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星舰避开虫洞外的星云,混沌又猛烈的风流阻碍着他们的前行方向,朝灯第一次亲身经历虫洞跨越,感觉耳里的压强似乎不太正常,他吞了吞口水缓解耳鸣,正庆幸没有头晕,舰内的照明突然全部消失,黑暗中,他感应到近一半的乘客同时站了起来。

    没有任何预兆和交流,分散在各个位置的乘客默契无比地开始屠杀,惨叫和血花爆裂在封闭的星舰里,他旁边的男人被一枪贯穿了喉咙,至死都不能看清是谁夺去了自己的性命,朝灯矮身躲开刺来的冷兵器,单手在空间里将子弹碾碎,同时强行扭曲了背后袭来的火炮轨迹,使原本瞄准他的一击狠狠撞裂上星舰的无机玻璃——!

    火光炸裂间,朝灯瞟见了袭击他的乘客脖颈上微笑的骷髅标志。

    微笑死神,自十年前起代表黑色暴动和恐怖主义的标志——破晓的标志。

    妈的,近半艘船都是破晓里的亡命之徒!难怪还没停稳就坐不住了,果然……会搭顺风车的除了小偷,还有强盗啊。

    破风声从头顶涌来,朝灯猛地跳开,他先前所处的位置此刻在震耳轰鸣后凹出深不见底的大坑,舰内有反抗之力的普通乘客正集结在一起抵抗破晓,一半人对敌,一半人试图轰开坚不可摧的无机玻璃,朝灯的易容器在混乱中被击碎,没时间管那些,他一闪身加入对敌的阵营中,玻璃炸开的一霎,外面的景象几乎令所有幸存者绝望。

    成群结队的星盗在荒凉的星球上横行,安德森帝国的旗帜高高挂起,上边却以发黑的血液画出了刺目的微笑骷髅,一条烧焦的手臂用黄金刀钉在骷髅空洞的右眼上,鲜血蜿蜒成河泊,盛大的死亡宴正欢迎新一批加入者。

    朝灯毫不犹豫对着仅供半人通过的碎玻璃口冲了出去,他的手和脚都在瞬间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却又因为近乎变态的自愈力疯狂愈合。

    [霍恩在哪里!]

    [正北方。]

    躲开右侧的袭击,朝灯将空间压缩成细细的丝,一瞬间穿透袭击者的头颅,再猛地拉开,白花花的脑浆在他眼前喷散炸裂。

    [……北是哪里?!]

    [往前走!]系统忍无可忍吼了出来:[你是猪吗?]

    [老子理科生!地理盲!]

    见有人敢下去,再留在上面也只能等死,越来越多的乘客从玻璃缝隙里跳下星舰,由此吸引而来的星盗也越来越多,朝灯尽可能躲避着袭击,竭尽全力往前跑,灿烂得让人瞬间失明的闪光后,他的双眼被透明弹戳穿,整个人瞬间脱力倒在地上。

    很疼。

    但是不能叫。

    叫了会引来敌人,会让对方发现自己还活着,他哪怕有一丝松懈,个人对能力的压制就将降到最低,到那时只要有一点他的声音,就能引发大规模不正常的暴动。

    最重要的是,永远、永远不要当个只会喊疼的废物。

    他要站起来,就算眼珠已经因高温腐烂,全身的骨头都被人踩碎,流光最后一滴血,他也要见到霍恩,刷爆那个臭小鬼的十颗星星。

    因为……说过的啊。

    朝灯硬生生抠出眼球里的子弹,剧痛让他浑身抽搐,细细白白的手却毫不犹豫,他的眼睛结满血痂,指甲也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射线剥落,他吮了口手指上的血,吐出去的瞬间爆掉了前方十多名星盗的脑颅。

    我带你去未来,铤而走险、快意恩仇,成为你真正该成为的人。

    所以……你他妈至少活到喜欢我那天吧,上了人就跑的渣男?

    “头儿!那边那个,是我们的人?”

    已经快要丧失斗志的下属忽然爆发出欣喜若狂的声音,眼里的颓废被某种异样的狂热取代,浑身是血的霍恩抬起头,在看清来人的瞬间,他手里最后一支烟掉在了地上。

    柔软的碎发、苍白的脚趾,高高瘦瘦的年轻男孩有着灿若桃花的稠丽脸庞,他身上的衣服破败不堪,一双墨色瞳眸却亮得惊人,在鲜血破败的地狱里,宛如噬魂夺魄的魅人精怪。

    那个人操纵着无数锋利如刃的空间细线,一点点收割着生命,走向他的位置。

    “头儿,他真美,像…就像……”

    下属的眼里满是痴迷,对于这些拿一切捍卫祖国的大老粗来说,拼命容易,找个合适的形容词比登天还难。

    “他像个公主。”

    旁边有人插话。

    任何语言的修饰都显得平乏无力,在这些军人单薄的映象里,最高贵美好的只能是公主。

    “他就是公主,”霍恩吐出一口血沫,将枪上膛,有些痞气地笑起来:“我的公主。”

    [爱意值四星半。]

    人人都道安德森王朝的奠基人每一场战斗都有如神助,以少胜多、化险为夷,在那位大英雄的人生里充斥着不可思议,但只有少数人知道,那是他的莺为他带来的人心和斗志、那个人为他带来永恒的胜利。

    “等等……那是头儿的王妃吧?!”

    “是……是王妃!”旁边的士兵激动道:“他来找你了!”

    “头儿看见了,”霍恩一脚踩在破晓坠地的海盗旗上,他释放的空间力量在瞬间夺去了周围所有星盗的性命,这支被挫掉锐气的正规军在刚才奇迹般重拾了勇气:“好好战斗!小伙子们!”

    震天的高喊响彻在被热血覆盖的苍凉星球,为国家捐躯的勇士于临死前痛呼远方的爱人,至诚的忠魂上体现出神赐的生,如此沸腾的环境下,金发绿眸的青年依旧能清晰无比看清那个人的位置,满身的伤口和血,霍恩用空间爆掉彼此之间的障碍,有些心疼地一把将他拉进怀里:“你来这儿做什么?”

    朝灯舔了舔唇边的血渍,眉目间勾人的艳色愈发明显:“找女朋友啊。”

    “……回去再收拾你。”

    青年的嗓音不觉间暗哑,他放开朝灯,色彩浅淡的眸子缓慢阖拢,强悍得远超出a级的空间蔓延到无边无际的彼端,霍恩抬了抬手,眨眼之间,百万大军无声湮灭为粉末。

    “上帝赐予我智慧、青春、耻辱和恶斗,我将以我的光荣报效联邦。”

    青年的声音落在空旷的战场上,硝烟在绿色的眼里静谧沉浮,损失惨痛的星盗们渐渐处于下风,意识到他在说什么,在场的安德森战士一个个跟随他嘶吼出声,眼泪和血液顺着他们年轻的脸庞滑落,东方的天空弥漫出晶莹剔透的粉红,黎明霞光在沉寂长夜后划破巨大穹顶。

    “我的名字任人践踏,我的国家醉生梦死,我的心脏住满魔鬼,我一路狂奔,直到世界在脚下燃尽。”

    他们取得了不可能取得的胜利,军人们拥抱又分开,一边跟随他们的领导者呐喊出宣言,一边跪在战友的尸体旁痛哭流涕。

    “我在星期一死去,又在星期五重活——”

    “我在星期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