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自己人生无憾。

    带戏服排演一次,楚驰誉记忆力好,台词已经全部都能背下来,逆天的是他似乎把朝灯的台词也顺便记了,每当朝灯忘词或是说错,楚驰誉都会淡淡地纠正,班花对此似乎超级高兴,从头到尾都眼光盈盈。

    “你今晚上线吗?”

    朝灯和楚驰誉一起换下戏服还给扶月,中途,前者看似随口问后者道。

    “有事?”

    “如果你上线的话就有,”早在四天前,楚驰誉换位置的当晚朝灯便和他交换了聊天号:“我有事想跟你说。”

    “不能现在说?”

    “我有面对面交流恐惧症,”对方像是好笑的目光睥睨过来 ,朝灯面不改色乱扯:“所以,今晚会在吗?”

    你会在的。

    因为你已经两颗星了。

    没有人能抗拒朝灯灯的魅力,嘻嘻嘻嘻。

    时间趋近十一点,万籁俱寂,瑞嘉都的庞大别墅在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座座蔓延,这儿是二十年前城市重点开发的富人区,真正的名利场,能住这里的通常不是近些年新起的暴发户,而是家里有底蕴殷实多日的老权贵,外面管家敲了敲门提示整点,楚驰誉懒得答应,平时他做完作业十点左右就躺下休息,今天为了等某个人的消息,他百无聊赖坐到了十一点。

    会是什么?

    他才十七岁出头,平时表现得再成熟冷静也不过是长在象牙塔的少年,朝灯是他过去从没遇见的那类人,即使隐隐有了猜测,他依旧好奇。

    【在吗?】

    楚驰誉按下输入。

    【在。】

    【作业做完了?】

    【刚写完。】

    他撒了谎,楚驰誉不太想让对方有可能知道自己无所事事坐了一个小时。

    【明天借我抄~】

    他刚想回复,那边又立刻发来了一条信息。

    【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就像有某种辐射出来的魔力,即使他交过女朋友,收到的表白也多得不计其数,楚驰誉依旧感觉心底蔓上潮水般沉厚又空空落落的感情。

    他迟疑片刻,打字道:【抱歉。】

    另一边的朝灯看着这两个字,略略失望又不出意外地扔了手机。

    [没有人能够抗拒朝灯灯的魅力?]

    [对啊,比如我感觉你随时窥视我的一举一动,以满足自己不可告人的欲望。]

    [呵。]

    系统这一声呵,真是嘲讽满分,让朝灯都有点不好意思。

    [他已经喜欢我啦,]说话人装出一副情场高手的样子:[只是自己还没明白,不过,其实更好的办法是继续暗示一段时间,等他主动表白。]

    [可你没有。]

    [那是最好的办法,不是最快的,]他嬉皮笑脸:[高效第一,我总要证明你没找错人。]

    [时间拖得太久,对彼此都没好处。]

    他能力的压制会越来越虚弱,遇见他的人会越来越疯狂,楚驰誉也将因过长时间离开原主面临崩溃,由这个人格碎片分化出来的世界理所当然随之倾覆。

    [遵旨。]

    早晨清新的空气流席卷而来,伴随凋落在地的半夜春雨,风迁徙后只剩下残存水滴沿檐坠地的稀疏声响,朝灯进教室时发现一条走廊相隔位置的家伙也到了,他笑笑朝楚驰誉打招呼:“早啊。”

    “早。”

    楚驰誉不置可否看了看他。

    “那个,作业?”接到对方递来的练习册,朝灯坐下摸笔:“谢了。”

    整个上午他们都没说几句话,尽管如此,时不时能感到那边投来若有若无的视线,对方在看他,确定了这个想法,朝灯心满意足勾了勾唇角。

    很快了。

    下午体育课,一行人照例约楚驰誉打球,男生们从教室最后排捞出篮球,成群结队走下去,本来朝灯也该跟着他们一起蹉跎时光,不料英语老师让他去一趟办公室,他只得让其他人先走。

    进去之后,他才发现本该至少坐两三个老师的办公室只有英语老师一人,那是个姓顾的男教师,年轻帅气,在异性的学生和同事中很有人气,不过二十出头却能在七中任教,带的还是这届楚驰誉所在的a班,自然有不少裙带关系,看见他进来,英语老师面上划过一丝狰狞。

    “朝灯来啦,”顾老师招呼他:“过来一点。”

    他向前走了几步,突然看见男人手上贴着很大的ok绷,脑海里霎那掠过什么,朝灯不动声色:“顾老师有事吗?”

    “有事,很大的事情,”男人脸色越来越怪异,死死盯着他,手在抽屉里急促翻搅,掏出一把带着套的匕首:“朝灯,为什么不收下我的礼物呢?那天你把它丢进垃圾桶,我找了好久才捡回来,真是让人伤心。”

    [爱意值三星半]

    [恨意值五颗星]

    是那个人头。

    他的手有伤,楚驰誉说涂在人头脖子上是真正的、凝固的血液。

    “因为没我好看。”

    他漫不经心笑笑,趁对方着迷又病态地注视自己,一扭头就往门边跑。

    日,实在是太他妈变态了。

    怎么早没看出给自己上课的是这种妖魔鬼怪。

    “对啊……哈…”被留下的男人迷恋地注视他的背影,阻碍匕首的匕套胡乱甩在地上,他迈开腿用最快的步伐追赶:“没有你好看……哈哈哈哈哈!…那就给我你的头啊……杀了你!朝灯,朝灯,去死吧、乖乖去死……!”

    哇,这白痴跑得还不慢。

    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密集,下楼梯过拐弯都能瞥见男人癫狂的脸,再这样说不定真的会被杀掉,该怎么办。

    他脚步一顿,随后加快速度往体育馆的方向跑,刚下过雨,地面还保持着潮湿,楚驰誉他们最可能在体育馆打球,身后追着跑的男人嘶声力竭吼着什么,占地宽阔的体育馆近在前方。

    已然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异常追赶上来,朝灯此刻倒希望英语老师别那么快被阻拦,为此他加快脚步,后面的人见状也拼尽全力愤怒地想要抓住他,朝灯用力撞开体育馆的大门,就在一楼篮球训练场,个子高挑的少年刚准备从队友手里接过传球——

    “楚驰誉!”

    他转过头,看见冲进来那个人焦急害怕的脸。

    “救我!”

    黑如点漆的瞳眸深处浮开凛冽,少年修长结实的手臂一把抢过篮球,不加犹豫对准朝灯身后的人用力投掷过去,飞速运行的篮球在空中拉出一道利落痕迹,准确无误绕开朝灯砸中了面目狰狞的男人。

    “楚少三分啊。”

    旁边人没注意发生了什么,一句话真心赞叹他的球技,朝灯速度没停直接撞在楚驰誉身上,少年不宜察觉地僵了僵,却下意识以保护者的姿态将他揽进怀里。

    “朝灯——!!!”

    被篮球砸中的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