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死去,又在星期五重活!”

    “我生而,在泥泞中成王。”

    “我生而,在泥泞中成王!”

    百年前的古战场,那时叱咤风云的霍恩·安德森一步步攻占下全宇宙,这段刻在他墓碑上的豪言壮语,虽在岁月间被生长而出的花枝覆盖,却成了每一个联邦人终生不忘、抵抗惨烈命运的挚情剖白。

    我生而,在泥泞中成王!

    第17章 囚鸟花冠

    最后一名星盗倒下已是日光大盛。

    破晓的成员除了人类,还有宇宙中其他力量超凡的种族,这部分星盗在死后化为原身,类似动物的畸形头颅滚落在被血浸红的土壤里,视觉冲击格外强烈,安德森士兵们活捉了破晓这次行动的指挥官,当她被押着从自己旁边经过,朝灯不由自主愣了愣。

    那是个看起来最多十四五岁的小女孩。

    漂亮的金属色短发,刘海下一双大而深邃的眼睛,双眼皮轮廓非常明显,白雪般的肤色让她看起来就像个纤细精巧的人偶娃娃。

    女孩的身子十分瘦弱,最奇异的要数她的眼睛,当她抬头与自己对视,朝灯清楚看见了她右眼的异况。

    那是个有着两只瞳孔的淡色眸子。

    女孩目不转睛凝视着朝灯,天真无邪里透出难以形容的诡异,她右眼的两只瞳孔忽然极速旋转起来,背后的霍恩将朝灯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低声道:“别看她。”

    后面的士兵逼迫女孩向前,她扭过头继续看着朝灯的方向,一直到她成为视野里一个模糊的小点,朝灯都能感到那种回望的目光。

    “她……”

    “丽丽,破晓的十位高层之一,悬赏金三十二亿,”霍恩语气平淡地陈述:“她已经超过九百岁了,那只重瞳的眼睛能看见未来,之前联盟跟她率领的星盗对上都以惨败告终。”

    “哇,”朝灯戳了戳霍恩的手臂:“那你不是很牛逼?”

    “因为你在,”霍恩抓住他乱戳的手,看似轻巧,实际不容置疑地将朝灯的手缓缓抬起,非常暧昧地舔舐上他戴着订婚戒指那一处,饱满的指肚被坚硬的牙齿轻咬,漫天盖地的快感令他双颊润起潮红,霍恩听着朝灯从唇缝间溢出的絮乱呼吸,边吻边呢喃:“刚才看见你的一瞬间,就想把你钉在床上不停地操。”

    “……”

    噢,有意思。

    注意到老大这边的动静,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士兵激动得要命,不少人都在先前的战役中对王妃印象深刻,长成那副祸国殃民的模样,还能打,这样的美人,老大估计捧在手心里都嫌不够。

    “头儿加油啊!”

    “王妃也加油啊!”

    “他们都叫我……”霍恩笑得流里流气地顶了顶他,朝灯情不自禁小声闷哼,看似又羞又气地刮了他一眼,霍恩被他的模样撩拨得不行,痴迷地抚摸他的头发、脖颈和耳垂,眸色不觉深暗:“我的小公主……我的、我的…”

    他把人抱起来,下属们的鬼哭狼嚎被扔在身后,霍恩一把将朝灯按进一人乘的飞行器,强迫他坐在里边,自己进去后利落地关上了门。

    无法进一步观摩的士兵们发出失望的叹息,沉闷中突然有人兴致勃勃地提问:“你们猜头儿要弄多久?”

    “四小时?”

    “哈!太小看人了,看老大刚刚如饥似渴的样子,起码十小时。”

    “十小时怎么够!如果我抱得到王妃那种极品……啧啧。”

    最开始发问的士兵一巴掌抽他脑门上,笑道:“活腻了吧?这话你有种对殿下说去。”

    “他哪儿敢啊,”又有人接过话茬开玩笑:“看头儿那护妻的架势,碰一下绝对废了你。”

    事实上,所有人都猜错了。

    直到第二天傍晚,霍恩才一个人从飞行器里光着上身出来,他全身都散发着慵懒的气息,明显又结实的腹肌随着吸烟的动作慢慢起伏,往日剔透的碧色眸子此刻散漫半阖,一双长腿下蹬着军靴,淡金的发丝在落日余晖里漾出温暖色泽。

    “我感觉……头儿像个天使,”年轻的士兵捂住眼睛:“再看我他妈要爱上他了。”

    “天使个头,”旁边的同僚啐骂:“禽兽差不多,这都多久了,还抽事后。”他大着胆子往飞行器里看了一眼,嘀咕几句后,在好奇心的趋势下走向霍恩:“头儿,王妃呢?”

    霍恩瞥他一眼,慢悠悠地吐出白烟,直到原地站着的士兵心里直发毛,霍恩才抬了下眉毛:“我的空间里。”

    “……”

    禽兽啊。

    干完了就把人圈起来,领地意识要不要这么强,而且……空间还能放活人?

    空间能放活人,好神奇。

    个屁哦。

    目及之处全是黑暗,没有声音,也没有光源,朝灯趴在原地一动不动,从手指尖到脚心都酥软成一滩泥,不知道时间的流逝,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这种被剥夺五感的处境让他极其不适应,直到过了很久很久,他的眼前才猛地刺进了亮色。

    “好些了吗?”

    身体跌进温暖宽厚的怀抱里,耳畔萦绕着青年提琴般磁性的优雅嗓音,朝灯点了点头,想想道:“过多久了?”

    “距离你哭着睡过去……一天吧。”

    霍恩漫不经心回答他的问题,同时将手边早早准备的食物递给朝灯:“吃点东西,我们要出发了,你现在想跟我不拦着你,但到了我觉得危险的时候,你必须走。”

    “……”

    不嘛,不服。

    “还是你想一直待在刚才那里?”霍恩笑得十分温纯地威胁:“我才a级,不小心打不开空间,把你关里面一辈子就糟了。”

    “……好吧,依你。”

    果然是个不择手段的渣男。

    想到自己不久的将来要对他做的事情……噢,突然,有点虚呀。

    吃过饭后,霍恩前去和参谋长议事,他带领的军队有三艘星舰在这次混战中部分破损,今后的航行和作战方式都需要适度调整,朝灯等他离开,立刻把霍恩的叮嘱扔到天边,偷偷摸出去想透口气。

    跟覆盖严密防护网的翡冷翠不同,这颗尚未被开发的星球夜间的天空通透疏朗,银河于头顶蜿蜒而过,仿若触手可及,月光漫上远处的群山,在重重叠叠的山峦顶默然回响。

    他漫无目的在庞大精密的星舰边打着转,偶尔碰见的年轻士兵会结结巴巴同他打招呼,朝灯一一笑着回过去,待走得不想走的时候,他才注意自己已经到了阵营的边缘。

    在这里,破晓迎风张扬的星盗旗被士兵们恶趣味地画上了大叉,高高悬挂的方盒子里探出女孩的头,她整个人都被押在盒内,只有头留在外面,女孩的脖子恰好卡在方盒的上表面,那儿勉强留了个能够活动脖颈的小洞。

    金属色的头发在狂风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