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径归何处 作者:凤阁烟雨

    分卷阅读77

    曲径归何处 作者:凤阁烟雨

    当时他怀中抱着的那个勾|栏小姑娘,不过是个给点钱就来的可怜人,穆兰荫没有为难她。在扔下一纸休书后,穆兰荫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搬回了蛇祖门。

    “没关系,正好肚子里面那个就姓穆了。”穆兰荫说道,她生孩子的那段时间,聂流尘还是郁薇带着。

    穆兰荫和郁薇在一件事情上有共识,就是应该带聂流尘学点什么,书、画、棋有李目则教,不用担心,那琴呢?

    郁薇说道:“论弹琴,你还能跟我比?你好像只会弹琵琶吧。”

    穆兰荫自知男孩子弹琵琶确实不是很相称,但她还是忍不住说道:“弹琴肯定不行啊,琴声又不能御蛊,不行!”

    两人再次剑拔弩张,看到双方已经亮兵器了,不远处的亭子里,裴暮之捏捏眉心,转身对令狐拓说道:“你真不打算管?”

    “我怎么管?这两人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过中间夹着个小的……麻烦,乐器我是不会的,要不暮之你想想办法?”令狐拓摊手。

    裴暮之叹气,走过去把聂流尘抱起来,又回到了亭子,问道:“流尘,你的娘亲和师傅打完架估计天就黑了,要不跟暮之大哥一起玩吧,想不想学吹笛子?”

    聂流尘似乎很喜欢让他抱着,趴在他肩膀上问道:“你上次吹的那首吗?”

    令狐拓一皱眉,道:“那一首莫不是……教他不太好吧?还是小孩子,吹出来也是强作愁情。”

    裴暮之想了想,道:“那首是我瞎编的,我自己听的都有点伤感,不过你要学也行。”

    聂流尘点了点头。

    然后是关于聂流尘练什么兵器,左护法和副门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们都用的峨眉刺,可是一个男孩子用这种短兵器实在不太好看,只能先让他学习铁骨扇的用法。

    直到有一天,她们看见令狐拓正在竹林里带着聂流尘练习刀法,旁边竹子上靠着的裴暮之优哉游哉地吹笛子。

    令狐拓面不改色地解释道:“我练武的时候,他在旁边拿小树枝比划,我就顺便教教他。”

    令狐拓离开后,穆兰荫问聂流尘:“你喜欢刀?”

    聂流尘茫然地说道:“我在地上辨认草药,那个大叔把我抱起来,问我要不要跟他学刀法,他看起来有点凶,我怕他打我,就答应了。”

    一边站着的裴暮之赶紧说道:“好好学,学好了我的刀送你。”

    穆兰荫嗑着瓜子,瞪了他一眼,说道:“我说裴暮之,流尘长大估计也跟你是一个型的,你们这种小白脸就应该学剑,看起来比较潇洒,偏偏要学刀。话说你又不收徒弟,又没妻儿,以后青锋刀不传给他传给谁?就是这青锋可是神兵利器,我看你死的时候才会送出来吧。”

    裴暮之摇摇头道:“二娘子,说多少次了,我这刀名字叫天湛,你给起的这浅显直白的‘青锋’倒叫得挺顺口。”

    郁薇笑了一下道:“暮之,你当年好像就是被他硬拉着去学的刀法,现在他又硬拉我家流尘一起,你还惯着他?”

    裴暮之摇头道:“反正我觉得用刀挺好的。”

    聂流尘跑到裴暮之身边,拉着他的玄袍,踮脚伸手摸到天湛刀上,一脸激动道:“如果暮之大哥把天湛刀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裴暮之低头捏了捏他红光满面的脸。

    “大哥?”穆兰荫和郁薇互相看看,异口同声说出了一个词:“不要脸。”

    原来副门主和左护法也有达成共识的时候,可喜可贺。

    等穆千幽开始满地跑的时候,郁薇的身体越来越差,一度就只能坐在轮椅上了,站立都勉强。那段时间穆兰荫很烦恼,因为六岁大的穆千幽玩着玩着就跑到了蛇祖门禁室里,把蛇祖门师祖郁琢琅的灵魔同|修心诀牢牢记住了,也不能怪她,影壁上的每个字穆兰荫都曾经教给她。

    郁薇说道:“记性倒是真不错。”

    穆兰荫说道:“如果她从小真的按照这个练,成功了便是绝顶高手,失败了肯定就走火入魔死无全尸了,冒险这么干的很少。你说她怎么就记住了呢?万一真练了怎么办。真是的,记性随了她爹。”

