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还有他的生命。

    “你看过了,”朝灯无知无觉仰起脸:“喜欢我?”

    “不喜欢。”

    “……”

    死吧,异端。

    淡金发的青年幽幽黯黯抬了抬眼,亲手慢慢为他戴上易容器,皮肤相触的瞬间,后者难耐地瑟缩了一下,白腻的脖颈生长出粉红,霍恩的动作停顿刹那,像被蛊惑般舔上了那块皮肤,朝灯感受着脖颈上充满占有欲的力道,只觉得从头到脚都酥麻得不行,他的手被霍恩握住又揉又捏,对方的舌尖也离开脖颈含住耳垂那儿娇嫩的肌肤。

    被桎梏在绿眸青年怀里的小偷不停挣扎,直到后者以极其缓慢又情色的方式舔上乌墨似的眼睛。

    细细的呜咽从他口中传来,霍恩愣了愣,意识到朝灯这样的反应意味着什么,只觉得热血上涌,他勉强控制自己放开怀中人敏感至极的身体,抓起浴巾就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持续不绝,等到他冷静下来拉开门,才发现朝灯已经倒在自己房间的地上睡着了,画架和满是油彩的画布在他背后静默,躺在地毯上的小偷睫毛秀长,黑色微翘的线条密密织成一片,霍恩弯腰,小心翼翼将他抱了起来,同时替他戴上易容器,掩盖了那种不该存在的美貌。

    离开前,他瞟了眼没盖上的油彩画,想起今晚朝灯看见那副画时的表情,心情愉悦地亲了亲对方的额头。

    他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那张禁锢在王座上的美人,是自己借着画画像的名义一时兴起的创作。

    雨雪初歇,冬日漫漫暖阳泻落在翡冷翠的大街小巷,睡梦里都能感受到阳光的亲吻,朝灯伸了伸懒腰从床上慢腾腾地翻起来。

    看了眼时间,他顺过替换的衣服进浴室冲澡,头吹得半干时,朝灯手里的吹风机突然爆出细小的火花,他反应快速扔了吹风,奇怪的焦味从掉在地上的吹风里冒了出来,拔掉电源自摸了摸自己半湿的头发,朝灯懒洋洋地向乔的门边走去。

    没办法咯,吹风都要我泡你,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敲门过后,很快脸上还沾着颜料的褐发青年从自己的屋内探出头:“朝灯?”

    “我的吹风坏了,”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能借用你的吗?”

    乔当然让他进了房间。

    “昨天喝醉后没给你添麻烦吧?”

    吹完头发,朝灯顺势留在画家的房间晃悠,乔正在翻画集,听见他搭话停下动作,温和地摇头道:“没有,不麻烦。”

    “幸好幸好,”朝灯嘻嘻笑笑地坐到青年旁边,好奇地瞅了瞅他的画集,对方见状将那本橡木白封面的古董书推向他:“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没发疯就好啦。”

    乔张了张口,房间悬浮的半透明液晶屏幕飘过了他们头顶,看清上边正在推送的内容,朝灯目光闪烁,顷刻后,他挑了挑眉。

    怪不得……

    所以自己才会觉得不符常理。

    “……这次晚宴将挑选出适龄的订婚对象,相信大半个宇宙的年前人都非常激动呢,毕竟对方可是全星际的男神啊,”屏幕上化着淡妆的主持人俏丽地笑道:“衷心祝福五皇子找到相伴一生的爱人,拥有一段辛福圆满的婚姻。”

    朝灯和乔目光相对,前者似乎还没缓过神,等到开始播放下一则新闻,朝灯才不敢相信地喃喃道:“霍恩……要结婚?!”

    尽管安德森毋庸置疑为至高无上的皇族,依旧不得不靠各类方式拉拢与其他帝国的关系:贸易、外交及其中最为稳固有效的联姻,皇子的婚姻通常涉及的不止爱情,背后牵扯的财权斗争如峡谷暗流般湍急隐秘,霍恩身为这一代的五皇子,在头顶只有大皇子结婚的情况下,不与某个帝国的公主结为连理,反而靠声势浩大的晚会选择心上人,一切反常都说明他已经被扯进了家族斗争之中,且从表面上看,霍恩正处在不利的一方。

    “很奇怪吗?”

    “超奇怪啊,”朝灯盯着屏幕:“他明明才二十五岁……!”

    因为被逼结婚,霍恩才在艺术展外与他见面,才会以原本的容貌在他醉酒后确认感情真假,他先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已经通过画家的身份和他接触,还要亲自来见上一面,实际上,从头到尾,他都在被这个人溜着玩。

    霍恩假扮成画家了解他本人,知道他的感情后,开始进一步令他越陷越深,向朋友倾诉见不得光的暗恋、面对喜欢的人暧昧不清的举动……与其从茫茫人海里找个不知底细的结婚对象,不如早早选取个人最有好感的那个,就算他没有向乔说明过对霍恩的喜欢,对方也一定有办法让他出现在选妃晚宴上,理由就是今早无故爆掉的吹风机,为了确保他过来看到新闻,霍恩肯定在上面动了手脚。

    他一直以为对方的行动是受爱意值趋势的本能反应,现在看来,霍恩所做的每件事背后都自有道理。

    居然会有比他更婊的人啊!能忍吗?他忍了。

    “我先走了,”朝灯放下画集,习惯性地扯出笑容:“下次再来找你玩。”

    尽管他看起来波澜不惊,时不时晃开的视线和声音里不自然的颤动却暴露了他的心思。

    拥有温暖发色的青年对他微微点头,直到他离去前,乔都保持着温润的神色。

    没有系统的提示,他大概也会被这个人温吞平淡的伪装骗过去吧,真是……麻烦的小鬼。

    接下来的时间里,随着传播到世界各地的讯息,翡冷翠的暂住人口极速上升,安德森的五皇子即使只拥有a级基因,他的外表、谈吐、在内阁举重若轻的地位,及他生而高贵的姓氏,令联盟中无数大人物排着队想把后代嫁给他,渴望一夜窜上枝头又美貌异常的少年少女比比皆是,到了定下的日子,安德森古老庄严的城堡汇聚了整个世界的光亮,女孩们的裙摆掠过皇宫的奢华地毯,灯火辉煌中狂欢的色彩逐步攀升。

    阿诺兰独自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他海一样深邃宁静的眼睛划过人堆里的霍恩,青年优雅得体地对待着每一个人,同时又显得说不出地疏离矜贵,几个皇子中,他与霍恩关系还算不错,不是没想过帮他,下令为霍恩举办晚宴的却是他们的父皇,整个宇宙最权威、最无法反抗的存在。

    思索中有什么人从自己身边走过,阿诺兰神情微变,视野里只留下对方高高瘦瘦的背影,细碎的发尾,及脖颈处白瓷似的皮肤。

    错不了的。

    这种感觉……这种强烈又毫无征兆的感觉,只有那个人令他有过——

    “……朝灯。”

    被念名字的男生转过头,乌墨似的眸子斜斜看过来,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这里,他经过的地方就像有万千光耀,阿诺兰下意识两三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手,滑腻的皮肤、细细长长的手指骨架,跟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