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克鲁姆星摸走项链的小偷一模一样。

    [爱意值三颗星。]

    朝灯抬眼看他,左眼皮上的泪痣如同收拢的细小花朵,金发蓝眼的三皇子紧紧抓住他的手一言不发,朝灯挑了挑唇,墨色的眼睛似有浮光掠影。

    “三哥,谢谢你带我朋友过来。”

    优雅里带着丝丝惑人意味的嗓音落入耳中,朝灯低头,见自己的手正同霍恩交握,旁边阿诺兰神色模糊,俊秀的眉目埋在金发的阴影下,周围盛装的人群压低嗓子窃窃私语,霍恩冲阿诺兰颔首后一把拽着他往晚宴中心走。

    “魅力不错,小偷,三哥都能钓到。”

    霍恩攥着他的手非常用力,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强烈的恶意让朝灯爽得声音颤抖:“我没有……”

    “弄疼你了?”淡金发的青年亲密地同他拥抱在一起,嘴上说出的话却格外残忍:“还不够,我要弄得你非常、非常疼。”

    [恨意值一星半。]

    “霍恩……”朝灯皱着眉看他,全场无数倾国倾城的美人,合起来都不及这个人半分颜色,没有谁不用痴迷又渴求的视线追逐他的莺,他冷漠自持的三哥、给他下绊子促使这场晚宴的大皇子、父皇、母后、平日骄傲得不可一世的皇姐们,再高贵的人也会心甘情愿跪伏在莺的脚下,这个人就是有这般恐怖的魔力:“你这样拉着我,没关系吗?”

    “……”

    “所有人都看见了,你拉的人不是贵族,没什么背景,”朝灯小声道:“也没关系吗?”

    当然没有。

    他们都爱着你,他们都想同你说话,费尽心思独独希望在你脑海里留下半点映象,你却只会做我的笼中鸟,这该是……多么美妙的罪恶。

    话音刚落,淡金发的青年用实际行动向他证明了自己的决定,他将朝灯的头轻轻抬起,极度温柔地覆上他的双唇,两个人的舌尖密密交缠在一起,强势又霸道的气息彻底笼罩着他,霍恩的吻里没有恶意,先前滋生的恨在刚才逝散殆尽,朝灯顺从地勾住他的后颈,苍白细腻的手臂在巨大的枝型水晶吊灯下晃出香艳的轮廓,两个人脚下青蓝色镶金边的雕花绒毯蔓延到无边无际的远方,整座皇宫被前所未有的莫名情绪笼罩。

    “这是我选的王妃,”一吻毕,场中央的五皇子揽住朝灯的腰,当着所有人的面将订婚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安德森皇族的戒指在设计之初便被赋予一旦戴上就无法摘除的特性,那个令全场疯狂的美人此刻已完完全全属于霍恩·安德森:“下一个有下玄月的日子,我们会完婚。”

    月色似薄凉流水,安德森皇宫的最高处足以俯览翡冷翠每一条街道,冬日的烟火炸裂如同远雷,和母亲同行的少女在满是积雪的街道上用微渺的空间力量卷回被风吹走的围巾,阴暗巷道里美丽的女人红唇乌发,温情注视着每一个路过的行人。

    “是不是很有意思?”霍恩一手晃着啤酒罐,一手撑住脑袋望向朝灯:“从高处往下看,可以发现很多种人生。”

    “包括我的?”

    “不,不用看,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霍恩浅笑道:“你就是我的人生。”

    你是我最想要的人生。

    恍惚中有谁隔着时间海,声音破风而来,黑发黑眼的俊美少年如两百亿光年之星,跌跌撞撞、策马扬鞭,穿过盛大的苍茫雪色。

    “那我岂不是该谢恩?”

    朝灯笑笑后垂下眼。

    果然……是一个人。

    啤酒的清香在空气里消磨,展开的庞大空间驱逐了全部风雪,霍恩大提琴般优雅而蛊惑人心的嗓音落在耳畔。

    “要听故事吗?关于那本诗集的。”

    “……?”

    “那上面书写的并不算真正的诗,它是一本措辞隐晦的史书,上边纪录着安德森王朝的奠基人最想隐瞒的过去。”

    哇,宫廷秘史。

    朝灯应了一声。

    “百年前的深夏,当时一无所有的霍恩·安德森遇见了一生中唯一的恋人,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年轻男孩,他陪着霍恩四处征战,为达成后者理想的王国奋斗,直到昔日的少年英雄登上王座,成为一统宇宙的霸主。”

    “就在霍恩以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终于能过上安稳辛福的日子时,他深爱的恋人背叛了他,和其他人搅在一起,并丝毫没有回心转意的余地,恋人说,他对霍恩已再无感情,之所以没有彻底离去,是因为他仍迷恋着霍恩的权财。”

    “……”

    拜金哦,有道理,下次试一试。

    “盛怒之下的霍恩将他囚禁在巨大的藏宝室里,国王说,既然你这么喜欢金币宝石,和它们永远在一起,会开心吧?”

    “……”

    忽然,不想试了,科科。

    “霍恩的恋人,因为擅长逃跑和隐蔽,又有着美丽无比的样貌,被他昵称为莺。”

    淡金发色的青年语气浅淡,面前听故事的人的瞳孔,在一瞬间微微缩聚。

    “你猜到恋人的名字了,对吗?朝灯。”

    第16章 囚鸟花冠

    细雪在空气流中溶解。

    霍恩看着那个人抬了抬乌墨似的眼睛,侧过脸笑着拍拍他的头,与多日前在国庆节上同他打打闹闹的小偷如出一辙。

    “乔,你在害怕吗?”

    霍恩沉默不语,静谧坠落的白雪犹如崇高福音,隔了许久,他轻声询问:“多久知道的?”

    “从你开始试探我的时候,”朝灯晃了晃自己手边才戴上的戒指:“就算不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吧。”

    面貌精致的青年从喉咙深处发出低低的笑声,他将人拉进怀里,在翡冷翠的最高处细细索吻。

    [爱意值三颗星。]

    从楼层顶下来没一会儿,传信的侍卫以国王有请的名义叫走了霍恩,朝灯向回头看自己的青年挥挥手,等到淡金的发丝消失在拐角,他不自觉垂下眼。

    整个选妃晚宴,除去其他皇子的推波助澜,国王的态度也十分反常,按理说,至少在表面上,霍恩并没有暴露他的基因等级,国王却默许其他人削弱一个毫无威慑性的皇子的势力,要么他嫌霍恩废物一个,随便其他皇子折腾,要么……他正在畏惧这个儿子的成长。

    下一届的内阁首相、翡冷翠最年轻的外交官当然不可能是废物,霍恩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才会让他老子忌惮到这种地步?

    身后传来微不可查的脚步,朝灯回头,瞥见拥有海一样深邃眸子的年轻男人。

    “你……是莺,对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向阿诺兰,眼角的泪痣若隐若现,三皇子皱了皱眉,又问道:“霍恩说你是他的朋友,你们很早就认识?”

    无人回应。

    墨似的眸子半眯,漂亮得令人恐惧的男生向他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