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手势,那些人立刻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从头等舱走到商务舱,他停顿片秒,拉开隔门,缩在第一排座位上垂着头的美人面色苍白地看了看他,又飞速埋下头。

    楚驰誉上前一步,蹲下来,轻轻柔柔抬起他的脸。

    “回家吧。”

    那么小心的动作,望着他的脸色也温和无比,湿漉漉的黑色瞳孔只有一个人的身影,这样不正常的温柔,对于深知他性格的人来说才真正只觉得不寒而栗。

    朝灯失控一样不停摇头,楚驰誉的手顺着下巴慢慢抚上他的嘴唇,狠狠一擦,鲜血顺着指尖流淌下来,见这张惑人的面容露出疼痛的神情,深黑的瞳孔似乎因光线或别的原因变得深邃。

    “身份证和卡都不在家里,你早就想跑了?”

    “那个女人……你喜欢好看的人吧?稍微有兴趣就会搭上,毕竟你确实有吸引任何人的资本,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脸?或者说因为和我在一起就能过安逸无忧的生活,当初才来和我说话?”

    “真遗憾,朝灯,”楚驰誉站起来,抓着他后脑的头发逼迫对方仰起脸:“你是因为权利、金钱还是享乐喜欢我,我都不介意,都可以给你,我心甘情愿养你一辈子,可是你去看别的人,想要抛下我……”

    他的另一只手摩挲着破损的娇嫩唇瓣,手指探进口腔掐揉艳红的舌,见身下人神情越来越恍惚,楚驰誉没什么表情地继续道:“之前和小明星一起被拍照的时候,你猜到我会知道,所以才那么害怕,对不对?”

    朝灯的身子渐渐僵硬。

    “那你也能猜到我想对你做什么吗?”

    “……”

    “猜一猜,”楚驰誉的手指用力一戳,朝灯呜咽一声身体剧烈弓起,随即双眸失神,情难自禁地流下眼泪:“猜对了,我迟一点弄死你。”

    操,你,妈。

    这他妈居然能叫最正常,更不正常的是,为什么他会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好!刺!激!啊!

    简直足够回忆三天三夜。

    他被楚驰誉抱着下了客机,后者身上难以抑制的恶意让他手指头都酥软得无法动弹,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楚驰誉对他的恶意值仍然停留在四星半,他做了糟糕得要命的事,这个人却还是不愿完完全全讨厌他。

    准确来说,从那到现在都没掉过半点的爱意值来看,之所以产生恨,也是因为太过在乎。

    车行过红灯青烟的柔曼夜晚,星海在上方蜿蜒,葱葱郁郁的北欧式别墅,色彩黯淡的树影掩映在巨大落地窗前,年轻貌美的女佣拉开黑铁制的大门,对主人怀里的同性视若无睹。

    这间别墅建在一片平坦开阔的油绿草地上,除了别墅后一颗遮云掩日的巨大橡树,再无其他,见朝灯盯着树,楚驰誉垂下眼看他道:“房子是我十七岁的生日礼物,以前想等放假来,和你一起爬树看太阳落下去。”

    “我……”

    他张了张口,又抿抿嘴,终究什么都没说。

    怀里的人一直表现得很安静,直到他把对方带到二楼最大的房间内,朝灯才不可置信用力挣扎起来,楚驰誉任他双腿乏力摔在厚厚的地毯上,深黑的眸子如平澜无波的湖泊。

    “不要……不要!!”

    朝灯努力地想站起来,勉勉强强靠墙支撑起自己,脸上的恐惧再也不加掩饰,顺着他的目光,在宽阔空旷卧室内靠床的位置,有一只刚好够容纳一人的金色笼子。

    笼子最上方刻意被雕造成收拢的样式,精巧的顶端挂钩弯如新月,像是放大了数倍的漂亮鸟笼,在明亮灯光的照耀下,金属质感的牢栏泛出明晃晃的、令人头皮发麻的诡异色彩。

    朝灯扭头就想往门外跑,脱离楚驰誉后身体正常了大半,他跌跌撞撞冲出房门,却在下楼时动作太急扭到了脚,钻心的疼痛让他再也没办法移动半步,想起接下来会面对的可怕命运,他伸手放在楼梯上想向前爬,却被人从后揽住,半拖半抱带回房内。

    “不要!放开我!”朝灯的手抵在对方结实白皙的胸膛上:“求你了!求求你啊楚驰誉……别这样,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不会再做那种事了,你别把我关进去,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放开我啊!妈的!”

    楚驰誉拍拍他的脸,亲昵地舔了舔他带血的双唇,手上却毫不犹豫落了房门的锁。

    朝灯一把推开他缩在墙角里,声音近乎崩溃:“拜托你别再喜欢我了,好不好?求你了楚驰誉,我们分手吧,滚开啊——!不要!”

    他被拖着腿,硬生生从狭小安全的地方拽出来,一点一点带向了那只金色的鸟笼。

    压制着他的年轻人嫌他太能折腾,顺手扯过一旁的深色皮带,用军营里学到的熟练手法将他的双手牢牢捆绑在一起。

    “挣扎得太厉害,手可能废掉。”

    从进这个房间开始,楚驰誉淡淡地说了第一句话。

    哦……废掉哦,废掉?!

    本着飙戏要以不伤害自己为前提进行的原则,朝灯立马停下了大动作,表面上不死心地动了动。

    “废掉更好。”

    听见楚驰誉接下来的话,朝灯表情一僵。

    我的誉誉呜呜呜呜。

    变、变成好过分的样子了。

    更过分的是恨意值还是四星半呜呜呜呜。

    金属门开启的恐怖声响摩擦头皮,他被楚驰誉强制拉进笼子,落锁声清晰可信,刚好够他伸出一截小腿的宽度,没等他稍微打量笼子的内部,楚驰誉伸手拽出他扭伤的右腿,脱掉鞋子后,他检查了朝灯的伤口,青黑一片在白嫩皮肤上格外触目惊心,也显出病态的美感。

    就像此刻无助又可怜的笼中佳人。

    朝灯不再挣扎喊叫,而是略显冷淡地看着他,楚驰誉越过牢栏凝视他水墨般静谧的眉眼,慢慢弯起唇角,低低地笑出了声。

    好、好看啊!

    朝灯努力维持脸上冷冰冰的表情,楚驰誉见他不说话,忽然抬起他的小腿,滑腻的皮肤、精美的骨骼,脚指甲柔润的颜色如娇艳花苞。

    在古时候,这样的人恐怕会被永远关在屋子里,终生都没办法见到阳光,直到被某个大人物带进坟墓。

    “朝灯,”楚驰誉边笑边道:“以后和我埋在一起吧?”

    “你够了吧,”那个人厌倦地撇过眼:“你想关我一辈子吗?”

    得不到答案,朝灯难以理解地看着自己对面的人,楚驰誉的睫毛很长很密,大概遗传自他优雅美丽的母亲,稍微眨动时,上边流转的光芒可以溺死人,这也是朝灯最开始喜欢他样貌的原因。

    “把你放出去,你又会害人,”楚驰誉的手指看似松松一环,却令朝灯怎么都没办法抬脚挣脱:“你实在太任性了,完全没想过负责任,仗着这张脸毁了多少人,你应该很清楚。”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