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加之身量修长,骨架挺拔,随之生长的肌肉线条流畅又漂亮,朝灯想像了一下觉得实在是太带劲了:“超棒!快点回来吧,想见你。”

    “嗯,乖,我也想见你。”

    时间到,楚驰誉挂了电话,旁边的室友挪揄地搭上他的肩膀:“楚少,女朋友啊?”

    上头特意叮嘱过楚驰誉的身份,即使他父亲再怎么暴跳如雷,也始终不忍心真正伤害自己的儿子,一旦他身体过分不适或情绪崩溃,自然有人把他从全封闭的集中营送回楚家。

    同他一个寝的室友们原本从心底轻视这位首都降下来的太子爷,在发现对方硬是承下了和他们一样高强度的训练,从没有过经验的搏击和枪械运用学得比谁都快,野外实战也从不喊苦,态度情不自禁渐渐转变,尤其是在楚驰誉敢单挑一营的黑人教官,挑完面不改色把之前雨林战吸血吸成粉色的草蜱子拿火刀一条条从肉里挑出来后,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此真心当哥们儿。

    长得帅、有钱有权、胆量大、能力强,据说还是这届高考的省状元,室友忍不住砸砸嘴:“你女朋友肯定很漂亮,很黏你吧?”

    “他是很漂亮,”明明才过一个月,想着几乎像是多年前的高中岁月,楚驰誉眼里掠过难以察觉的温柔:“应该算黏我。”

    “不黏你黏谁?高富帅中的高富帅,”室友拿手比划:“你一个人比我们整支军队还值钱,她很有眼光嘛。”

    楚驰誉睥睨了他一眼,安静地抬步往前走,室友来了兴致:“诶我说楚少,有照片吗?给兄弟羡慕羡慕呗,”说到这儿,室友嘿嘿两声:“你们有没有弄过?上次冲澡看你那儿那么大……”室友瞧他不说话,识趣地拍拍他的肩膀:“她一定很辛福。”

    九月的雨水与阳光交叠,草木浓密的阴影投落炎炎烈日的闷热信号,全国学府逐步拉开大门,迎接新一批学生迈入人生的又一篇章,d大蕴有百年历史的土地上,作为新生代表的俊美少年正当着全校所有人发言:

    “……今天这样晴朗的日子很容易让人产生希望,但即使遇见阴云密布的日子,遇见险阻和痛苦,也一定要怀揣重负、勇敢前行,愿大家在大学四年里倾听自己的心声,为你认为重要的事业奋斗,成为你永远想成为的人。”

    台下掌声雷动,无数爱慕和赞赏的视线注视着场中央身姿挺拔的少年,他微微颔首,脚步利落走下讲台,漆黑的双眸平澜无波,与道贺的同学和老师交谈几句,楚驰誉快步走向自己心心念念那个人的位置。

    很好找,那个人走到哪里,哪里就像被光彩照耀,从始至终伴随着骚动和不正常的爱意,果然,他在人群里看见了朝灯高高瘦瘦的背影。

    瘦削的脖颈和细细碎碎的柔软发丝,即使经历了军训,他依旧保持着近乎苍白的肤色,让楚驰誉忍不住想在白瓷似的皮肤上留下一个个红艳的掐痕,他张了张口,刚想呼唤对方的名字,却听见日思夜想的熟悉声音轻笑道:“这么喜欢我啊?”

    楚驰誉的脚步顿了下来。

    站在朝灯面前的是位高挑英俊的男生,琥珀色的眸子此刻灿若繁星,不尽的痴迷和爱恋萦绕其中,他急急忙忙去拉朝灯的手,柔嫩的触感和肌肉下血液流动的脉搏令他恨不得一点点舔烂这条玉似的手臂,只见它的主人冲自己漫不经心道:“我考虑下吧,不过在那之前不准来烦我。”

    男生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随即喜悦无比地点头:“好,你想好后给我答案就行,”像是怕他不答应,男生补充道:“我是真的非常喜欢…不,我爱你,我——”

    朝灯像是感应到什么,背后强烈的视线令他微微侧头,即使隔得很远,楚驰誉依旧能发现他唇角的弧线小幅度地变了变,原本懒懒散散的嗓音也像因恐惧般漂浮不定:“别啰嗦了,快走啦。”

    他看见自己了。

    楚驰誉面无表情,男生念念不舍地听话离开,过了几分钟,他才上前,他记得朝灯紧张时会不自觉眨眼睛,浓密的睫毛蝴蝶振翅般不断颤动,明知这几分钟对他来说如同煎熬,心里却克制不住升起快意。

    “朝灯。”

    “誉誉~”那个人转过脸,艳丽的面孔像神话传说里最引人堕落的鬼魅,朝灯的眼窝比普通亚洲人深,水墨般静谧的眉眼却冲淡了这种空邃,他虽然漂亮,但不见女气,十足十的东方美人:“想不想我?想我吗想我吗想我吗——”

    朝灯整个人一跃挂在他身上,年轻男孩子温热的身体让人深刻领会到美好和甘甜,楚驰誉迷恋地环住他的腰,把人揽入怀中,即使他做了恶劣又糟糕的事情,依旧能对自己笑得灿烂无比。

    果然,伴随着炼狱般美丽的皮囊,其中的灵魂怎么可能干干净净。

    [恨意值两颗星。]

    “啊……”

    朝灯缩在楚驰誉怀里,永无止境的强烈快感让他双腿发软,整个人都没办法站立,他的声线可怜地颤颤巍巍,双眸也泛起水光,朝灯气息混乱地搭上楚驰誉的肩膀:“……离开这里,好不好?”

    对自己的恋人再了解不过的楚驰誉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挑了挑眉,顺从地抱起朝灯走离操场,经过一个月军营训练,就算成年男生的重量对他来说也非常轻松,当他抱着朝灯踹开公寓大门,手指滑过臀缝,才发现对方已经湿透了。

    好像比上次见面更敏感了。

    楚驰誉眸色暗了暗,没再多言压到了对方身上。

    结束后,楚驰誉抱着他去浴室清理,因为朝灯的特殊性,他们先前就商量好一起搬出来租校内公寓,开学前军训时他没能回来,父亲见他身上留了疤,宁可跑去挤地板睡、吃味同嚼蜡的压缩罐头,也不肯低头回来当楚家风光无限的继承人,失望和懊恼下延长了他在军营的时间,才导致他刚来得及租了公寓就马上跑去演讲。

    他的手抚摸过朝灯的左眼,此刻后者眼皮闭阖,淡色的泪痣清晰可见,泛红的眼角使他看上去像刚刚流过泪,他确实是哭了,楚驰誉最后轻柔地点了点他的泪痣,站起身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少舟,…是,……帮我查一个人,叫朝灯,对,我那个同学,查一查他从小到大的档案和家庭背景,父母也查清楚……”他难得烦躁地说了脏话:“操,我关系网不是被老头子压着吗?…你尽快……”

    [醒了就别装。]

    [要装,惹不起他,]朝灯回味了一下整个过程,只感觉从头爽到脚,发自内心感叹:[我爱恨意值。]

    系统缄默顷刻:[你不怕吗?]

    [怕,怕死了,]朝灯睁开眼,装模作样弱里弱气叫了楚驰誉:[他一直让我特别有感觉,一个暑假没见又长大了,你说一般人五星恨意值想分尸,他想干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