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这圣女极有可能要赔上玄天大陆所有人的性命,这买卖真的划算吗?

    她是很想救骁涵,可是,如果要搭上这数以万修士的性命,却似乎也有点残忍了。

    她却是不知,面前这几人的心思和她有点相似,但是,却又比她的还要残忍狠绝几分。

    在萧寒心中,这数以万的修士,可是怎么也比不上一个夕雨的。

    要不然,当初在玄天大陆屠杀了那么多的修士,制造那么一个人间炼狱,他怎么会连眼皮也不眨一下?

    在紫语心中,这数以万的修士,当然也比不上一个莫纬。

    莫纬现在记忆全失,修为只是堪堪金丹而已,又变成那么单纯的一个人,站在紫语的角度,她当然希望她之前的那个莫纬能回来,能与她一起掌管魔域。

    当初就是因为他是魔修,所以他们的爱情才会遭到各大宗门的反对,并且还被朝阳殿追杀,可是如今你来看看,还有谁敢反对他们在一起?

    想到这里紫语就更加坚定了要让莫纬恢复记忆的决心,她已经等了几百年了,实在不想再等上一个几百年。

    乾阳子就更不必说了,他本就不是玄天大陆的人,就算这里的人全都死光光了,只要留下他的宫主,其他什么都好。

    至于那清风真人,他只要他的圣女,其他的,管他们去死!

    几人心思既然一致,看着那张藏宝图自然也是目光炙热。

    “且不论有缘没缘,现在既然我们的目的一致,那么我们就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蚱蜢,清风真人,你可要看着点我们哟。”紫语歪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清风真人说道。

    这要救圣女是他提出来的,要是有什么事情,让他撑着点也很应该。

    别看这牛鼻子老道一派正气,实质上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谁也不知道。

    紫语倒是明白得很, 这清风真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内心里可是把他们一个个的都算计在内了的。

    “阿呢陀佛,理当如此。老衲必会竭尽全力护几位伙伴安好。这点魔王陛下可以放心。”清风真人说道。

    哼,这么快就变成伙伴了。

    紫语心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过明面上却是笑得一派灿烂妩媚。

    “有清风真人这句话,本王就放心了。”她说道,“清风真人最是慈悲为怀。玄天大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连踩死一只蚂蚁清风真人都是极其不忍的,若是换成人,只怕清风真人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着吧。”

    这话说得可就有几分深意了,如果真是如此慈悲的人,又怎么会不管天下苍生的死活,只是一心要去救那个什么圣女?而且还是筹谋了一多年的决定。

    啧啧,啧啧,是真仁慈还是假仁慈啊?

    乾阳子眯起那双小小的眼睛意味不明的看着清风真人。

    “原来清风真人竟然是如此慈悲之人,当真失敬失敬!”乾阳子瞥了清风真人一眼。语气里满是讽刺。

    清风真人心中暗道不妙,这里几位都是不好对付的人,光是说话都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偏偏他还真是不太会说话,一个不好就要被他们抓住把柄。

    要是因此而被他们看出了些什么,那这一次救圣女的以。事情恐怕要泡汤了。

    罢了,他还是少说为妙吧。

    于是清风真人装作没有看到乾阳子的冷嘲热讽,闭上眼睛念了句佛号,决定闭上嘴。

    “阿呢陀佛。”他念道。

    紫语和乾阳子同时撇嘴,知道他不欲多言。也就暂时不再去管他。

    “此行凶险,不是说谁要护着谁就能护的。”夕雨低叹了口气,“你们可都想好了?”

