了?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所有的一切皆在他的掌握之中,唯独是她。

    萧寒也笑了,很牵强的扯起一丝生硬的笑意。

    他本就是不苟言笑的人,只有在她面前才会表现得温柔如水,才会有那么多的笑容,可是这会他的笑容也僵住了。

    “小雨,你不必如此……”

    他很想说,但凡是关于她的一切,他必会倾尽全力,根本就不用她开口,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护她安好。

    可是这话。他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他的话只说到一半,已经被夕雨打断。

    “萧大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她打断他说道,“只是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应该往前看的不是吗?以前的事情是我一厢情愿,如果萧大哥不嫌弃,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

    萧寒额上青筋暴起,一双手在袖子下面攥得死死的。

    她说什么,她说什么?她说以前的事是她一厢情愿?不。不是这样的,从来不是她一厢情愿,她这样说,一定是因为在雪山的那一次,他如此无情的拒绝她,推开她。

    他还说他嫌弃她,怎么可能,怎么会,他怎么可能会嫌弃她?他爱她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嫌弃她?

    萧寒的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她。仿佛要一直看到她的内心深处去,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朋友,他要的,绝不仅仅是好朋友!

    而且,看她现在这种态度,哪儿是想和他做好朋友?分明就是想和他划清界线!

    他心里有言万语,似乎就要喷涌而出,可是到了最后,他只到自己嘴里蹦出几个字,那声音。仿佛不是他自己的。

    “好,我不嫌弃。”他说道。

    面前的女子对着他温柔浅笑,可是,他却看不到她眼里的丝毫笑意。

    “我就知道萧大哥是个明白人。”她笑着说道。

    他明白啊。他能不明白吗?萧寒心中苦笑。

    只得面前女子淡淡的说话声再次响起。

    “明天我就去找清风真人,告诉他我同意去救圣女了,其他的事还得劳烦萧大哥。”

    其他的事,还有其他什么事?

    哦对了,刚才他说,要调查关于紫语的事。

    如此说来。她还是信任他的对吗?

    “萧大哥同意了,那我就先告辞了。”

    面前飘过一抹淡淡的身影,马上就要飘出他的视线,萧寒后知后觉的一把闪到门边,把她在门前拦住。

    夕雨看到瞬间就站在门边的萧寒,不由得微微挑眉,“萧大哥,你这是何意?”

    真是可恶,难道他还想如同以往一样吗?那时候她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还撒泼耍赖死缠烂打的求他留下来的时候,他都没有丝毫的动容,现在又是闹的哪出?

    别以为陪她一起找到封印之眼,并把离洛虚空归位,他之前做的这些事情就能一笔勾销,他还真的以为没了他,她就活不下去了?真是笑话!

    刚才那副呆愣的表情又是作秀给谁看?谁不知道这萧大殿主心狠手辣,睚睢必报?难道还想要找她报仇不成?

    她现在耐心性子笑意盈盈的和他演戏,他还想如何?难道非得两个人撕破脸吗?

    “我陪你一起去找清风真人。”他横在她的面前,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不必了。”她很干脆的拒绝,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

    萧寒反而松了一口气,她不再笑了,她除下面具了。

    “我陪你去。”他坚持。

    夕雨又笑了,“我说了,不必。”

    萧寒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最后像是败下阵来一般,语气也软了下来,“小雨,我们可以不这样吗?”

    夕雨挑了挑眉,“萧大哥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萧寒几欲抓狂,她不明白,她怎么会不明白!她什么都明白!

    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心头的怒火,他依旧低低的说道,“之前的事,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我是不想你担心。”

    是吗?不想她担心,为了她好,所以才这样对她?

    哈哈,真是,有点好笑呢,打着为她好的幌子,就能这么残忍的对她?

    夕雨这回是真的想笑了。

    “是吗?”

    她笑咪咪的看着萧寒,那笑容让萧寒的怒火更甚,他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生过气,更别提发怒了,可是现在,他却不知为何,这些怒火似乎就要迸发而出。

    “我谢谢萧大哥的良苦用心了。”

    面前那令他发怒的人仍旧在笑,只是,这是冷笑。

    萧寒很明显的感觉到她在冷笑!

    可是,他当初的确是不想她担心,的确是为了她好,所以才要刻意瞒着她的,为什么她就不能理解呢?

    她冷笑完便想要粗暴的推开他,不让他横在自己面前,可萧寒是何许人也,又怎么会这么容易便被她推开?

    萧寒反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死死的按在原地,“气也气完了,骂也骂够了,不要再闹了好吗?”

    闹吗?她是在闹吗?哈,真是,好笑啊!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闹吗?”夕雨冷笑,“我和你好好的说话哪里是闹了?如果你不想帮我可以明说,我绝不会强人所难,萧大哥又何至于此?”

    萧寒的怒火终于也控制不住了,他死死抓住夕雨的手更加的用力,两双万年不变的深遂眸子犹如下一秒就能迸发出火来。

    “你这叫好好说话吗?你明知道我当初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为什么却要死死的揪住不放呢?”萧寒一双手更加的用力,几乎想要把她双手牢牢钳碎。

    感觉到他手上的力度,夕雨心下更是恼怒,这家伙,现在竟然这样对她?

    来不及细想,她提起灵力一下把萧寒的双手震开。

    萧寒冷不丁被她提起灵力震开,抬起头震惊的盯着她。

    虽然他们一直在纠缠,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动用灵力,甚至他想也没想过要动用灵力。

    夕雨不是普通的凡间女子,她现在是个元婴老祖,无论萧寒的双手再如何有劲,可是没有使上灵力,是根本不可能能弄痛她的,可是她,竟然用灵力把他双手震开!

    她竟然已经如此讨厌他,讨厌到要用灵力把他震开的地步了吗?

    “放开我!”

    夕雨根本没有细想,只是一心想要把他的双手甩开,现在看到萧寒那副震惊的样子也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你弄痛我了!”她圆瞪着双眼吼道。

    萧寒愣了一愣,他不敢确定,刚才他是不是真的没有用上灵力,不然,她为什么会说痛?

    这么一愣,本来的愤怒就少了一点点。

    “小雨,你我说,我不是故意的……”

    不待他说完,夕雨就狂吼着打断他。

    “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什么?不是故意要甩开我?不是故意不喜欢我?不是故意与我划清界线?不是故意说我死缠烂打?萧殿主,你说的那些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呢!”

    夕雨一口气吼完,顿时觉得心内舒畅无比。

    原来,这样吼出来的感觉,竟然是这么好的啊。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