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死,]系统慢条斯理:[你觉得轻佻会让自己死在自己创造的世界里?他又不是你。]

    [……啥意思?]

    [你是猪啊。]

    面前的美人不发一言,乌墨似的眸子轻轻颤了颤,阿诺兰喉头滚动,眼神愈发阴晦,被对方流露出的弱态勾得恨不得立即占有他,却又暗自希望这个人能自愿同他在一起,财富、名声、地位,他样样都不比霍恩差,凭什么最终抱得佳人的不是他?

    “霍恩他……怎么了?”

    “输了,败了,你听不懂吗,”阿诺兰的脸色阴郁起来,他不可思议地发现自己竟然忍受不了从朝灯嘴里听到五弟的名字,索性遵从本能在他耳边低声威胁:“听不懂,我含着你的耳朵慢慢说?”

    “……滚开。”

    朝灯没什么力气地推了推他,抵在胸膛上腻白的双臂让男人热血上涌,甜得能拉出丝的声音比起拒绝更像在撒娇,他忍不住握住朝灯的十指,把玩宝贝似地翻来覆去揉弄。

    “你到底想怎么样?”

    见他似乎被吓到了,阿诺兰强迫自己收起更进一步的冲动,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头:“做我的王妃,嗯?”

    “……”

    “父皇会将王位传给我或者大哥,不过放心,最终那个位置只会由我来坐,”阿诺兰海一样的眸子里全是他的倒影,语气中满满的深情:“你是我唯一的王妃,除了你谁都不要,霍恩能给的我都能给,他不能给的,我也会满足你。”

    “你……”

    朝灯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给我小星星?你能吗,你不能。

    对不住了哥们儿,想来想去都只能涮你啊。

    “没有霍恩的庇护,你还能在翡冷翠安逸多久?”阿诺兰察觉到他眉眼间神色的变化,循循善诱道:“你比谁都清楚自己有多吸引人,就算你是神偷,也逃不过真正大范围的捕捉,你不会想被丑陋的贵族强暴,或是让老头子们抓起来当性奴吧?自从你出现在订婚宴上,父皇和哥哥,还有那些大人物,他们都很喜欢你……别害怕,”清俊的三皇子揽上他的肩膀,抚摸他渐渐僵硬的脸:“我不会让那些事发生,只要你选择我,我保证你会好好的,没谁能动你。 ”

    迟迟没有回应,阿诺兰并不催促,维持着拥抱的姿势对他而言如同享受,怀中男生温热的身体是他千百次的梦寐以求,他说的那些话里固然有威胁的成分,却又句句都是真实,只要见过这个人一面,没谁会不为他神魂颠倒。

    良久,阿诺兰听见朝灯迟疑的嗓音:“你让我考虑一下。”

    “要多久?”他搂紧朝灯,抑制着内心的激动,生怕出现任何差错:“原谅我……我快忍不住了。”

    朝灯动了动唇,从阿诺兰的角度可以清晰看见他缓慢闭了眼睛,后脑搭上一只柔软冰凉的手,他还来不及狂喜,就看见朝灯取下霍恩送的婚戒扔在一旁,全然不顾自己无名指因戒指内的防脱机关涌出大量鲜血。

    “你想什么时候娶我?”

    [爱意值五颗星。]

    [恨意值归零。]

    三皇子要结婚的消息在一日之内传遍了联邦,最令人震惊的除了冷冰冰的三皇子忽然高调宣布成婚外,还有他结婚的对象:近一个月前征服了整个翡冷翠的美人,五皇子的准王妃。

    与面目狰狞的大哥和满脸不情愿的父皇纠缠耗去他不少时间,联邦一些枢机大臣也借题发挥麻烦得要命,但就算再累也没关系,只要看到他,听见他对自己笑一笑,哪怕只是一点投来的目光——

    “阿诺兰?”

    就什么都无所谓。

    他什么都不在乎。

    蓝眸的年轻男人微微俯身吻了吻朝灯的额头,对方脸一红下意识后退一步,难为情的反应也让他迷恋得要命,朝灯不喜欢他做太亲密的动作,每当他表现出亲吻或更进一步的意向,那个人都会不着痕迹的躲开,并对他笑得无比勾人。

    “我不习惯,”流丽的眼角略略上扬,眼皮上的淡痣随着他垂眼的小动作明晰异常:“等到结婚那天吧?反正我是你的呀。”

    那个人从不吝啬给予他言语的刺激,似潘多拉魔盒,诱人堕落的同时本身却丝毫没有愧疚之心,他尽力克制着自己别表现得像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鬼,但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这个人面前毫无作用,天知道有多少次他想把人随便压在行宫哪个地方,最后都鬼使神差在朝灯的诱导下停了下来。

    “马上就结婚了,”朝灯推开他:“那天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现在这样,我很烦啊。 ”

    就算再被爱意冲昏头脑,他也知道朝灯不让他碰绝不会是那么简单的理由,或许这个人的心灵深处还在期待自己不成器的五弟,但一个早该死去的人,即使活过来又有什么作用。

    “……这可是你说的,”阿诺兰声音嘶哑,他迫使朝灯仰起脸:“整个宇宙都知道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挣扎没用、反悔也没用……到了那天,我会插得你生不如死。”

    “好啊~”朝灯笑起来:“只要你想。”

    想吧。

    嘻嘻。

    烈日高升,破晓的骷髅旗在黄金苍穹下划开风暴,十几艘大小不一的黑色星舰停留在法德琳星的土地上,高高瘦瘦的青年站在象征破晓至高位的星舰顶端,随意找了个位置碾灭掉手中即将燃尽的烟头。

    “白痴老大——!!”

    下面的高大男子嘶吼,左眼上的刀疤扭曲了他原本俊美的容貌,那只由半液态矿体制作的眼球正怒气冲冲瞪视着青年的动作,在他的旁边,金属色头发、皮肤苍白若雪的小女孩安静地撩开遮住自己重瞳的耳发。

    “不要随随便便对自己的船做出这么混账的事情啊!有你这样的头目破晓迟早会完蛋的!”似乎还嫌不够,他一巴掌扣住小女孩的头:“喂,丽丽,你也来骂他几句。”

    “没什么好说的。”

    丽丽一点也不配合地扭过头,神情冷若冰霜。

    “啊啊啊!烦死啦!”高大男子不耐烦地一脚踹上丽丽的腹部:“你和白痴老大闹了这么多年别扭还不够吗?!不给他预言未来就算了,平常这些——”

    “我预言过了。”

    丽丽扣死他的双手手腕,轻轻松松不顾他的挣扎将人举了起来,难以想象外表弱得跟小花一样的女孩居然有这么恐怖的怪力,她表情不变,将男子头朝下狠狠砸进了坚硬的冻土层。

    “什——!”

    丽丽脚踏男子露在地面的半个脑袋,毫不在乎自己的内裤被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说,我给霍恩算过了。”

    “算得挺准。”

    淡金发色的青年从几十米高的星舰一跃而下,在他右手的虎口处,小小的、惨白的微笑骷髅宛若精美的艺术品。

    青年示意他们

章节目录

万千宠爱[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引路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引路星并收藏万千宠爱[快穿]最新章节