    紫语对她微微一笑。

    “自然是想好了。”她说道。

    乾阳子目光坚定,“宫主。你就放心吧。”

    清风真人眼皮都没睁,依旧是闭着眼念了句“阿呢陀佛”。

    萧寒则是走到她身边,伸出一只手轻轻的盖住她的手,用力的捏了捏。

    如此,也是对她最好的回答了吧。

    看到众人如此,夕雨点点头道。“如此,我们先要把这各门各派之中的阵眼找到,布置好所有的阵旗,不能有一处遗漏。”

    上古星宿乾坤扭转大阵威力巨大,如有一处遗漏,则是处处破漏,在这一点上,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萧寒握着她的手目光温柔。

    “这个就交给我吧。”他说道。

    夕雨看他一眼。

    “好。”她回道。

    几人又商量准备一番,直到暮色沉沉才各自散去。

    夕雨却仍然是站在几案前,一瞬不瞬的盯着那张藏宝图,纵观此阵,横跨整个玄天大陆,阵旗所在不仅遍布各大门派之中,还有一些凡人居所也设下重重阵眼。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阵啊,此次只可成功不能失败,一旦失败了,恐怕整个玄天大陆将从此在修真界彻底消失。

    夕雨深吸了口气,从手里拿出一张玉盘。

    这张玉盘乃用碧玉刻成,晶莹剔透,握在手中触感冰凉,就像是握着一块寒冰。

    她把这张玉盘放到另一张几案上,用上了些许灵力,玉盘在案上慢慢变大,最终最成了几案的大小,把整张几案覆盖其中。

    细细看去,这玉盘上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小白点,像是标记出来的一些什么东西。

    原来这张竟然是整个玄天大陆的地图,地图上这些密密麻麻的白点,就是藏宝图中的各个阵眼位置所在。

    夕雨手掌一翻,一束红色的小阵旗出现在手上,这些小阵旗皆是三角形状,她把这些小阵旗一支支的慢慢插在玉盘之上。

    她的手缓慢而准确,小白点上很快就被她插得密密麻麻的,待插好以后再看,这些红色的小旗遍布了各门各派,远远看去,这些小白旗犹如在风中站岗的将士一般,威风凛凛。英勇伟岸。

    完成了一部份,夕雨又从手上拿出一束蓝色的小阵旗,这些小阵旗同样是三角形的,她看了看。又再一支一支的往玉盘上插上这些蓝色的小阵旗。

    蓝色的阵旗在风中飘扬,慢慢的在所有凡人居处突显出来,变成一张蓝色的地图。

    夕雨聚精会神的做着这一切,待把所有的小白点插上,玉盘上也屹然出现了一个阴阳卦。

    她沉吟一刻。一团白色的丝线出现在手中,她双手打出复繁琐的手结,迅速的在玉盘上穿针走线,片刻过后,无数的白色丝线把这些阵旗密密麻麻的连了起来,一层连着一层,一关连着一关,密砸砸的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

    待她完成这一切,天边的暮色更浓了,她又看了看手里的那幅玉盘。衣袖一扬,整副玉盘便消失在几案之上。

    夜色沉沉,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

    推开赌城办公室的大门,门边却站着一个人影,人影不言不语,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

    夕雨吓了一跳,萧寒这家伙怎么一直站在这里。

    以萧寒的修为,只要他不想被发现,自然是可以不让她发现的,只是他一直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故意留下来陪她的吗?

    想到这里。夕雨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意。

    “你怎么站在这里呢?”她嗔道,“不知道进去呀?”

    萧寒浅浅笑了,一把揽过她的肩头,顺手把她搂在怀里。

    “我怕打扰到你。”他说道。

    夕雨也任由他抱着。“所以你就傻乎乎的站在门口吗?”

    萧寒低低的嗯了一声,把头放到她的肩窝处,不再说话。

    这家伙,夕雨心里低叹了声,随后扳开他的头。

    “走吧走吧。”她说道,“我给你看点东西。”

    她边说边牵起他的手。自己在前面迈步先走了。

    萧寒看着被她紧紧攥住的手,嘴边露出一丝笑意,跟随着她的步伐大步的走了出去。

    夕雨带着他来到君陵岛的一片海岸之上,在一处沙滩上盘膝坐好。

    此时天上明月皎皎,海面黑沉一片,天地之间安静得不到任何杂音,只有海水拍打着海岸的声音彼起此伏,哗的涌上来一阵海浪,又哗的一声慢慢褪下,如此循环反复,仿佛永远不死不休。

    随手在海边布了个结界,夕雨衣袖轻扬,刚才的那副玉盘出现在沙滩之上。

    密密麻麻的红色小旗和蓝色小旗布满玉盘,白色的丝线如同蚕丝一般把整副玉盘包围起来。

    萧寒盯着面前这副玉盘看了半晌,最后惊疑不定的看向夕雨。

    “这是风火连城?”

