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却浑然不知黏了上来。

    “愤怒的勇者与王巧妙周旋,终于觅得良机,将洛达西一举刺杀。”

    后心插入利刃,血液分析崩离,貌美如女的王倒在英雄怀里,朝灯十分激动偷偷蹭了蹭,哦哦哦哦大少爷身材好棒,哦哦哦哦月月选得好,就是要gay剧。

    [恶意值一星半。]

    哇擦,为什么?

    虽然又有小星星真的是非常开心,不过他妈的,我不是很懂。

    楚驰誉视线掠过对方纤细脚踝上的假血,心中黑暗疯狂生长到从未有过的厚度。

    “传信飞鸟将胜利散播到王的国土,人民欢呼庆祝,盛赞少年英雄的丰功伟绩,尽管无数人反对,新成为王的英雄依旧不忍对洛达西狠下杀手,为了抚平民怨,新王将他囚死于不见天日的高塔之上。”

    巨大舞台连绵无尽,场中央一人淹没于花海和光耀,显赫为皇,另一人则受困于不尽黑暗,依稀能看见一截带黑铁铐链的细白脚踝,沉重枷锁拖拽在地,人人都能想象锁住魔鬼的桎梏如何强大而不可挣脱。

    这场景像一个启示、不着痕迹的预言,阴晦的灵犀一照。

    “历经百年,当年的英雄消逝,人们打开高塔,惊异发现早已死去多年的洛达西依旧维持少女般生动鲜活的模样,他的手死死扒住窗沿,脚部因剧烈挣扎保有深可见骨的伤口,他似乎终生在为自己所犯的恶行赎罪,终生都试图逃离囚牢,而未能乞得上苍原谅。”

    幕布降下,演员们快速收拾舞台道具撤退,朝灯皱了皱眉,原本扶月说脚链的钥匙就在放锁扣的位置,现在却怎么都找不到,他只能先下台,脚上重物叮当作响,感觉真是……羞羞。

    扶月看他这样下来,想都不想就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大美女风情万种翻了个白眼摸出备用钥匙扔给他,没等朝灯接到,从后面探出了一只修长的手,食指随意勾了勾,钥匙环刚好套在对方手里。

    “帮你。”

    朝灯下意识想说不用,旋即想起自己现在的角色定位,立刻乖乖把小腿伸出去:“谢谢誉誉~”

    科科,幸亏一路走红毯没踩灰。

    楚驰誉没说话,一只手慢慢覆上他的脚掌,触手皮肤滑嫩冰凉,丝绸般细腻的触感直抵人心,朝灯的脚是正常男生该有的大小,但骨骼和皮肉都极其漂亮,好似稍微用力就能捏碎,这样一双脚和它的主人,注定就该被养在深阁,待他轻巧地取下铐链,楚驰誉看似不经意撞到了对方脚踝那儿突起的一小块骨头。

    他抬头看,果然朝灯丝毫没注意自己的小动作,后者一直微微弯起眼睛,脸庞像初生旭日般娇艳欲滴。

    “扶月,我们先走啦。”

    既当主持人又负责本班念白的扶月比了个ok,看见朝灯果然和楚驰誉走一起,视线掠过离开的两人,她无意间看到朝灯右脚踝那儿显眼的红色,像花瓣,又像印记。

    之后的节目水平参差不齐,除了一档名为“年年有鱼”的舞蹈,其他总体的节目效果都不太赶得上a班的舞台剧,等主持人宣布那档舞蹈与另一个歌唱类节目并列第二后,a班的学子们已经开始私下欢呼。

    “一等奖,高三a班,《刺杀洛达西》!”

    “yeah!!”

    “感谢班花,感谢班草,颜值撑起一片天!”

    “对对对,”同学一巴掌拍上朝灯后脑勺:“班花和班草在一起吧,美爆地球。”

    “好的,”朝灯非常不要脸顺水推舟,整个人往楚驰誉身上挂:“誉誉,我喜欢你啊。”

    楚驰誉没推开,一动不动让他凑过来。

    “噢噢噢噢!好热辣!”

    “楚少快亲,是男人就亲下去!”

    整个事件在楚驰誉啧了声捏住朝灯的下颚,有些下流地拍拍他的脸后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高潮,平时向来安分的a班学子鬼哭狼嚎,直到班主任一脸严肃让他们安静才得以平息。

    “对了,三千块怎么花?”

    “全班网吧开黑,楚少带朝灯,我们带妹子。”

    “做梦,”扶月穿着礼服从舞台上下来,胸前不深不浅的沟壑让一干男生看愣了眼:“烧烤怎么样?烤完我们夜间包场看电影。”

    作为颜狗,朝灯一直是扶月妹妹的忠实粉丝:“赞同。”

    “没意见。”

    “烧烧烧!看看看!”

    “那就决定烧烤和电影,”扶月点了个平时会玩儿的男生让他找地方:“时间定在下次月考后?刚好有个月假。”

    岁月匆忙划过少年的皮肤,单薄春衫步入初夏的绚烂白昼,黄昏被无限延长,即使到了放学后,头顶辽阔的天际依旧有落日熔金之景。

    月假如约而至,大多数女生都想回去换衣服,索性规定集合地点,到时间自己来就行,扶月他们挑的是家韩国烧烤店,事先预定的大横桌拼一拼能让所有人坐在一起,菜还没烤熟,已经有男生开了酒去一边抽烟,楚驰誉来的时候,就见朝灯问别人要。

    “抽么。”

    朝灯冲他笑笑,透过白白的烟雾,他的笑容艳丽又暧昧。

    楚驰誉感觉心脏仿佛微微颤动,他接过朝灯手里没燃的烟,刚发现没打火机,正对面的人便叼着细长的烟身对上他口里衔着这根,烟头摩擦,火星跳跃,他注意到朝灯左眼皮上有颗淡色的泪痣,平日不明显,只有当他低头才能瞥见。

    菜好了一大半,扶月任劳任怨帮他们烤了食物,等朝灯和楚驰誉坐下来好一会儿,他才发现对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

    “你不饿吗?”

    “饿。”

    “那你……?”

    “他是猫舌头啦,”经常和楚驰誉一起打球的同学笑道:“烫的东西吃了会难受,得等冷一点才行。”

    [系统统~]

    [嗤。]

    我干飞你哦,什么态度。

    [猫舌的人口腔神经末梢非常敏感,被烫到后舌头容易红肿、溃烂,]系统顿了顿:[你装天真可爱的好机会。]

    [老子本来就比你可爱1000000倍。]

    不单单容易被烫到,当小孩子还不能察觉到自己的与众不同时,家长可能认为进食速度比旁人慢是孩子在故意作怪,一大伙人出去玩儿,永远不能维持正常的吃饭速度,有猫舌头的人,通常会更为敏感多疑。

    “我记住了。”朝灯认真点点头,重新拿了个木盘,给自己挑食物同时也顺便把另一份食物冷在木盘上,等时间差不多,他将木盘往楚驰誉的方向推了推:“喏。”

    子夜般的瞳眸闪烁片刻,楚驰誉见那个人笑着说:“我吃东西太快,正好你慢点我也慢点,吃完了我们去灌酒玩儿。”

    [好感度三颗星,恭喜小可爱。]

    [……]

    不用他找,班里同学几乎轮番过来喝酒,个别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