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驾驶一辆宇宙星舰。

    在历史上,有记载的最杰出的基因者是安德森王朝的奠基人,霍恩·安德森,他享有怪物般的sss级基因,能通过大范围压缩空间使百万大军在瞬间湮灭为粉末。

    “又在看莺的消息?”与他隶属同一部队的机甲驾驶员倚在门框上朝阿诺兰抱怨,大半边脸埋在阴影里:“再不走就晚了,我真不想继续待在星舰上。”

    俊秀的三皇子关了时事投影,他们就任的是直属军部的特遣部队,每年都会有大半时间离开翡冷翠在宇宙中追剿逃犯或星际海盗,离家半年,即将抵达故土,就算是他,心里也不免稍稍激动。

    “他昨天犯案的博物馆是我们上午停靠补给的星球,”阿诺兰边走边道:“有些意外罢了。”

    “我也很意外啊……”机甲驾驶员压低声音:“坐大名鼎鼎的海拉星舰居然会晕机,果然顺风车不好搭。”

    他从阴影里走出来,光影变幻间,那双墨一样的眸子仿若有魔力,阿诺兰脸色一变:“朝灯!”

    “哈喽。”

    黑眼睛小偷冲他笑笑,尽管还是机甲驾驶员平淡无奇的脸,却在眼睛的衬托下说不出地勾人,强悍又陌生的压迫感令朝灯周围的空气都被压缩,他猛地用空间力量拉起自己和三皇子之间的无机硅制地板,操纵巨大的地板向阿诺兰砸去——

    烟尘散尽后,留在地上的只有昏迷的机甲驾驶员,阿诺兰快速掀开他的眼皮,浅棕色,小偷已经不见踪影,在机甲驾驶员的额头上,留着一个大大的简笔笑脸。

    阿诺兰低头,发现自己戴在手腕上的联络器没了踪影。

    此刻距离星舰降落在翡冷翠还剩两分钟,朝灯拿着阿诺兰的联络器,好不容易用破解仪破开密码后,他调出通讯录,按亮了里边霍恩的头像。

    不过片秒,霍恩便接受了通讯。

    “三哥?”

    “我是朝灯。”

    传回的影像里,一张清秀的脸正同自己对视,流丽的眼尾、淡色泪痣,霍恩面上神色不变,内心却格外惊讶,他没有接话,而是等那边开口。

    “我们做笔交易?”还有一分多钟,朝灯加快语速:“普林斯露博物馆失窃的诗集,换你手上凯撒三世的沙鲸骨匕首,答应吗?”

    “为什么?”

    霍恩微微扬眉。

    “据说你喜欢古书,”朝灯笑起来,他双唇上弯的弧度和眼里的笑意都像经过计算,能轻易挑起人的欲望:“我想要匕首上的宝石。”

    当然因为要泡你啊,猜不到吧,猜不到就对了。

    “好,”霍恩点头:“怎么换?”

    那端传来杂音,朝灯整个人晃了晃消失在屏幕上,爆炸声和奔跑响动不绝于耳,过了一分多钟,才听见朝灯的声音,他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吼过来:“等!我!来!找!你!啊!”

    “霍恩,”画面移转,他看见阿诺兰蹙起的眉宇:“他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乱讲话而已,”绿宝石般的眼睛划过一抹异色,淡金发丝的青年调侃道:“倒是你,大名鼎鼎的三皇子,刚才也被莺偷了东西?”

    “他扮成机甲驾驶员的样子……”阿诺兰顿了顿,将联络器调了个方向,霍恩看着一群大呼小叫的士兵正在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他逃跑前把拦他的人摸了个遍。”

    微愣过后,霍恩意识到自己正情不自禁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

    [爱意值一星半。]

    稀薄的白夜星辰在宇宙中缓慢移转,世界清晰、坚固而强大,翡冷翠从晨曦中苏醒,朝灯口里叼着果味功能饮料从外面回到租住的小别墅,这里位于城市中心,由一位风情万种的红发老板娘经营,是在游客和艺术家中口碑颇好的私人旅馆,小别墅顶楼阳台上方就是安德森永远高贵威严的皇宫,距离上次与霍恩通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他并不着急,这次任务时间还很充裕,况且在一星半爱意的作用下,迟早有人比他更按耐不住。

    果然,在朝灯喝空了最后一口饮料,临近别墅的白木栅栏时,系统的提示在脑海里响起:[附近有情绪碎片。]

    尽管系统不能准确辨认谁是碎片,找到碎片所处的大致方向却没问题,他扔掉装饮料的植物性塑胶袋,抬头看见红发大美女旁边提着画具的青年,对方有一头温暖的褐色短发及同色系的眼睛,皮肤白,身材是艺术家常见的高挑瘦削,注意到他回来,房东姐姐欢快地招了招手:“朝灯,有没有给我带早饭?”

    “有,”因为通缉令上并没有标出他的名字,在登记旅馆时他索性用了真名,从空间里拿出冒着热气的食物递给姐姐,朝灯状似无意瞟了眼褐发青年:“新邻居?”

    “嗯,他叫乔哦,就住在你隔壁,要好好相处。”

    “当然,”他转过脸,冲青年弯出微笑:“我是朝灯~”

    “你好。”

    青年礼貌地同他握手,当看见对方伸出的手时,褐色的眸子怔了怔,面前这只手形状修长,细白的五指根根分明,无端令人滋生出舔舐亵玩的欲望,没有哪个小偷会弄脏自己的手,保持手指灵活干净,是小偷们行窃成功的根本,就算是易容,也不会往手上涂抹东西,触碰到的皮肤滑腻柔软,青年忍住在上边留下痕迹的冲动,神色平淡地放开朝灯。

    百年前名动天下的美人,自然全身上下都好看得噬魂蚀骨。

    房东姐姐让朝灯顺便领乔上去,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等乔开始整理自己的新居,朝灯懒洋洋地靠在门边看他。

    不仅瞳色,连身形都改变了,记得上次见到五皇子本人时,虽然瘦,但也并不是这样非常纤细的身材。

    “你是画家?”

    “对,翡冷翠是全星际的艺术之都,”褐色的眼睛略略好奇地望过来:“你呢,也是来旅游?”

    小伙子装得挺像嘛。

    “我来赴约的,”朝灯像是有些苦恼:“不过,约的人最近好像很忙的样子,不方便去找。”

    “你没联系他?”

    朝灯笑着摇摇头,他张了张口似欲言又止,最终随便岔开了话题。

    因为住在一块儿、年纪相仿,没过几日朝灯便和乔熟悉起来,见乔抱着一大袋零食回来,他嘻嘻笑笑地伸手去摸,画家嘴里叼着烟,温和地看着他的动作,等朝灯开始吃东西,乔道:“翡冷翠的国庆节,你要去玩吗?”

    “……?”

    “每年过节会有变装和游行,跳蚤市场也是一年来最大的,”乔看他边吃边点头,目光不自觉柔和几分:“一起去?”

    自上个纪元起,海拉星便被誉为最适宜居住的星球,翡冷翠理所当然是它最璀璨夺目的明珠,国庆节当日,首都万人空巷,日光的清辉、歌唱的人群、缓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