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达的时代,人们还是愿意用更人文的方式度过如此美好的夕阳余韵,沙滩上的露天烧烤慢慢升温,许多都是来休闲的当地人,朝灯和霍恩靠两张脸蹭吃蹭喝,前者卖萌,后者……全星际都认识他,刷脸比刷卡有用,因为上前搭讪的人太多,霍恩不得不编造个出现在安德镇的理由。

    耳畔传来悠扬的歌声,漂亮的男孩和女孩站在浅浅的海湾里,女孩子蜂蜜色的卷发在火光照映下闪闪发亮,等到男孩唱完歌,拿出戒指虔诚地单膝跪下,所有人都开始为他鼓掌,当见女孩略微羞涩地接受了戒指,掌声更是持续不绝,夹杂着一两声善意的口哨回荡在海岸,朝灯坏笑着捅了捅霍恩:“我的歌呢?半跪呢?娶了你好亏。”

    淡金发的青年似笑非笑看他一眼,把喝到一半的酒塞朝灯手里,自己向那对情侣走去。

    两人在看见他朝自己过来便表现得十分激动,霍恩同男孩说了什么,女孩子啊了一声情不自禁去牵男友的手,同时笑着看了看朝灯的位置,因为隔得远,只能勉强听见一些模糊的音,时间过了许久,最后一点暖色消失在天空,那对情侣留在原地满脸期待地看着霍恩走向他。

    “男生唱的是安德的民谣,”霍恩蹲下来与他平视,动作随性又洒脱,修长的小臂上有一道结疤的红痕,是先前战斗时留下的:“他教了我一段,你要听吗?”

    “听~”

    “半跪要不要?”

    朝灯摇头,没忍住弯了弯眼,哗啦啦的海浪声持续不绝,人群的嬉笑、温柔的风、烤肉在金属架上滋滋作响,所有的声音被编织进安德的时光里,最终汇聚为青年提琴般优雅的嗓音:

    “我的灵魂瘫软在山谷,畅饮夏夜漫长,

    你是我殷切的歌,是偷来的美酒,我无法舍弃的停歇之处,

    我在世上漫无目的地走,伴随鲜花和卑微的心,走向你

    ……

    …… ”

    霍恩原本的嗓音偏低,这样随心所欲唱情歌时轻而易举能迷死人,听见这边动静的人们不由自主停下交谈,朝灯面前的青年绿眸微垂,长而浓丽的睫毛被火光染出熠熠光彩。

    啧,大帅哥。

    朝灯鬼使神差有些脸红,唱完后,对方凑过来亲了亲他,轻言道:“等我回来。”

    “啊……?”

    “我永远爱你。”

    “等…!”

    朝灯眼前突然一黑,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他在霍恩怀里失去了意识,金发绿眸的青年漫不经心抚弄他娇嫩的唇,停手后抱起人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他要去做的事情太冒险,成功和失败面临的处境天差地别,他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将人带在身边。

    况且……

    霍恩碧绿的瞳孔浮上暗色。

    他从不介意用每一天为这个人遮风挡雨,现在是,未来是,百年前亦是。

    失落星群在头顶蔓延,翡冷翠已远在他方。

    第18章 囚鸟花冠 6

    稀薄的香气混合在空气流里,朝灯醒来时,眼前漆黑一片,他活动了下手脚从床上翻下来,开启照明后,大得不像话的房间内不算陌生的布置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外边有人敲门后推门而入,容貌娇俏的少女与朝灯四目相对,前者恭恭敬敬行了一个大礼。

    “晨安,王妃。”

    见不是上次的女佣,他还存了一丝侥幸:“这是哪儿?”

    “翡冷翠,五皇子的寝宫,”侍女身姿挺拔,披在背后的银灰长发让她看起来像棵葱郁的梓树:“您需要进餐吗?现在快六点了。”

    “……嗯。”

    趁着侍女出门,朝灯立刻喊了系统:[霍恩在哪?]

    [距离这里几个星系的地方。]

    [……]

    霍恩恩,唱完就跑,跑前还把老子快递回老家,好有个性哦。

    [有什么打算吗?]

    [有,]朝灯看了眼落地镜里自己的脸:[给他戴绿帽。]

    [……]

    爱意值四星半,恨意值两颗星,霍恩本人不在,想刷他的爱意麻烦,恨意却非常容易。

    只要做个人渣就好了。

    吃完早餐,他向侍女提出想自己去逛一逛,对方表面顺从地答应他的请求,实际却隐秘地跟在了他的后面,侍女的基因等级应该在他之上,若不是系统提示,朝灯根本感觉不到有人潜藏在自己身后。

    看来霍恩也并非完全放心他,无论是哪个方面。

    不过……这样也好,只要做了就会有人帮忙传信,比他原先设想的简单多了。

    安德森皇宫布局复杂,面积同样广阔到占据了一整颗小行星,跟覆盖鲜花的琼通星不同,此刻皇宫内大半的建筑上堆积着皑皑白雪,朝灯调动空间驱走雪寒,懒懒散散地在偌大的广场游荡,这儿是整个皇宫最开阔的位置,处在稍微高一点儿的地方便能轻易看见,那之后他又去了图书阁,飞舞在空中的电子阅读器时不时掠过他的周围,感觉时间差不多,朝灯放下手边的纸质书籍,边听歌边走向霍恩的寝宫。

    他将自己回到翡冷翠的事实暴露得一目了然,早晚会有人找上来。

    毕竟灯灯的定位是可爱又迷人的碧池,自信。

    三日后,他经过安德森的古祭坛边,不经意望见了一双海一样深邃的蓝眼睛。

    拥有金子般发色的青年身材高大,薄薄的名贵衣料包裹下,年轻修长的肢体蕴含着可怕的爆发力,见阿诺兰没什么表情向自己走来,朝灯冲他笑了笑。

    开始吧。

    三皇子不说话,望向他的目光却越来越灼热,背后的侍女察觉到不对刚想走过来,就被阿诺兰吊在了半空中,咔嚓咔嚓的闷响后,梓树般秀美的少女撞在地上面如死灰,强忍着想要尖叫出声的冲动,她死死咬住牙根,身体呈现出扭曲的姿势,全身的骨头都被拧成了碎片。

    “这种跟踪自己主子的仆人,你不需要吧?”

    阿诺兰以鞋尖挑起了侍女的下巴,海蓝的眸子却一眨不眨注视着朝灯,同那天多萝茜生日晚宴上一样,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冷、强大、意气风发,不同的是,阿诺兰眼底的欲念正以摧古拉朽的势头疯狂生长。

    “你想怎么样?”

    朝灯与他对视。

    “是你想怎么样,”阿诺兰踢开侍女走到他旁边,伸手不容拒绝地强行拥住日思夜想的美人,他比自己最完美的想像中还要棒,皮肤嫩滑得像古东方的丝绸,随便摩擦几次就能留下一大块红印:“霍恩昨天在法德琳被俘,他已经战败,安德森不会用翡冷翠交换一个打败仗的皇子,他现在或许正被斩首示众……”阿诺兰的拇指重重碾过他的唇瓣:“你要为五弟守寡吗?朝灯。”

    “……”

    [总!统!]

    [没死,也不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