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最后一次,朝灯。”楚驰誉将他带进怀里,顺着脊梁轻抚,似在安慰他,又似在宽慰自己:“我们不要走到那一步,好不好?算我求你的,你别逼我。”

    “……”

    呜呜呜哇哇哇誉誉不要这样。

    明明是这么不轻不重的威胁,却比什么都来得有力量,正抱着自己的少年,的的确确被他伤害到了。

    ……我真是个有罪的男人啊,妈的。

    他和楚驰誉都请了一天假,两个人窝在公寓腻歪了十多个小时,临近傍晚后者接了个电话,打了招呼有些匆忙开门离去,从他最后的揉头来看,没有感觉,楚驰誉的气已经消了。

    他对自己容忍度真的很高哎。

    朝灯无所事事在屋子里乱翻,从楚驰誉的专业课本里,他翻到了一份档案,调查对象是朝印鸿,这名儿似乎有点耳熟?

    他立马手贱地拆了档案,才发现这里细致地列出了档案主人的生平,大至证件证书的复印件,小到工作过的岗位和过去就读学校一应俱全,正琢磨楚驰誉弄这么个东西干什么,他翻到最后一页,附加的照片让他的手指停在空中。

    这个照片上的人,是他老爹。

    朝灯小心翼翼把纸张整理好放回去,楚驰誉向来仔细,再三确认没有放错顺序,他合上了对方的专业课本。

    在那之后,他又翻箱倒柜陆续找到了妈妈的资料和自己的资料,不同的是,他注意到自己的姓名栏旁有人用笔重写了他的名字,利落又飘逸的字体留在打印字的旁边,他几乎可以想像楚驰誉低头写下他名字时的样子。

    被调查了啊。

    果然大少爷也不是单纯无害的家伙。

    钥匙转动的声音犹如警鸣,朝灯傻眼地看着被自己扯出的一室狼藉,这点时间完全不够他将房内恢复原状……哇擦毁了毁了毁了。

    “嗯?”

    有人从背后望着蹲在一堆书本里的朝灯,看清他手上拿着什么,楚驰誉的瞳孔收索瞬间又恢复原状。

    “你想离开我,我想掌控你,”他的嗓音低沉中带着清澈质感,缓缓落在房间内:“挺公平?”

    他知道了自己的家庭情况,楚驰誉不会做无用的事情,除却单纯的了解,将来某一天,这些都能成为控制自己的筹码。

    如果不想父母丢掉工作,被完全不认识的人追债——

    “别再犯错了,”楚驰誉见他不语,语气带上不自觉的喜爱和怜惜:“你乖乖的,我会拼尽全力对你好。”

    如果不乖呢?

    当然只能送你下地狱了。

    第9章 笼中娇人

    咔咔按动的快门声接连不断,耳听之处只剩下嘈杂提问,长短不一的话筒被送到眼前,女人的高跟鞋在地上歪歪扭扭。

    娱记们的眼睛死锁最近风头无两的新晋天后,即使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她看起来依旧千娇百媚,混血儿特有的精致相貌在上妆后更显美艳,绰约身段由暗红的刺绣连衣裙紧密包裹,诱人的修长美腿下蹬着泛出金属色泽的细高跟鞋,任谁都能看出,在赴约前她做了多么仔细的打扮。

    甚至在被一大堆娱记包围后,女星也表现得并不害怕,刚开始的慌乱过去,她突然光明正大去挽旁边男生的手,毫不在意这样爆炸性的桃色新闻对自己的事业有多大影响。

    “这样也好,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她甜蜜地笑起来,少女般的羞涩和反常的欲望出现在她的神情里,仿佛沉浸在某种美好又隐秘的幻想之中:“只要有朝灯,我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不在乎。”

    站在她旁边高高瘦瘦的男生目光里流露出不自然的惊慌失措,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瞳孔微微放空,整个人犹如被某种极端的恐惧笼罩。

    即使如此,依旧不能阻止娱记们对他的注目渐渐变得迷恋,当第一个人对准他按下快门,所有人如梦初醒那般疯狂拍摄他的身影,他抬手想挡住刺目的镁光灯,有人情不自禁去勾他的衣领,漂亮的混血女星厌恶地挥开伸来伸来碰触他的手臂,毫不在意自己的指甲因用力过度被折断了一半,绯红的血液滴落在昂贵的绒毛地毯上。

    楚驰誉点开手机时,推送栏的时事新闻刚好刷新。

    他随意地瞥了眼页面,如夜似的眸子再也不能从那张桃色新闻的配图上移开,他记得这个女人的脸,上星期在电影广场,朝灯打量过她的面容,眼里微妙的兴味令自己从心底升腾出不悦,而她旁边那个勾魂夺魄的美人,自己更是再熟悉不过。

    国内顶级娱乐公司的一姐,短短几日,在他有了兴趣后,轻而易举便能拥有对方的全心全意。

    滋生已久的恨意再也抑制不住,心口就似被人干脆利落地切开汩汩流血的伤痕,坐在沙发上,俊美的年轻人仰着头捂住自己的眼睛,顷刻过后,一滴眼泪顺着他白皙的手指无声坠落。

    城市亮起整夜灯光,刚刚停下的细雨携带尘埃迁徙,人流络绎不绝,傍晚秋风于建筑物的缝隙间轻柔穿梭。

    朝灯略略低头,戴着不显眼的深蓝鸭舌帽,脚步有些急促地往机场的登机口走去,他没带行李,安检过得十分顺利,等客机终于平稳升空,倚着舒适宽敞的坐位,他才有些不习惯地叫了系统。

    [放松了?]

    [好奇怪,]朝灯答非所问:[居然没被拦下来,我跑太快了?]

    [……]

    [?]

    [大事发生前都会风平浪静,]系统丝绒般华美的嗓音不咸不淡:[他不是只能哭着等你回心转意的小孩子。]

    [明白,所以才更奇怪,]朝灯笑着向空姐点了一杯白水,饶有兴趣地看对方两腮羞红匆匆忙忙倒水给他:[其他人格是什么样的?]

    [冷漠是最正常的一个。]

    系统的声音里隐约透出笑意。

    [喂,逗我吧?]

    朝灯惊讶地微微睁大眼眸,还来不及说一句话,机长室的广播就毫无征兆响了起来。

    那头的女声分外悦耳,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乘客心头一紧。

    “各位亲爱的旅客,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本次a-303空中航班不得不于最近的机场降落,任何人必须接受身份核对后才可离开,本公司将在降落地提供另一列客机,搭载身份核对无误的旅客驶向目的地,给您造成的麻烦和损失,我们深表歉意……”

    话音刚落,周围人立刻一片哗然,乱七八糟地讨论客机突然迫降的原因,关于机器故障、恐怖袭击等意外事故的猜测和各种各样的抱怨层出不穷,等飞机降落在最近城市的机场地面上,身着正规警服的办案人员开始对下来的乘客一个个核查身份证明。

    直到整列客机的乘客都走空过后,一直默不吭声的黑发黑眸年轻人一跃跨上了客机,他冲想跟上来的警员打了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