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主人!呜......你终于肯认我了......呜......不要离开我--我爱你,我好爱你!」听到主人终于认了自己,叶方遥发狂似地甩着头大声地哭叫,才被主人操没几下就激动地射了出来--

    「啊啊--我的宝贝--」

    男人野兽般的嘶吼在耳边回荡,在叶方遥射精的同时,他突然感到一股不同于以往的滚烫热液猛烈地射进了自己的肠道--

    超乎想象的大量液体不停地贯进自己的下腹,让叶方遥被撑得哀哀叫了起来--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好胀......肚子要胀破了--

    「啊啊--主人......你射了什么进来?啊啊......太多了......我要被撑破了--啊啊--」

    随着男人持续的抽插,肠子里再也容纳不下的大量液体从屁股被硬挤了出来,随着股沟流满了整个大腿......

    腥臭刺鼻的气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之中,叶方遥这时才惊骇地发现了事实的真相!

    他在射尿......我的主人在我身体里尿尿......

    叶方遥完全被这种恐怖又淫秽的事实惊呆了。

    「呼......好舒服......」秦振扬俯身趴在他的小奴隶背上,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样我就安心了......我的小奴隶......你身体里已经烙上了主人的印记......你死都不能再离开我了......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这世界已经崩溃。

    世上的一切都在瞬间消失。

    只有在我体内的这个男人,才是我的命之所在。

    眼泪静静地流了下来,叶方遥抱住男人的手臂,全心全意、虔诚地说......

    「是的,主人......我是你的......我的一切都属于你......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我的主人......」

    拋弃了所有的道德禁忌、自由与尊严,你,就是我唯一的唯一--

    我的主人。

    ※ ※ ※

    主人的身体渐渐康复了。

    一切好象雨过天晴,但又好象没有。

    男人几乎是病态的执着,不让他离开他的怀抱半步。

    虽然自己很高兴跟主人寸步不离地黏在一起,但想到要像个小婴儿似地让主人喂他吃饭喝水,把屎把尿,叶方遥还是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老大、叶神父,楚先生和欧阳先生他们来了。」格尔的报告让叶方遥有种得救的感觉,差点感动到痛哭流涕。

    「快,快请他们进来。」

    「老大......?」格尔询问着他的意见。

    毕竟男人只要指东,在场的没人敢在西。

    「嗯,他们打电话通知我小奴隶的消息,是我的贵客,快请他们进来吧。」秦振扬坐在客厅沙发上,点了点头。

    「是,老大。」

    嘻,得救了,得救了。叶方遥窃喜不已。

    「那......主人,我可以起来了吧,让客人看到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我乖乖坐好。」秦振扬不满地拍了拍他的屁股。

    呜......不会吧!

    要是被那群狐群狗友当场看到自己被主人当成婴儿似的抱在怀里,那他这个自认天下第一英俊、第一潇洒的叶大神父,不就再也潇洒不起来了?

    呜......仁慈的天主啊,请祢千万别让他们进来,快劈个雷把他们轰出去!

    可惜天主似乎已经放弃了他这个堕落的子民。

    「嗨,叶大神父,别来无恙啊。」欧阳道德带着他的宝贝小鹿,意气风发地走了进来。

    「是啊,看来我们请的医生医术相当高明,我们的叶同学看起来气色不错啊。」楚慎之也笑瞇瞇地带着他心爱的弟弟楚天玉走进客厅。

    「我的小奴隶这些日子打扰大家了,都是我这个做主人的管教不当,秦某在此向大家谢罪。格尔,倒酒。」

    「是,老大。」老大就是老大,说话的气势就是不同。格尔骄傲地想。

    「咦,叶神父,你怎么了?为什么脸这么红?」小鹿潘俊伟看到叶方遥坐在看起来就一脸黑手党相貌的秦老大怀里,满脸通红,不禁关心地问。

    「啊,没有......没有啊......」

    呜......这只心地善良却头脑简单的小鹿,简直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嘛。

    「哈哈,叶大神父,你真是好命啊,竟然能让我们秦老大这么将你捧在手心里,寸步不离,真是太令人羡慕了,哈哈......」欧阳道德也出来火上加油。

    「没错,难不成我们叶大神父是有什么难言的隐疾,所以才娇弱到必须让秦老大抱在怀里照顾?」楚慎之也不甘寂寞地出来「赞声」。

    「闭嘴啦!要你们这些鸡婆啰唆!」叶方遥恼羞成怒,气得破口大骂。

    「不准无礼!小奴隶为什么对我的贵客这么凶?你是不是不高兴他们通报主人你的行踪?你巴不得没被主人找到对不对?」秦振扬想到这个可能,脸色不禁一沉。

    「冤枉啊!主人,我才没有这么想。你不要误会我!」叶方遥看到主人难看的脸色赶忙澄清。

    呜......都是这些专门出卖他的狐群狗友害的,给我叶方遥记住。

    此仇不报非「神父」!

    「好了,各位贵客难得来访,今晚不妨一起吃晚饭如何?」秦老大本来就打算找时间好好答谢这些好友。

    「主人,不用了吧,他们都是大公司的老板,日里万机,应该没空才对,我看下次好了。」叶方遥才不想在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好友面前出糗,连忙出言阻止。

    「有空有空,我们怎么会没空呢?你说是吧,阿慎?」欧阳道德坏坏地一笑。

    「是啊,我们有空的很。就算没空,只要秦老大一句话,我们有天大的事情也会赶来赴约的,你说是吧,玉儿?」

    「哥哥说得对,我最喜欢和叶大哥一起吃饭了。」楚天玉也奸诈地笑了笑。

    叶方遥看到他们几人一搭一唱地说个不停,差点气到捶心肝。

    呜......我叶方遥一定是倒了八百辈子的楣,才会认识这些尖牙利嘴、包藏祸心的家伙!

    「各位有没有比较中意的饭店可以提出来,我是主随客便。」秦振扬笑笑地说。

    「那我们干脆到阿慎的私人招待所去吧,那里的菜色挺不错的。」叶方遥连忙提出意见。

    嘻,阿慎的私人招待所可不是外人可以随便闯进去的,这样就不会被太多人看见我的糗态了。

    可惜楚慎之等一干好友哪可能如此轻易让他得逞。

    「不好意思啊,我家的私人招待所正在重新装修。」楚慎之眨眨美丽的大眼,一副充满歉意的模样。

    「我知道一家餐厅台菜做得非常不错,秦老大刚到台湾,肯

章节目录

激爱小神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迷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迷羊并收藏激爱小神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