    夕雨赞许的点了点头,“正是,想不到萧大殿主也知道风火连城,果然见多识广。”

    面对她半真半假的恭维,萧寒却是不为所动,他站到夕雨身旁,把手搭到她肩上,“你一晚上就在弄这个吗?”

    “是。”她说道,“我正准备出来借助一下星宿之力,没想到原来你一直没走。”

    她说着抬头看天。

    “早知道我就早点出来。”她看着萧寒眼睛亮亮,犹如此时天上正在眨着眼睛的星星。

    海风吹过,吹得她的头发一缕一缕的往上飘,脸上也被飘起的发丝覆盖,萧寒伸出手把她脸上的长发拨开。

    “早点出来干什么,舍不得让我等么?”他说着便笑了,低下头就往她唇上凑过来。

    两人站在沙滩上,海风很大,她的唇也被海风给吹得冰凉冰凉的,萧寒的唇也没有往日的炙热,此时也是一片冰凉。

    那两瓣薄薄的嘴唇冷不丁的凑了上来,夕雨先是蓦的一惊,然后便任由得他摆布了。

    他的吻细细密密,犹如花瓣般点点铺开,温柔的吻先是在她的唇边流连,然后便开始迅速的攻城掠地,他的舌头熟练的探入她甘甜的口中,贪婪的吮吸着她口中的芬芳。

    夕雨被他这么一亲,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踩在棉花堆里一般,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

    萧寒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头,他的吻也渐渐的变得躁热起来,浓重的呼吸不断的喷在她的脸上,脖颈上。

    他低吼一声,本来冰凉的吻便变得炙热无比,犹如狂风骤雨一般猛然落下,那不再是温柔的绵绵细雨,而是一头从熟睡中惊醒的雄狮,开始在山林里狂奔乱跳。

    夕雨浑身瘫软,在萧寒狂暴雨般的舌吻之下,她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双手环上了他的脖子。

    萧寒那特有的浓重气息钻进她的鼻孔,他的鼻息喷在她的脸上,脖颈上,他低声的呢喃着,双手越发收得紧,几乎要把她整个捏碎嵌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只觉得脖子又热又痒,禁不住浑身一个颤抖,不自觉的就要把脸别开,可此时此刻萧寒又哪里肯放开她?

    他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浓浓的鼻息一下又一下的喷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感觉到她的颤栗,他把她抱得更紧了,狂风骤雨般的吻再次袭来,沿着她光滑的下巴一直延伸下去,直到她的颈部,胸前……

    他的手慢慢的抚摸到她胸前的两团柔软,在上面不停的徘徊摩莎着,他的舌头则在她的脖颈处,沿着她光滑的肌肤慢慢的画着优美的曲线。

    夕雨身子一颤,几乎就要站立不稳,浓浓的,重重的男子气息充斥着她身体的每一部份。

    萧寒的舌尖再次爬到她的耳廓,低沉沙哑的男声从她耳边传来。

    “小雨,小雨……”

    她两手紧紧的环上萧寒的头,浑身犹如电击一般,根本无法反抗,嘴里却像是在回答他一般,情不自禁的低声呢喃道,“萧大哥……”

    到她的回应,萧寒身上就像有一团火,蹭的一下冒了出来,从脚底处直蹿到头顶,简直无法控制,他身下的那团火也蹭蹭蹭的跟着燃烧起来。

    夕雨正在沉溺当中,忽然感觉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的顶住了自己,她猛的一惊,马上醒悟过来,挣扎着从萧寒怀里逃出来。

    她可不是羞涩的小女生,她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感觉到她的抵触,萧寒手上的力道也松开了一点,他把头深深的埋在她的发丝之中,重重的喘着粗气,极力的控制着自己身上的那团火。

    PS:  咳咳,真是,这些情情爱爱的写上瘾了,掩脸………………

章节目录

妖女修仙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雨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阶并收藏妖女修仙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