    郁薇把穆千幽抱到腿上,说道:“好记性是好事,你也对自家女儿有些信心。”

    门外,聂流尘用小手端了个小碗进来,说道:“娘亲,喝粥。”

    穆兰荫看着那碗颜色不明的皮蛋瘦肉粥,问道:“你做的?”聂流尘骄傲地点点头。郁薇很感动,但还是没喝下去,因为味道太可怕了。

    “我觉得我自己做的,娘亲会很开心。”聂流尘扁着嘴。

    郁薇扶着轮椅的扶手,艰难地站起来,说道:“我教你吧,那边有剩饭,从最简单的蛋炒饭开始吧。”

    穆兰荫觉得做饭是需要天分的,反正她做不好,可是就比灶台高一点,炒菜还需要踩小板凳的聂流尘真挺有天分的,做得比她请来照顾孩子的老嬷嬷还好。但她不高兴聂流尘哼哧哼哧地给某两个人准备下酒菜,尤其是裴暮之逗他要不要一起喝酒的时候。

    “裴暮之,别带坏小孩!”可为什么聂流尘明明被逗哭了,还粘着他不放,怎么就这么喜欢他呢?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聂流尘坐在裴暮之怀里,他身后的人握着他的手教他写字。

    令狐拓坐在桌子另一边,问道:“你教他这个?他懂这是什么意思吗?”

    裴暮之道:“我只是偶然看到这两句觉得伤感,愿他一辈子不需要去懂此中意境。流尘,这两句话是告诉你,以后如果喜欢谁,记得一定要及时说出来。”

    聂流尘转过身,抬起头,懵懂地看向身后的笑容,问道:“那我喜欢你呢?”

    裴暮之忍不住和对面的令狐拓相对大笑,他摇摇头道:“这个不算,你不说我也知道。”

    郁薇最后还是走了,在聂流尘即将十一岁那一年,穆兰荫把她的灵位带了回来,供在自己家。

    她临走前,对穆兰荫说道:“我告诉你吧,那个孩子的父亲是谁。”

    听她说完那个名字,穆兰荫挑挑眉,说道:“你看上的男人倒是不错。”

    郁薇闭上眼,说道:“结局都是一样的。”

    穆兰荫说道:“也是,咱们一个爱上伪君子,一个嫁给真小人。”

    郁薇长叹一口气,说道:“你说咱们斗了一辈子,算不算扯平了?”

    穆兰荫看着面前那双永远带着锐利光芒看自己的眼睛闭上,再不愿睁开。

    后来,从枯翼君的年代日积月累留下的种种摩擦,导致仙魔大战一触即发,两败俱伤,琼华门南宫轩成了新的灵修门主,双方很快定下了不起冲突的盟约。穆兰荫一个人支撑起了整个蛇祖门,她把天湛刀挂在聂流尘腰上,说道:“好好用它,有人临死都不太舍得交出它呢,唉……那家伙去竹林之前说过,世上再无天湛,只有青锋,愿你带着它重新开始。”聂流尘一直低着头,没说话,手紧紧握着刀柄。

    “不是这样!路是要重新走,但是天湛就是青锋,青锋就是天湛!”穆兰荫目瞪口呆地看着聂流尘迈出门,把刀从腰上解下来,抱在怀里快步走开了。

    那一天,柳盈眉看着聂流尘一个人在悬崖上望着远方吹笛子,她只觉得那首曲子虽然很哀伤,但是真的很好听,她走过去,拽住聂流尘的袖子,说道:“大师兄,我好喜欢……听你吹笛子啊。”

    穆兰荫对聂流尘说道:“我想把盈眉许给你,你自己愿意吗?”

    聂流尘有些惊诧地看着穆兰荫的脸,低下头,许久抬起头说道:“师傅决定的一定是对的。”

    穆兰荫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着急,再等两年,十六岁再回答我愿不愿意。”因为她似乎听见聂流尘低头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而且谁都一样”。

    琼华门和蜀山都没有参加那次仙魔大战。

    送走穆千幽,接来南宫意,穆兰荫很放心,她还在想琼华门那边有南宫轩在,应该不会太为难穆千幽吧,还有南宫意,自己一定要对他好。

    可是人心还是太莫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end了,嘿嘿~

    恋耽美

    分卷阅读77

章节目录

曲径归何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凤阁烟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阁烟雨并收藏曲径归何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